重庆来信:“薄王遗毒” 虚幻与真实

+

A

-
2017-08-05 11:45:23

17年后大连肃清薄熙来,5年后昔日政治明星孙政才似乎正是因“薄王遗毒”肃清不力而落马。薄王遗毒究竟是什么,如此阴魂不散。

薄熙来1980年代于辽宁初入政坛(图源:爱思想网)

时隔17年,同样红色家族出身的辽宁省大连市书记谭作钧(其祖父当年在井冈山追随毛泽东),7月份开始在他的主政地掀起一场运动。他和他的同事小心翼翼地表态,反复要求彻底肃清另一名红二代、也曾扎根重庆的薄熙来流毒“恶劣影响”。

中共元老薄一波之子薄熙来,早年在金县(现大连市金州区)县委副书记任上开始自己的仕途,自1984年到2000年底在大连长达近16年,可以说一手塑造了大连今日的海滨城市形象。

然而,就像7月份揭露“压死”昔日政治明星、重庆原市委书记孙政才的那根稻草“清除薄、王遗毒不力”那样,谭作钧和重庆方面都没有清楚解释,所谓的薄熙来遗毒或者流毒究竟是什么?又是如何谬种流传、遗祸今天的?

重庆模式=薄王遗毒?

10年前,薄熙来从中央南下重庆,相继推行了一系列新政,包括唱红打黑,以及推动“民生才是硬道理,公平也是生产力”,得到中国国内外的政治追捧,尤其是中国的左派原教旨毛主义者,时人称之为“重庆模式”。然而,当他2012年被宣布下台后,临危受命的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迅速清除薄熙来的痕迹,“我认为从来都不存在什么重庆模式”就此奠定基调。

今年夏天,7月末的重庆刚刚实现“易主”,潮湿闷热的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时空凝固的错觉。重庆市核心区渝中区附近几名被汗水浸湿衣服的警察坐在最繁华解放碑广场下的树荫里,作为曾经的“薄王遗毒”,彼时的争议“发明”创造交巡警露天平台早在5年前就像所谓的“薄王遗毒”一下荡然无存。然而,薄王遗毒清除不彻底等政治指控何以仍然出现在官方对孙政才和重庆的指控呢?

 
“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群众心目中的影响还在”,一名当地基层公务员坦白承认,但对“遗毒”之类的定性并不十分认同,或者说不以为然。“中央说的薄王遗毒,这句话重庆人是很不喜欢的,但是体制内提出了这个口号,你必须得服从,也没办法,是这样子的。”

他解释说,“因为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做了很多工作。跟老百姓息息相关,能够看得见摸得着的。人家提出了四个小时重庆的所有区县,八个小时所有省会都能到。……而且王立军在的时候把重庆的警察的警风、工作模式提升了一大节。其实那时候的警察很辛苦很累,然后跟群众经常促进关系,并且将十几年前20年前的那些陈余旧案他全部都给过了,他要达到破案率,让群众感觉到他在认真做事,在为百姓做事。”

“所以,现在你说重庆人民怀不怀念他们?还相对来说还是挺怀念的。”说到激动处,他连连反问。在他看来,这至少是不可能完全否定或者说彻底清理的。反倒是因为要抹去这些痕迹,比如取消交巡警平台,重庆警界的风气又有回归的气象,“像学校附近的打架斗殴这些违法犯罪,又开始多起来”。

一名创业没多久的本地人再三表示自己不是在为任何人辩解,不是为薄熙来更不是为孙政才。在他看来,如果说连基础建设和民生改善也可以称为薄熙来遗毒的话,那就的确令人感觉难以理解了。

薄王遗毒在重庆官场?

就在孙政才落马前夕,6月份,当年从甘肃南下重庆“救火”接替王立军的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何挺被宣布免职,至今“下落不明”;更早前,另一名副市长、2000年从科技部空降重庆的沐华平也传出因涉女谍案落马消息……

  • 何挺于2012年薄王事件后入渝(图源:中国警察网)
  • 重庆副市长沐华平早在2000年空降重庆(图源:重庆政府网)

一再强调自己对重庆高层并不熟悉的另一名重庆政府人员证实两人的确“出事了”,不过他认为重庆官场远没有外界想象那么不堪,更并非传言中那样薄熙来遗毒祸害——权力不受约束、法治观念败坏以及吏治窳败、团团伙伙等等。

外界传言何挺与孙政才为相识数十年的朋友,二人为山东荣成同乡,年轻也接近,而若说何挺之落马与“薄王遗毒”有什么关联,或者说直接承继了薄王时期的“为政风格”,恐怕很难讲。

至于沐华平,这名当地政府人员澄清说,“重庆官场,外界认为它是可能比较腐败啊,但其实重庆官场相对来说是一个稍微干净的一个地方。重庆体制内的这些人工资在全国排名倒数第三,但是他们其实还是很敬业,而且重庆的市民的法制意识真的还可以,你要把这些群众安抚好,需要你的公平公正。”

“(沐华平)人家天天在加班工作,人家可能他们有人,可能说他太喜欢当官了,喜欢当官用权,但是他都是在做工作。他可能觉得用权就感觉他有成就感,他为了走更高一步,用力地在工作,可是结果不是想象中他想要的结果。还有就是有的地方官员,他不上去,他就平稳过渡了。但是,重庆不上去就会摔下来,那就这就造成外界看法是这样子的。”

也即,经历过一系列的政治动荡,在当地人看来,外界借助于“薄王遗毒”对重庆官场的负面想象也纯粹只是想象而已。

如今,人们仍然习惯性地将孙政才与薄熙来进行对比,甚至当年“薄粉”(薄熙来的追随者)在薄熙来离开重庆两年后公然打出旗号“孙政才不如薄熙来”。这名基层的公务员也不得不承认,二人的确没法比。在新疆就学的张同学2014年回到重庆老家,“那时薄熙来早已经离开重庆了,对他的确不了解,但是每次回家都能看到家乡发生的变化,这却是真实的”。

 
但这大约也才是中央最为忌讳和无法容忍的。若是如此,也许正如上述政府人员所说,“5年肯定不够,也许十年,十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人们才能逐渐淡忘他”。


不过,这是所谓薄王遗毒的终结吗?薄王遗毒似乎不应该只是一个名字,一种记忆。人们注意到中共党鞭在最近的反腐风暴中,将矛盾焦点逐渐转移到更为宽泛的政治纪律,包括一个执政者在所谓的政治生态塑造中所应担负的“主体责任”。如果从此意义上解读,孙政才似乎在重庆5年并没有从思想中重建一种新的政治生态环境,也没有令重庆上下意识到“薄熙来路线”的遗毒内容和破坏力。

也许在未来相当时期,人们甚至政治精英仍然不会意识到“薄王遗毒”究竟意味着什么,或者说无法真正从内心认同中央的意志,但是可以预料的是,就像文章开始大连的景象,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政治表态。这才是最真实的。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