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有计划驱逐低端人口?政府需危机公关

+

A

-
2017-08-08 05:46:39
舆论普遍认为,北京正在经历新一轮的“驱逐人口”行动,而“整治首都街道风貌”被作为借口(图源:VCG)

中国首都北京,刚刚上任几个月的主政者正试图打造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北京”。当然,实现中任何新的愿景都会有代价的——这一次,是生活在北京的“低端人口”将遭遇政策性的驱逐。

北京政府官方的正式表述是“疏解人口”,并且特意“制定了‘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以此治理‘大城市病’,提升城市环境,打造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

北京时间8月8日,中国新闻社报道称,通州区作为北京城市副中心所在地,在“疏解整治促提升”行动中走在前列。7个月完成年度整治任务80%。

身处北京的观察人士指,所谓的“整治”更接近于变相的驱逐。北京市已经强拆了多个市场和临时房屋,逼迫那些外地人不得不离开北京。当局同时使用司法手段,使商家歇业,但拒绝赔偿。而这些外来人口又同时多了一个新名词“低端人口”。

“低端人口”能否说出口?

实际上,“低端人口”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成为中国大城市管理者眼中将被驱逐出城市的对象了。

2016年8月1日,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文称,“为缓解城市人口压力,中国一些超大城市地方政府纷纷出台政策,这些地方的常住人口增速开始放缓。北上广(北京、上海、广州)当地政府通过政策驱动,疏解了很多与超大城市定位不符的批发市场、中低端产业从业与就业者。”

党媒的报道中,引述了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顾宝昌的观点,“通过政策将外来人口特别是其中所谓的低端人口‘清理’出去,导致了这些地方常住人口出现增长放缓。但对超大城市来说,这不一定有好处,也不可持续。”

有意思的是,中国大陆网络媒体转发时,有意无意地将顾宝昌的后半句省略,却将前半句放到新闻的标题中,《北上广常住人口增速放缓 专家:靠政策清理低端人口》。当时随即引发中国国内舆论的抨击,顾宝昌教授成为近年来被“误解”的中国知识分子中的最冤屈的那个人。

北京政府并没有在意舆论的批评,而新上任几个月的主政者非但无意停止“清理低端人口”,反而加速了动作。

据生活在北京的知情人称,北京实施“清理低端人口”的政策已经持续了3个多月的时间。整个北京市的辖区,像朝阳区、西城区等,都存在“目标限额”。部分远郊的村庄则大幅度提升外来人口临时租屋的“人头费”,每人每月的费用将达到2,000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6美元),客观上迫使外地人无法在当地居住。

陆媒报道称,截至7月底,北京通州区已完成“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年任务量的80%,其中“开墙打洞”、占道经营、无证无照经营、群租房、地下空间等5项整治任务超额完成。疏解整治一般制造业138家,完成量居全市第一。

北京通州区被中共确定为“北京城市副中心”,有消息称,2017年底北京市的各级官员将启动搬迁计划,全部搬迁到通州区,而北京市里将形成类似于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Washington, D.C.)的纯粹意义上的首都。

2017年2月23日至24日,习近平(左二)到通州区北京城市副中心实地考察(图源:新华社)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近日撰文称,禁止低端人口进城,本是一个脑袋似乎出了问题的教授在(某年的)政协会上提出来的,当年就被骂得半死。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样愚蠢的政策,几年之后,居然变成了某些大城市的现实。

张鸣直言不讳地说,“划分低端人口的话,在世界上是任何一个政府不能说出口的,但是,在我们这里,却堂而皇之地在做,而且明晃晃地写出来。这些被划入低端人口的人,其实就是写在我们宪法上,作为国家主人的工人农民。但是,现在他们不仅成了弱势群体,而且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做低端人口,正在面临着被清理的命运。目的嘛,没有人明说,但据猜测,是为了压缩这些城市的人口,免得造成资源的紧张。”

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

政治观察人士指,包括北京在内的中国大城市管理者正在曲解最高层的意图。

此前,传言习近平曾对北京市前任党政官员说,“你们不搬(出北京),那就中央搬。”这句话促使时任北京市主政者下决心将通州区划定为城市副中心。

习近平被认为是体验过中国社会底层的政治家。在陕西延安市的一个梁家河的村庄里,习近平做了7年的农民。在去陕西农村之前,习近平是生活在北京的共产党高官的子女。1969年时,大量的城市人口被政策性的强行地驱逐到了农村生活。当时叫做“上山下乡运动”,“让知识青年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几乎在所有正式和非正式的场合,习近平对中国社会最底层的感情表述,都让这个政党领导人的褪去“领袖”的光环而回归到“习大大”(中国陕西方言中,类似叔叔的叫法)的角色。

习近平眼中的北京并非只是单纯地承担了“首都”的职能。政治观察人士指,从2012年获得中共实际的最高领导权后,习近平的政治使命感驱使将北京、天津、河北(京津冀)一体化设想作为自己政治任期内的“一号工程”。

中国雄安新区,被认为是中共最高层亲自解决京津冀一体化诸多梗阻问题的最新策略(图源:新华社)

历经4年时间,京津冀一体化工程最终在2017年4月以“雄安新区”的成立作为标志而成形。在中共所有的文字表述中,雄安新区承担的是恰恰就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这和北京城内“正在驱逐‘低端人口’”完全是两个相反的思路。

据海外媒体报道,北京西城区在未来5年内,缩减外来人口的目标是20万,并取消辖区内的多个市场。而作为北京市第一大区——朝阳区,要求在年内再减少25万的流动人口,商品交易市场要缩减53家,一般性的制造业减少85家,回收站减少15个,出租大院75个,还有超过七成的商品交易市场将会被缩减。海淀区的目标是在5年内,消减外来人口50万,8家工业企业和12家市场将被调整出辖区。

一位受影响的人士向媒体提供的证据显示,仅一家名为“奥北”的农贸市场,因为强拆造成超过6,000万元人民币的损失,但官方拒绝赔偿,理由是这家市场是违章建筑。

据称,这种“强行驱逐”的行为已经波及到北京的艺术区。北京的一位艺术家称,北京当局在几个月前曾强行驱逐临时居住在公寓里的外来人口,原因是官方将这些处于社会底层的流动人口当成了不稳定因素。

这位艺术家表示,这些外地人口本身就是弱势群体,温饱还没有解决,根本没有能力去抗争。

2017年7月,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出现了一篇名为《北京 有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的文章。作者称,“今年,北京核心城区开始治理开墙打洞,越来越多的小商店、小饭店、小旅馆被迫关门,越来越多低端行业的从业者被迫离开,这种脱衣服减肥的管理方式让北京在高大上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但它离生活便利的宜居之都却越来越远,离包容开放的城市精神越来越远。”

作者认为,那些追梦成功的人正在逃离。还剩下2,000多万人留在这个城市,假装在生活。事实上,这座城市根本就没有生活。这里只有少数人的梦想和多数人的工作。

有海外媒体报道称,这篇文章的作者随即因来自政府的压力而在陆媒上公开道歉,称自己的表述“并不符合现实,有些哗众取宠了”。

观察人士指,中国大城市的政府管理者亟需通过有效的公关手段消除“驱逐低端人士”的影响。无论是从官员的个人政治前景考量,抑或是社会舆论因此产生对执政党的不满,都需要给出积极的回应。

撰写:路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