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九寨沟12小时生命线

+

A

-
2017-08-11 14:42:20

四川阿坝州地震发生的次日上午,笔者来到九寨沟,混乱,有序,感人,作呕,有镁光灯下的作秀,也有无声的奉献。

还是想回去

“那年我还不太懂,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怕。”

89年的苗族小伙想起9年前的汶川地震,脸上仍然带有一丝恐慌。当时他在汶川县读高中,当提到上学的高中时,他略显自豪的说:“当时我们学校实现零伤亡,因为学校建筑质量不错。我们这次第一时间来这里设立救助服务站点,也算一种回馈吧。”

他们设立的救助服务站位于一个三叉路口上,西北方向是我们从机场来到这里的路,东北方向的路则是我们即将踏上并经历12个小时的九寨沟生命线——301省道,向南方向的路通往川主寺。正午时分,有一对母女匆匆赶到这里,母亲略显着急,领着10岁出头的女儿。后来了解到,母亲姓马,也是回族人,女儿叫燕子。“小燕子的那个燕子”,小女孩有些害羞的说。

母亲带着小女孩踏上回家之路(图源:多维记者 /摄)

“我们想过去,但没办法通过。”母亲对这回族小伙和这边的其他志愿者讲述了自己的来意。由于301国道是这里通往陵江乡最近的一条路,那里还有她的父母、丈夫和儿子,但自从301国道沿线的漳扎镇发生地震后,她就与家里失去了联系。

不过好心的志愿者劝解:“那边情况还不清楚,去那边的路还没修好,并且这一路七八十公里,随时都可能有滚石再次落下,你还带着孩子,就安心在这里等待消息吧,那边没事的。”笔者也要过去,本想着一起走,但想到这些,也劝母女俩不要去“赴险”。要知道,此时离发生地震才刚刚过了十几个小时。

之后笔者拦了一辆可以通过警察关卡的中巴车,开始了这趟旅程。

这两巴士之所以可以通过关卡,是因为他们有县政府给他们颁发的通行证。为了支援灾区,包括松潘县在内的相邻各县村民都愿意开自己的车去往灾区运送伤员,例如松潘县的两支出租车队就自发组织,一个负责接送前来救灾的相关人士,一个则直接开往灾区。而我们乘坐的巴士本身是一辆旅接送从机场到九寨沟景区的旅游车,此时车主也拿来支援灾区。

“这个同行者是我早晨从松潘县政府那边拿到的。”车主是一位30岁左右的藏族小伙,汉语发音有一些口音。“不过我们也是干着急,也只能到一定的位置就过不去了。我弟弟是九寨沟天堂洲际酒店的员工,昨晚通过微信联系到,听说要往川主寺相对平坦的地方运送,所以里面可能很需要车,我也希望能够一趟趟送灾民。”藏族小伙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自责。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