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垃圾围城之殇 探访北京“癌症村”

+

A

-
2017-08-22 07:22:45

自中共十八大至今,环境治理和生态保护被提到了新高度,尤其是环保督查组对各个省市的通报,更是毫不留情面,直指问题所在,也查处了一大批问题官员。其中既有人的问题,比如不作为,瞒报,漏报等等,也有制度层面的问题,还有意识层面的问题,比如一贯的重GDP而轻环保的政绩观,以及治理层面的不够现代化等等。

以问题为导向,我们实地走访了北京,上海,深圳,天津,山西等地,这些省市的环境治理究竟现状如何?治理层面做了哪些工作?这些“工作”与中央的要求是否有差距?如果有,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差距?是人的问题还是制度的问题?如果是人的问题,那么具体到每个地方,主要是什么问题?如果是制度的问题,具体又是什么问题?抽丝剥茧之后,方有可能最大限度一探究竟。

dwnews.com

“垃圾围城”一直以来都是城市化发展的“世界性难题”。从上世纪80年代起,北京市遭遇“垃圾围城”。一边是不断增长的城市垃圾,一边是无法忍受的垃圾恶臭。垃圾处理问题开始成为中国城市的心头大患。

从“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的垃圾处理原则,被写入中国环境保护法,再到通过填埋,焚烧发电等方式进行治理,垃圾处理已成为中国环境保护重点工作之一。

  • 青藏高原被世人称为“圣洁的雪域”,伴随进藏人数的增多,环保问题也越来越严重。(图源:VCG)
  • 北京市四大填埋场之一的安定镇垃圾填埋场,恶臭水土污染威胁着附近居民健康。(图源:多维记者/摄)

30多年过去了,北京垃圾围城改造状况和成效如何?对此,多维新闻记者对北京周边几处垃圾填埋和焚烧场进行了走访和调研。

“垃圾围城”之殇

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大兴区安定镇的安定垃圾卫生填埋场发现,作为北京市四大填埋场之一,垃圾填埋带来的恶臭和水土污染,正威胁着附近居民的健康和生活。

在安定垃圾填埋场数公里之外,就开始能闻到刺鼻的味道,且距离填埋场越近味道越大。沿途来来往往的垃圾运输车风驰而过,一路遗洒的污水,更是熏得人想吐。

记者沿途发现,这个垃圾填埋场周边不光有站上村,还有高店村,前、后野场村,前、后安定村等8个村庄。这么多村子,数万人口,几乎都在填埋场"气味"的覆盖范围之内。

近处看,虽然高达40米的垃圾山已铺上厚厚的土层并种植了树木,“雄伟”的垃圾山,让在旁作业的卡车显得相当渺小。但是,裸露的垃圾山外,散发出的臭味更是如洪水一般涌出。

来到村子之后,记者随便问了几个坐在路边聊天的大爷,一说起这个填埋场,老人们无不怨声载道,愤怒的说道:“自从这个填埋场在这里以后,尤其是每天傍晚,因为填埋场现在都是晚上排臭气,有时候还有爆炸声,你看垃圾山顶上那些粗大的排气管,有时候还冒火。天气炎热或阴天气压低的时候,臭味熏得头疼,没有一家敢开窗户。填埋场周围众多村庄的居民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已经居住了近30多年”。

站上村离退休老村长介绍称,安定垃圾填埋场建于1996年,于当年12月份启用,2000年初规划时的占地面积为21.6公顷,日处理量为1,400吨之多,每年可填埋垃圾约40万吨左右。 2007年时,垃圾场经过招标又经历了“扩建”。填埋年限为16年(20072022年)。

对这烦人的臭气,填埋场依靠“洒香水”的办法和加大除臭剂剂量来治臭。殊不知,这种办法只是治标不治本的“面子工程”,始终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一村民直言。

撰写:国刚 嘉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