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扬州”:为何人们忘不掉江泽民

+

A

-
2017-08-23 01:49:31
1998年江泽民访问香港(图源:AFP)

在中国,很少有一个政治人物,能像江泽民这样在政治场域之外,仍拥有如此鲜活的生命力——尽管他已耄耋年迈,远离公众视野多年;尽管他屡传病恙,不能再自如谈笑风生。但就是这样一个几乎走入历史的中共前领导人,却每每在年轻世代中掀起风潮,成为某种“会心一笑”式流行文化的图腾,个中意味难以尽说。

近几日一首歌曲在网络中广为流传,歌名叫做“情定扬州”,宣发是“唱给烟花三月偶遇的扬州女孩”,但此曲在被《扬州晚报》大篇幅报道后,很快遭到全面下架。人们发现,这首看似回味美好邂逅的歌曲,其实是在隐晦地歌唱江泽民,为其91岁生日而作。

试看其歌词:她每天都戴着一副大眼镜/丰富的表情显得她特别年轻/喜欢去旅行 喜欢去江边赛艇/喜欢说着一口走心的扬州口音/她德艺双馨 还得意要我提高自己水平……她当过三个课代表 一直名列前茅/懂得与时间赛跑 跑到国外深造……忘不掉 整个大脑都是她的表情包/青春的气息 回到了1997/背着乌克丽丽像去了夏威夷

其中“大眼镜”“去江边赛艇”“走心的扬州口音”“要我提高自己水平”“与时间赛跑”等,均脱胎于江泽民的某些个人特色,或直接取材化用江曾经的著名讲话。

江泽民与卡斯特罗(图源:AFP)

据上述《扬州晚报》报道,该歌曲由Hip-Hop艺人Vyan、汽水先生及广州喜剧说唱人李文轩所作。在接受报纸采访时,Vyan称歌曲的灵感来自今年三月他们三人在扬州旅行时遇见的一名扬州女孩,“鬼使神差地同时喜欢上这位扬州女孩。”

这整件事情大概能算得上近半年来最为黑色幽默的一次媒体乌龙。未知《扬州晚报》是后知后觉还是个别编辑有意为之,Vyan等歌曲作者受访时是刻意曲解还是将错就错,不论过程如何,一种从未登上公开台面、似也不被允许公开传播的流行文化,就这样堂而皇之地被地方党媒报道了。

这大概是膜蛤文化迄今距离官方语境最近的一次,恐也难有后来。

人们把网络上围绕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的种种崇拜、调侃、戏谑等现象,统称为膜蛤文化。西方媒体对此曾作连篇累牍的报道,认为找到了一个颇多暗喻的剖视中国的新角度;在中国也有不少分析者,将之视为某种前后对照的难得镜鉴,予以反复解读。

但他们仍不能完全解释,数代中共领导人中,为何独有江泽民如此令人难忘,形成了以他为图腾的流行文化,即便未在其影响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也对这位前中共总书记的事迹津津乐道。

当然膜蛤文化的字义是充满贬低意味的,它把对于江泽民相貌的某种讽刺引申当做指代。这的确是解构江泽民风潮中初始阶段的最主要元素,因种种缘故对江存有不满者,出于难以公开表达的原因,在网络上对其进行嘲讽,在互联网尚不十分普及的时期,小众流传,形成膜蛤文化的肇始。

江泽民是一位极富个人特色的中国前领导人(图源:AFP)

至今在习惯用截然两分的斗争思维看待中国的人们眼中,膜蛤文化仍是如此的,它的指向及背后的意涵非常狭窄,或者是嘲弄江泽民,或者是藉由回忆江的宽松表达对当下管控的不满,总而言之,种种膜蛤现象一定是意味深长的,有着深刻复杂的现实隐喻。

不过也正是这种执着的思维模式,使得他们在面对年轻世代时常陷入失语状态,既难以理解,也不能描述。

先对目前主要的膜蛤现象做一简单分类。其一是针对江的相貌及穿戴特征做调侃,如前文歌词“她每天都戴着一副大眼镜”即是此类;其二是就江泽民的个人特质进行发挥,如精通多国语言,会多种乐器,喜好戏曲之类;其三是对江的著名讲话进行截取,当作流行语,知名者如“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等;其四是对江泽民屡传病危又屡报平安等事进行调侃,在年龄上做文章。

可以看到,一方面膜蛤文化的表现方式已产生多种流变,不再局限于早期只针对相貌或个别讲话的讽刺;另一方面膜蛤文化在碎片化上进一步发展,走向浅显和娱乐,大量中性表现成为组成元素,这正切合当前娱乐解构潮流的基本精神,消解其严肃,撷取其枝末,专注于轻松调侃而摒弃严谨批判。

简言之,在年轻世代加入之后,膜蛤文化的内涵已经迁移,娱乐性成为其主体,江泽民的政治身份已非常淡化,成为一个纯粹的流行文化图腾。当然他的政治符号性不能说就完全消失,在中国的政治环境中,能不受约束地对一位前国家领导人进行调侃,是新鲜罕见的,这种安全游走于禁忌边缘的隐秘的快感助长了膜蛤文化的盛行。

在热衷于膜蛤文化的年轻人眼中,江泽民本身在曾经执政过程中的功绩或过失完全不重要,不构成他们关注的焦点,一者疲于争议,再者过于严肃,背离了简单追求娱乐的初衷。这是为什么膜蛤文化流行多年,只见江的各类个人特色不断被挖掘加工,却从未有其政治事迹成为谈资。

江泽民擅长弹琴(图源:AFP)

而置于更宽泛的社会语境中,膜蛤文化实际上是现在流行文化的一种典型代表,即“心领神会”式的幽默,某种程度上可以将之视作一类圈子文化,圈子内的人享受着用“暗语”交流时的“会心一笑”。

膜蛤文化之所以为外界所关注,主要是因江泽民本人的特殊性,其文化样式事实上并不独特,围绕许多一般意义上的娱乐明星,其粉丝也多乐于将偶像的口头禅或个人特色之类当做谈资,这和膜蛤文化并没有本质不同。这种流行文化样式在社交平台大量兴起于网络后十分常见,孕育出不少领域性颇强的圈子文化,譬如动漫、游戏等领域即有众多典型,常诞生网络流行语的百度贴吧也是代表,活跃的创造性使得圈子文化的发展非常牢固。

至此,为何江泽民如此使人难忘就渐有答案了,随着在解构过程中政治性不断淡去,娱乐性不断增长,江泽民本身的极高知名度与调侃的趣味性吸引了年轻世代,而他们的加入更强化了膜蛤文化的碎片和娱乐特点,逐渐形成一种看似独特实则常见的流行文化。当然这一切的基础来自于江泽民鲜活的个人特色,他的罕见使膜蛤文化既是一种偶然,更是一种必然。 

撰写:呼延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