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左拯救世界?《权力的游戏》的政治隐喻

+

A

-

HBO神剧《权力的游戏》第七季即将完结,按照目前的剧情发展,和平主义者、北境之王琼恩·雪诺(Jon Snow)与社会主义者、龙母丹妮莉丝(Daenerys Targaryen)将联手拯救维斯特洛(Westeros)。“白左”拯救世界,这更像是在现实世界里备受煎熬的HBO左翼编剧们自我安慰的精神胜利法。

誓言打破旧循环的丹妮莉丝以解放者、启蒙者的姿态君临维斯特洛(图源:VCG)

“白左”是中国社交媒体流行语,指那些对人类自由和命运毫无责任感的轻佻左派,包括那些叫嚣“烧死异性恋”视同性恋为时尚的性平权主义者、一边高喊女性伟大一边觉得生孩子是为丈夫遭罪的中华田园女权、爱狗就不允许别人吃狗肉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喜爱“香甜空气”就呼吁关掉千里之外人们赖以生活工厂的环保主义者。

在“白左”眼里,性平权、女权、动物保护、世界和平、多元文化、环境保护等是不容辩驳质疑的政治正确,是和基督教上帝一样具有神格的、带有光环的绝对真理。如果谁胆敢质疑这些政治正确的现实合理性,“白左”就恨不得把他绑上火刑柱让他尝尝布鲁诺的痛楚。

 
龙母丹妮莉丝为了满足自我虚荣充当救世主,不顾奴隶城邦弥林的历史传统而一意孤行废除奴隶制度,在遭到弥林奴隶主和奴隶一致的强烈反对时,丹妮莉丝没有任何反思和自省,最终选择以龙焰终结所有异议以及异议者的生命。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时电视剧集已经和小说原著分道扬镳,成为没有任何关联的两个平行世界。从那时起,《权力的游戏》剧集的世界观和人物设定就开始崩坏,成人世界的残酷生存竞争变成幼儿园抢座位的幼稚游戏,原本个性丰满的人物成为编剧手中塑造丹妮莉丝圣母光环的道具。

整整第七季都没有小恶魔(Imp)嫖娼淫乐的场景,这个性瘾者莫名其妙地摇身一变,成为鞠躬尽瘁一心一意为维斯特洛人民服务的治国贤臣,和“八爪蜘蛛”太监瓦利斯(Varys )一起成为龙母丹妮莉丝打破旧循环(The Old Wheel)、创造维斯特洛平等正义新世界理想的追随者。

还有比这更荒唐可笑的剧情吗?HBO的那些左翼编剧为了捍卫价值观而不惜毁掉这部神剧。对傲慢而自负的这些“白左”来说,观众懂什么,他们才是救世主。

近年来,白左在“圣母”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Dorothea Merkel)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的率领下,渐渐成为西方的主流意识形态。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婚姻平权、《巴黎气候协定》初步达成、德国确定核能关闭路线图,“白左”取得一个又一个标志性胜利,直到遇到他们的克星和死敌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

“白左”只关注种族、环保、LGBT等议题而不愿了解生活的真相,不知道一个黑人学生凭借肤色进入哈佛、耶鲁就剥夺了一个聪明努力的犹太学生或者亚裔学生的人生机会,不知道关闭一座煤矿就有几百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没有奶粉吃,不知道男同性恋行为是艾滋病的滥觞而且高概率罹患其它性疾病。“白左”不在乎这些,他们在乎的是正义感的满足,他们要“站在宇宙中心,呼唤和平呼唤爱”。

“白左”这种“只问正义、不问苍生”的虚伪态度,就像丹妮莉丝那一长串头衔中的弥莎(Mhysa)、镣铐破碎者(Breaker of Shackles)一样,背后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傲慢。

“站在宇宙中心,呼唤和平呼唤爱”,“白左”的主张虚伪而无力(图源:VCG)

不久前发生在美国小城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罗伯特·李(Robert Edward Lee)将军雕像拆除事件中,对峙中“白左”将傲慢和自负发挥到极致,要求特朗普总统必须单方面谴责“另类右翼”人士, 尽管在事件中他们的暴力行为丝毫不亚于“另类右翼”人士。

参与事件的3K党领袖戴维·杜克(David Duke)不无忧虑地说道,“共产主义正在毁灭我们的家园”。在这一点上他并没有撒谎,夏洛茨维尔集会中不少“白左”确实从属于美国共产主义组织。

在最新一季《权力的游戏》里,坦格利安家族的共产主义者丹妮莉丝驾着飞龙莅临维斯特洛大陆,用龙焰扫荡了兰尼斯特(Lannister)军队之后,要求那些俘虏投降共同建设一个“平等正义”的美丽新世界。在塔利(Tarly)父子出于贵族传统而拒绝她的请求之后,丹妮莉丝不顾首相小恶魔的劝阻违背贵族传统以龙焰处决了塔利父子。

在《权力的游戏》原本残酷的世界里,像丹妮莉丝、琼恩·雪诺这样活在梦里不知人间真实的角色早就该“领盒饭”。但在HBO左翼编剧无微不至的呵护和关爱下,丹妮莉丝一路开挂从被哥哥卖掉的性奴隶一跃成为众星捧月的女王,琼恩·雪诺从封建领主家的“杂种”成为长城守卫的司令官再死而复活最终北境之主。最新一季里,两位“白左”惺惺相惜马上要打破伦理枷锁演绎一场姑侄恋。

但长城之外,维斯特洛世界共同的敌人异鬼(The Others)正在进军,他们如寒冬一样冰冷残酷,丝毫不理会丹妮莉丝的公平正义和琼恩·雪诺的和平主义,他们的目的明确而清晰,就是要夺回本来属于他们的维斯特洛,实现异鬼民族的“伟大复兴”。

在《权力的游戏》里,异鬼是维斯特洛七大王国团结起来的唯一理由;在现实世界里,面对异质的中华文明崛起西方世界手足无措至今无法凝聚共识。HBO的编剧们焦急万分甚至不惜以人设和世界观的崩塌为代价,也要唤醒西方世界万众一心抵抗异质文明。

可惜,他们的影响仅限于电视剧里。

撰写:绍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