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之争已过 胡耀邦为何仍受争议

+

A

-
2017-09-08 05:56:20

中共十八大前后,中国左右之争出现一次高潮。已故的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因在改革开放之初的角色和作为,被立场观点偏右一方举为旗帜,成为那场纷争的焦点人物。

如今中国将近五年时间已过,社会风貌时移世易,左右之争大体平息,有关胡耀邦的声音仍然不时出现在舆论场中。

之所以如此,或许是因为左右之争是改革开放后30余年间的舆论主题。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了中共十八大,胡耀邦也一直未曾从舆论场中离开。今日虽然舆论聚焦点已不再关涉左右,但取而代之的有关民族问题的舆论纷争仍然与当年胡耀邦的作为存在一定的联系。

毛泽东时代的“民族大熔炉”

近日,中国河北省发生一场作为少数民族的回族民众跨省集体打砸收费站、冲击政府、逼警察下跪的违法事件,搅动中国舆论。近年愈演愈烈的民族问题争议再次点燃。

寻根究底来看,这一问题的产生由来已久。

在近代全球化全面铺开、东西方深入接触之前的清朝,包括目前中国领土在内的更多区域都在中国主权范围之内。后来百余年间,西方列强纷纷插手瓜分和殖民中国领土,或是策划西藏、新疆等部分区域分裂。中国在内忧外患的时代背景下,丧失了大量领土,导致出现一系列与周边国家之间的争议地区,甚至至今得不到西方主导建立的一些国际规则条约的支持。

中国民族问题背后有西方列强侵略、殖民和分裂中国领土的历史原因(图源:VCG)

中共建政之初,在当时的局势下尽量恢复中国历史版图,但是限于西方侵略、殖民、分裂之后短期内形成的“既定事实”,已然无法完全恢复旧时主权。

另外,由于当时特殊的原因,如希望尽快以和平的方式实现国家统一、参考苏联模式、体现中共执政合法性等,在一些少数民族数量较多的内蒙古、西藏、新疆等区域实行“少数民族自治政策”。当然,其“自治”并非外界容易误解的具有国家性质的“独立”,仍然接受中国中央政权的管辖,且有制度性的约束。而这些地区作为中国主权领土则已无争议。

在制度性的统一之后,毛泽东还实现了不同民族身份、文化、思想等方面的统一。其方法是较受争议的“阶级斗争”,使得不同民族普通和底层民众与其民族或区域内的封建地主、贵族、宗教领袖甚至奴隶主之间的矛盾成为主要矛盾,建立起一个相对平等、公平的社会。民族之间的矛盾成为次要矛盾,并实现了不同民族之间的平等与融合。

胡耀邦民族政策争议

不过在改革开放的年代,这种不同民族之间和谐共存的局面逐渐动摇,至如今不同民族之间嫌隙渐生,甚至在某些区域出现势同水火、当街攻杀的极端局面。

对此,胡耀邦受到批评确实不是无中生有。

改革开放之初,胡耀邦即成为邓小平冲锋在前的改革“闯将”。胡耀邦曾把自己的民族政策概括为六个字:“免征、放开、走人”。“免征”就是至少免除自治区两年的农牧税;“放开”,就是在所有经济领域都要放宽政策;“走人”,就是除必要的干部外,所有汉族干部都调回内地安排工作。他也鼓励各地少数民族一把手制定相关政策维护自身的权益,为本族谋福利。

1984年中共发布红头文件规定:“对少数民族的犯罪分子要坚持‘少捕少杀’,在处理上要尽量从宽”。这是中国曾经长期实行的所谓“两少一宽”的少数民族刑事政策。

这些做法得到很多的支持,特别是一些少数民族官员和群众的欢迎,与此同时也导致一些混乱局面,造成持续至今的负面影响,并受到中共内部的抵制。

例如,胡耀邦的讲话出现后,一些少数民族自治区出现关于“自治”的巨大认识分歧,出现要求更高更多自治权力的强烈呼声。其实直至如今,中国官方与民间关于民族区域自治中的“自治”一词仍然有不同的理解。

胡耀邦在西藏提出、后来上升为中共政策指示的“把绝大多数汉族干部、汉族技术人员与职工撤回内地”的举措,在新疆喀什、阿克苏、和田等地区诱发了大规模事件,亦遭到中共党内王震、邓力群等人的强烈反对。

后来,一位在新疆一线工作的维吾尔族军官阿不都瓦依提·乌拉太也夫提出“在新疆,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少数民族也离不开汉族”、“汉族和少数民族之间无论在生产、生活上,还是在经济、文化上,都要相互依靠,谁都离不开谁”。这一观点得到邓小平的肯定,后来发展为“三个离不开”。有关少数民族自治区域各民族官员分成的争议这才告一段落。

作为曾经担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对中共和中国留下了重要的印迹和贡献。胡耀邦早年参与革命战争、培养中共接班团队,特别是在改革开放之初大破大立的年代,破除“两个凡是”以解放思想、平反冤假错案以拨乱反正,是当时中国不可或缺的领导人物。民族政策方面的问题仅是他繁重复杂的治国理政历史性贡献的其中一个方面。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