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嘴和尚念错经?中国理论“乱伦”之殇

+

A

-
2017-09-12 23:34:04
中共的理论来源于马克思和恩格斯。图为在德国特里尔拍摄的马克思故居纪念馆中庭院落墙壁上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头像(图源:新华社)

随着中共十九大的临近,习近平思想会否被提出成为外界普遍关注的话题。北京工商大学教授郭毅日前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新的历史时期深化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新阶段,需要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者深化对中国实际和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的研究。

现如今,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地位得到重视,但在郭毅看来,关键还在于是否有好的“和尚”能把这部好经念好。现在很多口头上宣称运用马克思理论解决中国问题的人,以及一些对马克思理论进行批判的人,其实未必真正理解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真实内涵。这种围绕着二手乃至多手的理论“镜像”而展开的批判或者辩护,难免以讹传讹,妨碍了思想界对于理论真实逻辑和内涵的理解。

理论的提出是为了解决和总结当前面临的问题。郭毅认为,中国的发展已经不再像以往那样简单地模仿跟随发达国家,而是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有必要总结自己的发展经验。不仅需要讲出中国的故事,给出自己的理论总结。而且还需要打破源于西方的解释理论话语体系,也就是说,中国需要运用自己的社会学、经济学、哲学的话语体系来讲中国的故事。

然而在2013年中共发起的宪政大讨论中,中国的一些理论学者往往引用的马列毛邓的经典论述,对马克思主义理论整体性、全局性把握不足,所运用的术语和原理也常常不在同一个内涵层面上。在郭毅看来,中国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人才存在着严重的缺失。这与两个方面因素有关。

首先是理论性格问题。郭毅拿西方经济学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相比,认为两者的“性格”截然不同。西方经济学重视实证研究和量化研究,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则为历史性的叙事,需要静下心来去悟,懂得古典哲学、现代哲学。

“而这一点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人才的培养。因为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需要沉下心去研读,需要系统地学习包括德国古典哲学、历史学、社会学等学科。而这是非常难的。”郭毅对学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

然而现实生活中,很多人甚至都没有了解到马克思主义到底是什么,就开始使用、解释甚至批判。对此郭毅称:“马克思主义已然成为了黑箱。任何人都可以去涂上自己的色彩。”他还补充道:“西方经济学的概念许多都是确定的,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很多主要概念,很多人都给了不同角度的再解释。这种多元化对理论并非有好处。”

除了理论性格问题外,郭毅认为,中国在理论研究的教学课程设置和资源投放上存在问题。他有些抱怨地称:“在大学经济学的课堂中,几乎都是按照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方案来讲,从亚当斯密到凯恩斯等等。”郭毅表示,自己并不是认为西方经济学不好。两种经济学都是对现实进行解释,可能运用的概念一样,但角度是不同的。

“解释方案本身没有高低,但显然只有一种声音的话,是不好的。”同时,针对之前传言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被拒大学课堂之外的说法,郭毅也表示:“让西方教材走出课堂,这种在实际操作层面上不太可能,也没有必要。中共应该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科学性和解释力有信心,应该更加包容,在实践、思辨和超越中证实对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科学性。”

不过郭毅也表示,现如今在自身的教学实践当中,并没有感觉到教育主管部门存在让西方经济学走出大学课堂的感觉。

撰写:元峰 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