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之死:沉默码农和白富美的致命交集

+

A

-

全球拥有3,000万用户的著名网络电话应用WePhone的开发者、年仅37岁的中国天才程序员苏享茂自杀事件引发中国舆论热议。

北京时间9月7日凌晨3时46分,程序员苏享茂在自己研发的产品WePhone推送了一条“公司法人被毒妻翟某害死,WePhone即将停止运营”的消息后,凌晨4时,37岁的苏享茂从北京西二旗的家中跳楼自杀。

前一天,他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写道:“我是WePhone的开发者,今天我就要走了,App以后无法运营了,抱歉。我从来没想过我是这样的结局,我竟然被我极其歹毒的前妻翟某欣给逼死了。”

苏享茂跳楼自杀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他和“白富美”前妻之间到底有怎样的交集?

dwnews.com
闪婚

据上海澎湃新闻9月13日报道,2017年6月6日,苏享茂和前妻翟某欣领完结婚证;7月18日,两人签订离婚协议。苏享茂的婚宴原本定在8月24日。日期已经看好了,福建老家的请帖也已经发了出去。

但婚礼变成了葬礼。

苏享茂去世一天后,亲人和朋友在他办公室整理遗物时,发现一份叙述和前妻从相识到离婚全过程的说明文件。

在这份自述的事件经过里,苏享茂详细回忆了他和翟某欣3月30日相识第一天至8月底几乎每一天的经历,被他分为“认识过程,送特斯拉车,北京消费,旅游计划,回福建老家,三亚之行,香港之行,在香港的一次吵架,澳门之行,在澳门的一次吵架,结婚,提出离婚,通过离婚协议敲诈”13个部分。

4月30日,苏享茂曾带着翟某欣回到福建老家。年纪逐渐增大,苏享茂面临父母催婚。“她表现得很乖巧懂事,还会扶着我妈妈走路,我家人对她比较认可,给的红包总共有7,000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3美元)。”

苏享茂的大哥大姐见到翟某欣之后的感觉是:“事情来得太美好,不真实。但是年龄大了也该结婚了。”

在福建待了一个星期之后,两人前往三亚游玩。这期间,苏享茂在朋友圈发过一次旅游的照片,其中有张翟某欣的背影。

苏享茂在事件经过里写到,在三亚,翟某欣提出在那边买房。买房时,完全由翟某欣和房屋销售张岩岩通过微信进行沟通。苏曾要求加入群聊,但翟以张岩岩的普通话听不清楚为由拒绝了。

9月12日,雅居乐销售张岩岩用吐字清晰的普通话向媒体回忆说,5月9日,他在售楼中心接待了这对夫妻。事后,一直是翟某欣和他沟通购房事宜,他的确从未和苏享茂交流过。

三亚之行后,两人又相继去了香港,澳门旅游,购物。按照苏享茂生前列出的消费目录,好友王冉算了一下,两人相处的40多天里,一共消费1,300多万,“平均一天30多万。”

苏享茂在自述中写道,从澳门回到北京后,翟某欣主动提议领结婚证,两人商量后决定6月2日领证。领证前一天上午,翟某欣告诉苏享茂,自己有过一段婚事,并需要到法院拿离婚调解书。

两人因此发生口角,领证日期改到了6月6日。领结婚证之前,苏享茂陪同翟某欣到海淀法院领女方之前的离婚调解书,并提出看调解书的要求,翟某欣以隐私为由不让他看,要看就给她88万。“我当时特别愚蠢的(地)给了。”他在自述内容中写到。

但看到调解书上男方姓名并不是之前翟某欣说的那个人后,苏享茂“心情郁闷”,他提出当天不适合领证。翟某欣“非常生气”,并说由于要与苏享茂结婚,自己户口本状态不得不显示离异,暴露了她以前的婚史,而她以原本能请当警察的舅舅抹掉这段纪录为由,向苏享茂索要45.8万(其中银行汇款40万,支付宝转账5.8万)。“我当时很糊涂,很愚蠢的(地)都给了。”

苏享茂在自述中写到:“虽然领了证,但是以前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我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跟她相处总有一种不自在和压抑的感觉。”

他写道,那段时间,“一方面觉得自己的选择错了,另一方面觉得离婚的代价太大了,骑虎难下。”

WePone创始人苏享茂疑遭遇诈骗而自杀(图源:@樱桃小丸子111368)

苏享茂的好友王冉回忆,此间,他曾多次和苏享茂相聚,得知苏享茂和妻子之间出现了问题,但直到闹离婚的时候,他才知道苏享茂“压抑了很久”。

7月6号,翟某欣以居住在15楼恐高为由,提出让苏享茂把自己位于海淀区西二旗的房子卖掉,买一处更大的房子,否则就离婚。

苏享茂最终同意离婚。之后,翟某欣提出,要求苏享茂赔偿其精神损失费1000万元,否则将举报他偷税。

一直到7月18日上午,苏享茂转给翟660万之后,两人下午一起到朝阳区民政局离婚。

苏享茂在自述中提到,当时“身心俱疲”,再加上以为自己的税务问题及App灰色运营问题很严重,担心被对方举报,因此签下这份“显失公平”的离婚协议。

“他做App是美国苹果公司的App,主要把App做了给中东的老外用,用完之后苹果会在美国扣税,扣完税支付到他的境外账户。相当于他一个中国人在国外帮苹果开发软件,苹果给他支付酬劳。”王冉曾告诉过他,只要补税就能解决。“但女方每天威胁他,他最后自己出不来了。”

离婚协议显示,男方同意将海南的一处房产过户给女方,一次性补偿女方现金1000万元。其中,首期支付660万元整,已支付完毕。剩余340万在离婚后120天内一次性付清,每延期一天,赔偿10万元违约金。

从8月底开始,翟某欣一直发短信给苏享茂发微信,催促他还钱。

“我资金链已经断裂,实在很绝望。”9月7日,跳楼自杀前,苏享茂在社交账号上写道。 

编辑:苏念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