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权保卫战 三管齐下格制宗教

+

A

-

近日,中国政府公布修订后的《宗教事务条例》,在中国境内外引发强烈反应。欢欣鼓舞者有之,不满忧虑者有之,批评其打压宗教自由者亦有之。跳出各方特定立场和倾向来看,中国官方此举究竟有何背景,又意在何处?

中共治宗教显现三个策略

对比2004年11月首次推出的《宗教事务条例》(简称条例),此次修订有较大篇幅的增加,特别是提出“保护合法、制止非法、遏制极端、抵御渗透、打击犯罪”的原则。分析来看,其变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抵制极端”。宗教是近年中国社会极端恶性事件频发的一个重要关联因素。原版条例中“极端”一词仅出现一次,是为要求相关出版物不得含有“宣传宗教极端主义的”内容。修订版不仅明确提出“遏制极端”的原则,在第八章有关“法律责任”的规定中,第63条、64条、73条,对有关违反行为作出严格限定。

中国一度频发的恐袭事件背后存在宗教因素(图源:央视截图)

这种变化可以从一处细节中有所观察。原版第一章第三条提出:“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秩序、损害公民身体健康、妨碍国家教育制度,以及其他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公民合法权益的活动。”

修订后的相关表述则改为:“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在不同宗教之间、同一宗教内部以及信教公民与不信教公民之间制造矛盾与冲突,不得宣扬、支持、资助宗教极端主义,不得利用宗教破坏民族团结、分裂国家和进行恐怖活动。”

二是加强官方管理,强推“中国化”。“抵御渗透”,是修改版提出的另一个重要原则。习近平在2016年4月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指出,“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支持我国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此次修订后的《条例》发布后不久,负责相关工作的中国政治局常委俞正声在“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宗教工作重大决策部署经验交流会”上强调,“特别是关于‘导’的重要思想,在‘导’上下功夫”。

有意思的一个细节是,修订版接受了原版“宗教团体、宗教院校、宗教活动场所可以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接受境内外组织和个人的捐赠”的表述,同时在其下新增了“宗教团体、宗教院校、宗教活动场所不得接受境外组织和个人附带条件的捐赠,接受捐赠金额超过10万元的,应当报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审批”的新规定。

另外在第八章有关“法律责任”的规定中,新增禁止项:“受境外势力支配,擅自接受境外宗教团体或者机构委任教职,以及其他违背宗教的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的”。

三是宗教管理继续法治化,进一步明确“宗教不是法外之地”。从2004年原版《条例》到2017年修订版,宗教成为中共治国理政的常规议程,而且能够根据新的形势问题,作出及时应对调整。

撰写:麦垛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