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战书逆袭:最年长常委的成长之路

+

A

-
紧随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第三个进场与中外记者见面(右一)(图源:Reuters)

从早年在河北省郁郁不得志,到北上南下往来于中国边疆,大器晚成的栗战书绝对是中共政坛难得一见的标本案例。当北京时间10月25日栗战书紧随习近平、李克强而步入大民大会堂东大厅时与中外记者见面时,预料中的角色便已确定。

根据消息,按照分工,栗战书将在2018年两会期间接替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的职务,而不会像早前外界纷传的接手中纪委。“这是习近平亲自力荐的,而且有他自己的充足理由。”一位消息人士称,“这并不偶然。”

1950年出生的栗战书,是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年龄最长的。1972年,年长习近平3岁的栗战书在家乡河北步入仕途,起初只是省商业厅的一名普通干事。1980年代初,习近平离京主动到河北省石家庄下辖的正定县担任副书记,与彼时在临近的无极县担任县委书记的栗战书结识,并因性情相投而一拍即合。

当习近平南下福建开始另一番仕途时,栗战书则分道扬镳选择留在家乡,历任石家庄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共青团河北省委书记,承德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直到1993年以省委秘书长身份“入常”(时年43岁)。而习近平亦与同年以福州市委书记身份“入常”。不过,据称栗战书在河北期间颇不顺心,于是得到机会远走习近平家乡陕西履职。

从1998年平调陕西省委常委,到2003年北上黑龙江时,栗战书已位列陕西省委副书记,距离正部级地方大员仅一步之遥。经过长达4年的过渡,栗战书于2007年被任命为黑龙江代省长,次年转正跻身一方诸侯。而此时栗战书已57岁。从副省部级晋升至正省部级,栗战书走过漫长的14年,而在中共这一过程平均大致在8年。

主政黑龙江仅两年,2010年栗战书再次南下贵州(也就是胡锦涛当年被“贬”的西南省份)。当时习近平接班态势依然明朗。而两人分道近30年后,栗战书在习近平考察贵州时全程陪同并倾心表态,得到习瞩意的消息广为媒体引述。2012年夏天,在令计划案尚未揭盅,其本人亦未去职中办的背景下,栗战书被火速征召入京,以特设的“中办副主任主持常务工作”职务提前接班,可以肯定便是习近平的特别安排。

在中共十八上栗战书成功入局,旋即被任命为中办主任,接替令计划的大内总管职责,也是开了文革以后中办主任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任的先河(此前温家宝、曾庆红、王刚仅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身份)。

5年来栗战书几乎与习近平形影不离。评论认为,作为十九大人事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之所以此次力挺栗战书“入常”,并且力主出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而非中纪委书记,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早在十八大前征召其入京,习近平通过与栗战书的深谈,便认定其依然保留着近30年前河北时期与自己相近的信念和性情。这在当时决意有所作为、刷新吏治的习近平看来,是与王岐山难能可贵的奥援。

其二则是栗战书5年来的工作能力得到认可。中办是掌握高层与外界沟通机要的中枢神经,需要协调方方面面的复杂利益,并督促高层指示的执行、日常活动的安排。消息人士称,相较于前任令计划,栗战书履历完整,经历过长期的地方磨砺,老成持重、处事周密,既不缺乏独当一面的经验,又加之5年以来因工作需要结交广泛人脉;加之,从年龄、资历来看,两届中央候补委员、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资格,且在现任政治局常委中年龄最长(1950年出生),极为契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角色设定。

而全国人大的首要角色是拥有立法权。习近平在第一任期内宣布确立依法治国为基本方略,整顿中共政法体系,十九大再亲任中央依法治国领导小组组长,并在2020年至本世纪中叶两步走战略中承诺在第一阶段(2020至2035年)“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基本建成,各方面制度更加完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基本实现”,料未来5年在此领域必然更有大动作,栗战书的角色则更为凸显。

此外,按照中共传统,兼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中央政治局常委还将分管港澳事务,担任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而近来香港社会矛盾加剧,因“双普选”刺激香港与中央关系,此职务变得相当棘手。而今年4月11日,香港新特首林郑月娥赴京接受习近平接见,栗战书被媒体发现在陪同人员的座次安排中出现变化,被安排坐在协调小组副组长李源潮之后、杨洁篪之前,实有提前透风的用意。

当然,目前,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具体分工尚未出笼。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的任期需到2018年3月份两会方可结束,而栗战书排名第三料定出任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一职,但外传分管港澳事务职责或有调整,仍存变数可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