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被忽视的中联部正走向前台

+

A

-

北京时间11月30日至12月3日,中共将在北京举办一场全球政党大会,全名为“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邀请120多个国家、200多个政党和政党组织的领导人参与。这场规模空前的大会的组织者——中联部,从一直被忽视的状态忽而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政党外交还是“革命输出”? 中南海神秘机构走向前台

针对这次政党大会,中共方面将其视为中国政党外交的一部分,旨在对外介绍中国经验。但是亦有海外媒体用固有意识形态的观点,将其视作中共重归“革命输出”道路,但这显然是一种错误、片面的看法。这次政党大会无论召开的成功与否,作为具体执行部门,曾经低调神秘的中联部正在走向前台。

成立于1951年的中联部是一个总管中共对外交流的机关,但与外交部负责处理国际关系不同,中联部处理的是党际关系。按照中共官方表述,其政治责任包括“执行中共中央对外工作的方针、政策;跟踪研究国际形势和重大国际问题的发展变化,并向中共中央提供有关情况和对策性建议;受中共中央委托,负责处理中国共产党同外国政党、政治组织的交往和联络工作”。

  • 中联部举办“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邀请120多个国家、200多个政党和政党组织的领导人参与(图源:新华社)
  • 中联部部长宋涛于2017年10月31日至11月2日赴越南通报中共十九大情况(图源:新华社)

曾经:存在感最低的“四部”之一

在中共政坛,有4个以“部”冠名的中共中央直属机构,分别是中组部、中宣部、统战部和中联部。在过去三四十年间,无论是从在中外的知名度,发挥作用,还是官员级别上来看,中联部都是存在感最低的一个。甚至不少政情分析人士都习惯性地称“中共三大部”,几乎忽略了中联部。在维基百科的介绍里,关于中联部只有寥寥数语,仅给出机构设置和历任部长名单,与另外“三大部”的长篇幅描述形成鲜明对比。

分析原因,主要有两方面因素。

其一,中共外交系统有中共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中央外办)、中联部、外交部三驾马车。三驾马车虽然职能不同,但仍有相当部分轨道重叠,中联部的外交作用在一定程度上被外交部“替代”,因此其地位相对“弱化”。

其二,中联部不仅仅是外交部门,其工作重点是直接与世界政党高层打交道,与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有部分重合。如2003年1月10日,朝鲜公开宣布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当年5月,时任中联部部长的戴秉国就被紧急调往外交部,挂帅斡旋“朝鲜核危机”,在任职期间,戴秉国一直扮演着类似“国家安全顾问”的角色。工作性质涉密也是中联部刻意保持低调的一个原因。

如今:动作接二连三 迎来重大契机

中联部第一次引起外界关注是在中共十九大闭幕之后,中联部部长宋涛先后赴越南、老挝、朝鲜通报十九大情况。有媒体注意到,中共在十七大之后派出的是时任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在十八大之后派出的是时任中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建国。

在全国代表大会之后派出特使向同类政党通报有关情况一直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传统,但此类党际交流的任务本应该是中联部的份内职责,因此这次宋涛出使算是一种职责的回归,也意味着中联部开始重新受到中共高层领导人的重视。此外,刘云山和李建国在当时都是政治局委员,而宋涛只是中央委员。分析人士认为,中共没有理由给通报十九大情况的特使“降档”,因此这种安排不排除是在给中联部“升级”的可能。

如果说宋涛出访只是中联部角色吃重的一个“迹象”,此番举办全球政党大会则预示着中联部将迎来重大契机,今后或许会发挥更重大的作用,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共中央“四大部”之一。

未来:或成为外交的一大补充

此前,中联部一直是中国对朝外交的一个特殊而关键渠道,因为是总管中共对外交流的机关,中联部与许多国家的政党缔结了广泛的合作交流关系,且因为中联部重在政党交流,致使其在外交活动中比外交部更加灵活。曾有媒体报道,在中朝关系中,朝鲜前领导人金正日甚至只信中联部,不认中国外交部。

未来,中联部如果能与朝鲜、越南、老挝等政治制度相近国家之外的其他大多数国家执政党、在野党及民间建立起直接、顺畅、稳定和灵活的相互关系,将作为一大补充弥补原有外交体系偏重于国家层面的不足,配合中国参与和引领全球化的国家战略。

分析人士认为,重新重用中联部和加强党际交流也透露出中共在尝试着用一种新的方式与世界对话。
 

专栏:吴时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