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养老金“穿底”危机

+

A

-
2017-12-12 21:39:55

黑龙江养老保险亏空超200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13个统计地区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的可支付月数已不足1年……近日,中国人社部社保事业管理中心发布的《中国社会保险年度发展报告2016》,让无数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觉得紧张。

养老金“穿底”

首先是一组看起来枯燥却重要的数据。这份刚刚出台的《中国社会保险年度发展报告2016》显示,中国大陆2016年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35,058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增长5,717亿元,增长19.5%;基金总支出31,854亿元,比上年增长6,041亿元,增长23.4%。支出增幅大于收入增幅。

虽然如此,但是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由于养老保险基金的亏空,黑龙江省的养老金支付大量依靠财政支出。该省2016年财政决算情况显示,中国中央政府对黑龙江省转移支付总额2,674亿元,而这些钱有近20%用在了社保支出上。

广西、江西、海南、内蒙古、湖北、陕西、天津、河北、辽宁、吉林、青海、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黑龙江等13个地区可支付月数已不足1年;排名第一的广东省可支付能力55.7个月(不足5年)。

对于中国大陆大多数工薪阶层来说,基础养老金是他们未来养老的主要来源。随着中国“未富先老”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无论是临近退休的“60后”,正当壮年的“70后”,还是青春勃发的“80后”,都为自己退休后究竟能领到多少养老金而忧心忡忡。目前的养老金“穿底”之困,以后中国工薪阶层如何养老,成为公众关心的话题。

有数据显示,大陆平均3.5名在职人员承担1位退休者的养老金,从老龄化风险来看,中国是全球第五严重的国家(图源:多维记者/摄)

养老困局背后

在中国,养老一直属于社会的核心问题。作为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早已进入老龄社会。今天的中国正以惊人的速度跑向一个愈发老龄的社会,然而面对庞大的老年人口和他们急迫的医疗、护理需求,以及最核心的养老金问题,显然都还没有做好准备。

中国民政部发布的《2016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3,086万人,占总人口的16.7%,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10.8%,也远超出7%的全球老龄化水平。

雪上加霜的是,中国在老龄人口迅猛增加的同时,社会新增劳动力却没有出现显著性的增长,L型经济增长的判断表明中国已永远告别了人口红利带来的高增长。随着种种考验的出现,社会养老问题也时刻影响着中共管理层的整体决策。

2015年1月,中国国务院印发《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确定从2014年10月1日起对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进行改革,但是养老金“并轨”破冰后,此前不用缴纳保险、一切都是政府“全包”的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的钱从哪里来的问题也随之出现。

2016年,中国养老金资产占GDP比重为1%,该数值远远低于全球的平均水平,养老金个人空账持续增长是当前的主要问题。中国保监会原副主席周延礼在2017清华五道口金融论坛上发言,他说:“预计在未来五到十年中,中国养老金缺口大约是8万亿至10万亿元。”

为给社保基金输血,弥补养老金未来的不足,中国政府在今年11月宣布,从今年起,中央和地方的部分国有企业,将把股权的10%用于充实社保基金。

在通胀压力持续高涨的环境下,中国大陆近几年社会对养老金改革的呼声也愈发强烈。今年11月3日,中国证监会在其官网上发布《养老目标证券投资基金指引(试行)》,开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争议多年的中国养老金入市加速。

延迟退休年龄以及增加个人缴纳费用也成为缓解社会养老金缺口的方式。但是盲目采取上述的缓和方式也会引发社会的不满。

在中国人口老龄化程度日益加剧的情境下,“中国式养老”面临诸多困局:家庭养老功能弱化、机构养老服务供给紧张,养老金面临缺口及保值升值难题……如何破解种种困境,真正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已成为当今中国社会亟待解决的问题。

撰写:王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