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阴谋”败露 中共意识形态阵线失守

+

A

-

近日,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教育局局长王琦受贿案被判。判决书披露,罗湖区15名中小学领导牵扯此案,其中所涉12所小学约占罗湖区54所小学的五分之一比例。这是近年来中国教育领域腐败和反腐败情势变化的一个缩影。

在人们的普遍认识中,教育是人类文明传承的关键载体,是具有崇高和神圣光环的知识殿堂。同时,教育又与中国政治体系相关联,被视为中共意识形态的前沿阵地。不过,教育系统内陆续曝光的一系列腐败案件,以及新疆等地出现的宗教化动向,表明中共这一意识形态阵线已告失守。

学堂里的惊人腐败

中纪委旗下的《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刊文《高校反腐决不能失守》称,仅2013年3月至2015年12月,中纪委就通报了101名高校领导。其文称,“在招生录取和专业调整、干部录用、设备采购、基建工程、学生食堂建设等关键领域和环节,都发现了腐败问题”。

另据财新网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至2015年12月间,中国有54所高校的高管被调查,其中有17所属“211”或“985”高校,涉事人员达83人。

2015年11月,中国教育部对中国传媒大学党委书记陈文申、校长苏志武等8名领导违纪问题进行通报。清华大学被中央巡视组指出“有的单位利用高校资源谋取不当利益,有的干部或工作人员以权谋私”,北京大学亦被中央巡视组指出“选人用人问题突出”“廉洁风险突出”等问题。

《中国纪检监察报》所刊文章分析,高等教育法颁布以后,高校办学的规模和自主权力不断扩大。与校门外的社会相比,高校作为一个“小社会”相对封闭,不仅涉及的管理环节较多、事务庞杂,而且随着高校的扩充,教学、招生、科研、后勤、基建等关键岗位权力愈发集中,这就必然加大了寻租的风险。高校腐败频发的一个深层症结,也就在于此。

除了高校存在腐败乱象,中央与地方教育机构既非清水衙门,也早已被腐败渗透。2015年4月,教育部考试中心原党委书记刘军谊因索贿受贿受审。另外一个较为典型的案例,则是新疆教育厅原厅长沙塔尔·沙吾提。

“两面人”的惊天阴谋

沙塔尔·沙吾提属于维吾尔族,在2000年获任新疆教育厅厅长,2006年成为新疆政协常委。2017年2月9日,新疆纪委指其“涉嫌严重违纪”,对其进行组织调查。当年5月31日,新疆检察院对沙塔尔·沙吾提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据港媒《明报》报道,沙塔尔·沙吾提在任期间,利用汉族官员不掌握维吾尔文的优势,在2000年及2009年其主导编写新疆版维吾尔文等少数民族《语文》教材及教辅材料时,宣扬不利于国家统一及民族团结的“泛突厥主义”思想及存在“去中国化”的排汉论述。令人惊心的是,这些教材已经存在了六七年之久,直到2017年初才发现存在严重政治问题。

沙塔尔·沙吾提被认为是新疆打击“三股势力”需要清除的“两面人”(图源:新疆纪委官网)

事后,新疆教育厅发文,要求新疆学校停止选用维吾尔语、哈萨克族辅助教材,停止将教材翻译成少数民族文字,涉及《语文》、《道德与法治》及《历史》科目。

该报道也与中国坊间传闻比较符合。

沙塔尔·沙吾提被指是潜伏在中共意识形态战线前沿的“两面人”。很多观察者感到震惊的是,他作为中国地方高层领导官员,能够长期公开地推广有关“三股势力”的活动而未被发现,表明新疆遏制“三股势力”形势之严峻,以及教育系统所存在的严重问题。

另外,位居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学曾经的研究生和副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公开在课堂上鼓吹有关新疆维吾尔人独立和暴力抗争,并且在网络上建立宣传相关主张的平台,则说明“三股势力”已经并不仅限于新疆。

有观察人员表示,其实中共意识形态阵地失守不仅表现在新疆。近期舆论场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历史人物卫青、霍去病被请出初中历史教科书事件,是教科书以“维护民族团结”为名排除抑制岳飞、文天祥等诸多中国历史上英雄人物的其中一部分,正合“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也是某些方面循序渐进进行“去中国化”的一步动作。而教育领域正是“去其史”的关键切入点。

不过,从教育系统腐败人员纷纷落马,到沙塔尔·沙吾提被采取强制措施,再到卫青、霍去病重回初中课本可见,中共执政方已经对目前的意识形态危机局面有所反应。只是需要面对的一个迫切问题是,教育是一个范围比较宽泛的领域,并不局限于政界之内,仅由纪检机构难以对其构成有效约束。

对此,正在探索设立的监察委体系,或许会对目前有所缺漏的监察体系构成必要补充。新的监察体系建立后,不论是中共党员、并非中共党员的行政系统工作人员,还是挂靠党政体系的事业或其他单位相关人员,都将处于包括监察委在内的一系列监察制度的制约和监控之下。教育领域的腐败、因宗教民族问题出现的“去中国化”倾向,以及中共意识形态危机或许都将得到部分缓解。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