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秘境”的自焚者 鲜为人知的关鍵背景

+

A

-
2017-12-27 11:34:27

北京时间12月23日,一名藏族男子在中国四川省阿坝县一个寺院外引火自焚。有统计称,这是自2009年后中国境内第152宗藏人自焚事件。与堪称中国神秘境地的西藏、藏人、藏传佛教、达赖喇嘛、领土主权、中印和中西外交博弈等因素纠缠在一起的这一事态,再次引起广泛关注。

极端的选择:自焚与恐袭

综合媒体报道,自焚者名叫昆贝(也有消息来源称为贡贝),年约30岁,是阿坝县贾柯河牧场人。他曾是一名僧人,后来还俗成婚,生活在妻子位于阿坝县麦尔玛乡二村的家中已有一年多时间。

中国媒体一如继往没有对此事进行报道。有关昆贝更多的个人信息难为外界所知,具体原因也不易分析。不过据外媒报道,昆贝自焚时高举海报呼吁西藏自由。因而此事被认为不是一个孤立的个人事件。

分析人士表示,不论如何,自焚都是一种悲剧。昆贝对自己生命的伤害,对昆贝个人,对他所在的家庭,对他所在的社会群体,以及对中国而言,都是一个无可争议的悲剧。

自焚是个人对自己所采取的一种极端行为,在中国,在世界其他地方,都曾出现过。在中国强拆现场,常有无力无助的被强拆者采取自焚的方式表达悲愤之情,结束自己难堪的人生遭遇。2013年10月4日,美国首都华盛顿国家广场一名男子自焚身亡。2016年2月9日,英国首都伦敦肯辛顿皇宫外一名男子也以自焚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昆贝的自焚,因为其藏人身份,而被归入先前一系列藏人自焚事件之中,成为一个整体事件的最新案例。藏人自焚现象主要始自2009年,在2012年左右达到高潮,至2013年末有120余人自焚,之后频率迅速降低,缓慢增长至目前的150余人。

除了伤害自身的自焚做法,一些藏人也曾采取伤害他人的极端行为。例如,2008年“西藏骚乱”直接造成18名无辜平民死亡,1989年“拉萨骚乱”仅在拉萨,据官媒报道就已造成387人死亡及721人受伤。这些做法,与新疆经常会发生的恐袭行为无异。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境内藏人对待自己或别人的极端行为,与海外流亡藏人和致力于实现西藏独立的“藏青会”组织有所关联。在2008年西藏骚乱大体同一时间,时任藏青会主席次旺仁增在印度达兰萨拉接受意大利《晚邮报》采访时声称,“现在可能已经到了西藏抵抗运动采取自杀式暴力手段来进行抗争的时刻了”。

有中国网友发问道:如果一个宗教诱导信徒去结束自己或不信教者的生命,这样的宗教对人类究竟有何意义,应不应该存在?

宗教没落与世俗“胜利”

达赖喇嘛与跟随他逃往印度的藏人在境外半个多世纪后,依然能够对中国境内藏人产生影响,主要原因在于他们所信仰的宗教具有能够穿透国界和主权的特殊能力,正如难以抹去的民族符号。如果两者外部轮廓大体能够吻合,确有可能形成一个相对独立和排外族群圈子。这也是西藏和新疆所存在的一些问题至今难以根除的关键原因。

如果撇开宗教和民族方面的因素不予考虑,现实层面,藏人民众和个体的生活境遇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在任何国家和社会之中,都难免会有个体的命运悲剧。宗教、媒体、舆论的魔力在于,能够让人们相信他们身边的很多问题都与另外一个本来并无多少干系的事情有关。

与中共解放西藏之前相比,藏传佛教僧侣们在当地的社会和政治地位发生了较大的落差。在当时西藏政教合一体制内,宗教人士处于社会的上层,宗教权贵更是位居金字塔的顶端。如今的西藏僧侣们在失去了原先所依赖的体制之后,依靠什么来生存,处于社会的什么位置?

中国西藏正在经历宗教与世俗的交替(多维记者:朱嘉磊/摄)

西藏恰嘎曲德寺管委会主任索朗旺堆在2017年接受采访时透露,“按照西藏自治区的统一要求,桑日县每名僧人都纳入最低生活保障的范畴,如果僧人家庭非常贫困,没有亲属,桑日县的僧尼每年可以一次性领3,000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28美元)到4,000元的补助金。年满60岁,西藏的僧尼可以按月领取一笔养老金,基本可以满足生活需求。”

恰噶曲德寺僧人平措则表示,“我每个月有305.75元的收入。我们为附近的老百姓念经祈福,做一些宗教法事,老百姓会随心给一些供养,这些就是我主要的收入了。”

媒体报道称,平措住的僧舍是近两年修建的,国家按每名僧人两万元的标准配套建设,包括住房、道路、水电等附属设施,国家在桑日县一共投资1亿元,后期维护,桑日县每年配套800万左右的资金。

由此可以推知,西藏宗教僧侣并无固定和充裕的收入,主要依靠中国政府财政供养。虽然不致于陷入极端贫困,却也难以像西藏解放前一样拥有相对非常富足的生活。部分寺庙可能整体收入较高,少数僧侣也有可能生活比较拮据。

在中国改革开放后,一些藏人可能会在中国各种扶持政策帮助下,因经商、从政或从事其他无论正当与否的生活方式迅速发家致富,其生活水准和社会地位超
过大多数藏传佛教僧侣。

社会地位的落差、生活水平相对降低,以及所存在的各种现实或意外的因素,都可能会令一些僧侣产生不愿接受现实的抵抗情绪。这也是观察分析西藏和藏人生存状况,以及少数人采取伤害他人或自己的手段的做法,必须全面准确了解的一个重要背景。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