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皆“沉默” 中国知识分子去哪儿了

+

A

-

在2017年12月25日“圣诞节”和26日毛泽东诞辰124周年纪念日前后,中国舆论场热闹非凡。被认为分属于“左”“右”两方的人物和声音纷纷亮相,令一些观察者反而产生了在此之前他们都到哪儿去了的疑惑。

确实,自中共十八大后,中国政治和社会生态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舆论场也有类似的经历。其间,在中国对媒体、网络、律师、教师等特定领域和群体加强了管理力度、改革了治理制度。一度在中国极为活跃的“知识分子”群体,受到不同待遇或做出了不同的改变,似乎集体性沉默、消失了。

那么,他们都去哪儿了?

回答这一问题并不容易。首先,“知识分子”是什么?哪些人可以被归为“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在中国历史和现代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这些是理解他们在中共十八大后变化必须全面准确了解的必要问题。

一般说来,现代关于知识分子有三种定义。

第一种定义是指以从事思想、著作以及精神生活等方面职业为主的人士。以此来说,中共早期理想主义的提出建政设想革命领袖算不算是知识分子?中共执政后党内从事理论方面工作的党员算不算是知识分子?例如,目前已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王沪宁和政治局委员刘鹤,都可以称得上是知识分子。

王沪宁与刘鹤是中共高层习近平身边的知识分子(图源:Reuters)

第二种定义主要来自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是指从事教学、律师、新闻等职业的人员,这种定义在中国大陆比较流行。事实上,这三类人确实是中共十八大前后舆论场中比较活跃的群体,也是中共整饬意识形态过程中主要的承压对象。

第三种定义指文化知识分子,主要指具有文化、艺术方面特殊才能的人,因其才能获得某种话语权,从而能够以这种话语权影响公众和其它事物的人士。2014年10月中共时隔半个多世纪所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似乎就是面向这一类知识分子。

其实,在中国已经逐渐普及高中教育甚至大学教育的时代,与以往文化只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的情形已经非常不同。这数亿人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也大体可以称得上是知识分子。那么就可以认为,随着中国网络技术升级和人口流动增加,这些知识分子从未沉默下来,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在舆论场里一些人看来,知识分子主要是指中共体制内外关注时政的那批人,大体可分为“左”“右”两派。自中共十八大后,“左”“右”两边似乎都已经边缘化了。“左”如近期吵得沸沸扬扬的北京大学毕业生“张云帆”在广州举办一场读书会时被抓走,并判处拘押六个月。“右”如在12月26日在微信朋友圈发出“我恨毛”的北京大学教授贺卫方,已经半年多没有发表新微博。

显然,不论是“左”还是“右”,都是中共极为警惕、密切注意的群体。以中共自身历史可见,其所面临的实质挑战,主要来自党内,不仅来自党内偏“右”的一方,也来自党内偏“左”的一方。

中共党外知识分子的质疑与批评,会因为中共自身执政问题增大而变大,有时也可能对中共执政构成挑战。知识分子的“自由”天性,与中国政治运行所依赖的权威,是一对难以调和的矛盾体。中国历史上已经多有验证。

不过,这一矛盾体,既相克,又相生。如果双方能够保持适当的距离、沟通、激励与合作,未必不会实现一种通过不同的方式和途径,向着共同目标前进的状态。这需要双方都做出自我约束和调适。

另一方面,中国舆论场的变化,还应考虑到其自身内部的因素。观察人士表示,现今中国网络中有一项议题比“左右之争”更受关注,也更容易引爆舆论,此即相互捆绑的“宗教”和“民族”议题。只是,一般意见领袖不愿意或不擅长这个方面,或者是稍有参与便会受到中国官方更为严厉激烈的管治。

也就是说,中国舆论中“左”与“右”不是不说话了,而是声音小了,不受注意了。曾经“约架”的被认为立场偏“左”的吴法天和偏“右”的“五岳散人”,在如今微博中依旧十分活跃,但是还能拨起多少时政舆论的涟漪?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