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介入政治的正确姿势

+

A

-
2017-12-31 20:57:01

古往今来,知识分子与政治之间总有着难解难分的关系。作为以知识为主业的知识分子,往往因知识的增长,产生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抱负,期冀透过知识来改变现实世界。无论是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Plato)的“哲学王”,还是中国古人所言“学而优则仕”、“学会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莫不如此。相比而言,中国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和理想情怀尤其凸显,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作为最高追求,极富救世情怀,虽看似手无缚鸡之力,却充满激情、奋不顾身,每每在历史中扮演打破旧世界旧秩序的先锋,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思想开拓者、领航者和号角手。

知识分子的使命感促使其积极参与政治,却也多因知识的自负而沦为一种理性专制(图源:VCG)

然而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知识分子常年与知识打交道,既习惯於纸上谈兵或抽象理论构建,对现实社会尤其是政治缺乏深刻认识,遑论实际问题的解决,又容易由此产生一种知识的自负,沦为一种教条主义和意识形态专制。尤其是当他们介入汇聚各种复杂利益的政治,轻则容易眼高手低,脱离实际,推出荒腔走板、啼笑皆非的政策,重则可能再在激情驱使下,陷入一种理性专制,造成难以估量的国家灾难。从中国革命、俄国革命到法国大革命,类似案例比比皆是。

知识分子和中国革命

1939年12月毛泽东在《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一文中将知识分子划入小资产阶级,这是他继1925年12月所写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後,再次以更系统的方式阐述该观点。他认为,大部分知识分子“有很大的革命性”,“他们或多或少地有了资本主义的科学知识,富於政治感觉,他们在现阶段的中国革命中常常起着先锋的和桥梁的作用”,“革命力量的组织和革命事业的建设,离开革命的知识分子的参加,是不能成功的”,但“知识分子在其未和群众的革命斗争打成一片,在其未下决心为群众利益服务并与群众相结合的时候,往往带有主观主义和个人主义的倾向,他们的思想往往是空虚的,他们的行动往往是动摇的”,“不是所有这些知识分子都能革命到底的。其中一部分,到了革命的紧急关头,就会脱离革命队伍,采取消极态度;其中少数人,就会变成革命的敌人”。尽管後来历史证明毛泽东将知识分子划入小资产阶级造成了1949年後中共错误对待知识分子的负面後果,直至邓小平时代才得以拨乱反正,但如果对近代中国革命历史有透彻认知,就会发现毛泽东对於知识分子特点尤其是弱点的分析,不可谓不精辟。

正如毛泽东所分析的知识分子“在现阶段的中国革命中常常起着先锋的和桥梁的作用”,自孙中山领导辛亥革命以来,知识分子长期在中国革命进程中发挥难以替代的作用。中共就是由一批知识分子创立,13位“一大”代表全是知识分子。後来本身便是大知识分子的毛泽东,更是领导中共,取得中国革命的最终成功。

然而正是在此过程中,知识分子的弱点渐渐暴露无遗。1921年参加中共“一大”的13位代表,有7位後来脱党,其中陈公博、周佛海、张国焘更是“背信弃义叛党投敌”。而从1921年“一大”到1927年“五大”期间,作为中共最高负责人的陈独秀,同样是知识分子出身,曾掀起影响近代中国的新文化运动,但他其实对中国现实比较隔膜,不像毛泽东那样能看到当时占中国社会最大多数的农民之於革命的意义,片面认为农民运动“糟得很”、“过火”。而且他还缺乏政治家应有的果断、务实和谋略,先是在国民大革命期间对国民党一味退让,甚至在蒋介石已经发起“四·一二”政变後还继续妥协,与汪精卫共同发表《汪、陈联合宣言》,结果是後者突然发起“七·一五”事变,中共遭到近乎毁灭性打击,後来又进而情绪消极,对革命前景充满悲观、失望,并与中共决裂。纵观陈独秀的一生,恰如他朋友胡适所言的“终生的反对派”,从早年反对晚清政府、反对北洋军阀到後来又反对国民党和自己亲手创立的共产党,典型的知识分子闹革命特质。

後来接替陈独秀的中共领导人瞿秋白、李立三、王明和博古,亦都是知识分子出身,甚至还是大知识分子和理论家。相比於陈独秀,他们有着浓厚的教条主义思想,盲目推崇俄国革命经验,以至於忽略中国具体现实,草率策划发起城市暴动,结果屡次重创中共,尤其是王明和博古,更是一度将中共推向生死边缘。直到1935年遵义会议後,毛泽东开始领导中共,局势才发生根本转机。所以毛泽东後来才在肯定知识分子作用之余,更指出他们的缺点“只有在长期的群众斗争中才能克服”。

知识分子和俄国革命

2017年11月7日是俄国十月革命100周年。回首历史,当年十月革命之所以能够成功,处境本来十分窘迫的列宁(Vladimir Lenin)之所以能逆袭为缔造新世界的革命导师,一个关键原因在於当时由知识分子群体组成的临时政府,执政幼稚可笑。

一百年前的3月8日,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让俄国深陷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泥潭,导致国内经济崩溃、人民生活水准急剧下降,加之知识分子长期对沙皇统治的思想批判,二月革命爆发,沙皇被迫退位,俄罗斯帝国随之土崩瓦解,知识分子出身的自由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组成临时政府,想把俄国建成一个自由民主的现代国家,一时之间,国家前景看似充满光明。但历史的演变恰恰相反。
 

撰写:应濯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