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武警授旗 中共刀把子变身枪杆子

+

A

-
2018-01-11 03:48:19
习近平(中)历来强调“举旗定向”(图源:新华社)

北京时间1月10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八一大楼向武警部队授旗,中国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宁、政委朱生岭从习手中接过武警军旗。外间注意到,这一旗帜并非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八一军旗,而是首次专为武警部队设计的全新旗帜。这意味着,素有“刀把子”之称的中国武警改革至此,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指挥权变更;更深刻的是,中共中央军委下辖的武装力量正式形成由两支部队组成的全新架构。

12月28日,对于记者关于武警指挥权变更对武警部队意味着什么的问题,中国国防部发言人任国强大校回应称“这次调整武警部队领导指挥体制的关键和核心,是加强党中央、中央军委对武警部队的集中统一领导”,“领导指挥体制调整后武警部队的根本职能属性没有发生变化,不列入人民解放军序列”。

分析人士称,武警部队有别于解放军的全新旗帜和国防部发言人强调武警不列入解放军序列,新旗帜新架构,这表明从此中共中央军委下辖两支部队,即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国武装警察部队。这是习近平自五年前就任军委主席开启轰轰烈烈的中国军改以来,给中国武装力量带来的又一结构性变化。

此次武警改革之前,中国武警一直是实行双重领导。1995年,中国国务院、中共中央军委印发《关于调整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领导管理体制的决定》,“武警部队属于国务院编制序列,由国务院、中央军委双重领导,实行统一领导管理与分级指挥相结合的体制”。

而现实中,在中央政府层面,公安部长此前一直兼任武警部队第一政委;在地方,公安局长亦“照葫芦画瓢”兼任地方武警部队第一政委,这就使得地方武警成为继公安之后又一地方政府手中掌握的武装力量。在此种交叉指挥条块分割权力格局之下,公安部从“条条”上纵向插手武警调动和指挥,地方政府则从“块块”上握有对地方武警的话事权。

上述武警领导体制,一度造成公安和政法系统对武警事务近乎独裁式垄断,亦造成当年“政法沙皇”周永康架空中共前总书记胡锦涛局面,更是当年“薄王事件”爆发后武警擅自包围美国驻川领事馆的体制根源。此次武警划归中央军委实行一元化领导之后,公安政法系统和地方政府被剥夺了对武警的指挥、调动权力。

中共第一代领袖毛泽东早在1927年即提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著名论断,其后中共历代领袖一直重视武装力量及其领导权。清华大学毕业之后即担任中国前国防部长耿飚秘书的习近平,在其后几十年的从政道路上与军队一直有着不解之缘,军队事务经验在其问鼎中共最高权力过程中助益良多。

观察人士指,中共十八大习近平任军委主席至今,中国军队行政体系出现毛、邓、江、胡以来从没有过的结构变动。中国军队原有四大总部被废除,七大军区改组成为五大战区,解放军集团番号、配置、结构重新合成,摆脱前苏联红军模式,向类似美军的“联合指挥架构”转型。在习不断强调“举旗定向”之后,中国军队旗帜亦全面换新。

2015年12月31日,解放军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八一大楼举行成立大会。2016年2月1日,解放军成立战区,习近平在八一大楼向东部、南部、西部、北部、中部战区授予军旗、发布训令。2016年7月19日,习近平向新调整组建的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学授军旗,地点同样是北京八一大楼。2016年9月13日,中央军委联勤保障部队成立,习近平向武汉、无锡、桂林、西宁、沈阳、郑州的联勤保障基地与中心授予军旗,同时给予训词。

新旗帜代表新方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