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淡化”风波:涌动的暗潮终于释放

+

A

-
2018-01-11 21:54:28
“文革”究竟需要怎样的重新认知?(图源:VCG)

2013年3月,前中国总理温家宝退位时警告,“粉碎‘四人帮’以后,我们党虽然作出了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实行了改革开放。但是‘文革’的错误和封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时至今天,当文革在大陆中学统编历史教材被刻意淡化时,对“历史决议”的修正正在被意识到原来已成为一股潮流。中国官方曾将“还原历史”、“重写历史”、否定党史、否定国史的主张称之为“历史虚无主义”。然而,究竟谁是真正的历史虚无主义者呢?

日前,微信公号“讲史堂”揭露大陆新版历史教科书删去“文化大革命”一课,将其内容与“十年探索”合并,统称为“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标题已然没有了“文化大革命”字样;而随即亦有编写者、人民教育出版社出面“澄清”(实则证实),“统编历史教材按照新的编写体例,在第6课《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中,将‘文化大革命’单独作为一个专题进行了重点讲述,分六段全面系统讲述了‘文化大革命’发生的背景、过程和危害等”。

历史乃是国民集体意识和文化认同的根本所在。作为一种记忆,“灭人国者必先灭其史”,没有“记忆”,一个国家和民族必然无所依傍,其集体意识必然瓦解。然而,历史似乎总是胜利者所书写的,秉笔直书在中国历史进入所谓“官修正史”阶段便几乎消失殆尽,对于历代统治者而言,谁掌握了“历史”谁就掌握了知识分子、谁掌握了下一代知识分子谁也就掌握了未来。 

迄今,中共曾在其近百年历史中抛出两份历史决议《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1945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1981年),两份决议代表了中共官方对历史的“定论”。当然,这种定论随着历史认知的深化并不是完全不可以修正的,据称甚至连邓小平也不承认第二个“历史决议”乃是不刊之论。而问题的关键是,这种“历史修正”究竟是《1984》中所谓的政治需要,还是历史的真相?我们当然认定后者乃是一个政权的根基。

至今,我们依然未有看到此册新版历史的庐山真面目,也不清楚其究竟对“文革”进行了多少更符合历史真相的“有益补充与修正”,融合了近年对“文革”乃至毛泽东本人的新研究成果。但是,正如上文所言,一个显而易见的迹象是,此册历史教材显然弱化了“文革十年”之历史地位——从一个单独的中国国史历史阶段被“矮化”为中国社会主义探索的组成部分。 

至此,也许中共现任领导人习近平所谓“前后两个三十年不容相互否定”得到注解。习近平上台后一度展现出复杂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甚至被视为“红色新儒家”。而作为一名红二代,人们在之后意识到他所承继的“红色基因”的确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新版历史教材的“新意”当然来自中共官方的授意。不过,它的出现远未那么简单。无论是“新左派”还是“新儒家”抑或其他流派,近一二十年间,中国社会经历1980年代思想大开放以后重新活跃起来,并的确“挑战”甚至“瓦解”着官方正统的意识形态,包括历史观。他们试图通过引入新的思想来“解构”甚至重建历史的认知,以《炎黄春秋》为代表党内开明力量和左派势力之间就“狼牙山五壮士”等争议的较量曾经是最具特征的案例。

不独于此,“文革”之根本思想余毒,正如温家宝所言并未得到彻底清除。被认为“文革复辟”的重庆模式当年曾掀起那样大的社会影响,所谓,薄王遗毒多年甚至一二十年未曾清除,暴露其背后的民意基础和党内分歧根深蒂固。这些,难道不值得警觉与忧虑吗?当“文革”记忆变得模糊之时,恐怕遗忘甚至翻案也只差几步而已。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