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老首富政治比拼 大佬扶贫的中国密码

+

A

-
2018-01-14 09:21:45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再次作出政治承诺,到2020年农村脱贫将达到7,000万人,中国将彻底告别贫困。1月10日,中国新首富、恒大集团董事长许家印在贵州毕节的扶贫讲话称“五年无偿投入110亿对恒大不是难事”,“不脱贫,不收兵”。而中国前首富、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2017年12月2日到贵州丹寨扶贫的视频近来亦流传网络,视频中王健林因扶贫思路存分歧罕见怒斥丹寨县长“脱裤放屁”。

王健林被指颇为聪明但“不善言谈”(图源:AFP)

两任首富钟情贵州

视频显示,贵州丹寨徐姓县长向王健林提出要求,万达在丹寨投资的所有产业,所有的利润都不带走,注入万达基金和丹寨政府共同来监管。王健林对此愤怒回应称,“利润如何转移分配的问题,如果不能保证,那还不如我每年固定给你5个亿,然后你自己去分得了,5个亿,对我很简单。何必费劲巴拉、脱裤子放屁”。

这显示出,万达和贵州丹寨县政府在扶贫思路上存在重大分歧。县政府青睐于真金白银实物扶贫,因而要求万达直接向县政府划拨扶贫资金,再由县政府将资金分配给贫困户。王健林则倾向于采用产业扶贫的方式,一方面变简单输血式扶贫为造血式扶贫,带动当地就业和消费;另一方面,万达在产业扶贫中亦可获得微薄利润。而王健林之所以怒怼丹寨县长,也是对该官员庸政懒政的不满。

2014年,万达集团选定丹寨进行包县帮扶,作为万达在丹寨扶贫的重要部分,投资7亿元打造丹寨万达旅游小镇。万达小镇不仅引入丹寨县7个国家级和17个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供游客体验,还沿东湖建有环湖栈道和慢跑道、风雨桥和观景台、百亩花海梯田,以及直径26.08米的世界最大水车等十大景点供游客观赏。这拉动了丹寨的旅游产业和人员就业。

和王健林相似,许家印在扶贫对象的选择上也对贵州情有独钟,他选择的帮扶对象是贵州毕节市大方县。许家印在讲话中历数恒大集团在毕节的产业扶贫功绩。

“在产业扶贫方面,我们已经为大方捐建了190多个肉牛养殖基地、20多个蔬菜育苗中心、8,300多栋蔬菜大棚、9万多亩蔬菜大田基地、8万多亩中药材及经果林基地。同时,我们为大方引进了43家上下游龙头企业。为大方捐建的50个新农村、11所小学、13所幼儿园、1个奢香古镇,还有完全中学、职业技术学院、慈善医院、敬老院、儿童福利院等103个重点扶贫项目,大部分已竣工交付,到下个月底就全部交付使用了。”

对中国扶贫中带有的共性难题,许家印也是苦于如何选择最恰当的扶贫方式,许坦言“五年无偿投入110亿对恒大来说不是一件难事,最难的是要派一支能吃苦耐劳、能奉献、能打硬仗,能出思路、能出管理、能出办法、能出技术、能激发当地干部群众内生动力的优秀扶贫团队”。

政治觉悟博弈

许家印目前为第十二届中国政协常委,在讲话中他不忘晒出自己的“红顶子”,称“2015年12月,我们在全国政协的鼓励支持下,开始结对帮扶毕节市大方县”。许回忆自己经历过的贫穷日子,称“没有国家的恢复高考政策,我还在农村;没有国家的14块的助学金,我也读不完大学;没有国家的改革开放政策,恒大也没有今天。恒大的一切,都是党给的,国家给的,社会给的,我们应该去承担社会责任,我们应该回报社会,我们必须回报社会”。

分析人士指,在西方社会,扶贫捐赠多采取社会自我管理模式,企业和富人通过相关基金会完成捐赠帮扶。而在中国,相关基金会和社会组织缺位或者不够健全,扶贫开发和捐赠还是在各级政府的主导之下开展,采用政商结合方式。这也就是“大社会小政府”和“大政府小社会”的体制区别。更深层次的区别,中国现实中的政商关系下,由于政府手中掌握各种资源及其分配权限,商人不可须臾离开政府和政治。商人削尖脑袋向政府和政治靠拢,很多商人都头顶政协委员“红顶子”,没有“红色身份”的商人也在摸爬滚打中修炼敏锐的政治嗅觉,随着政府政治起舞。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