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刀国务院? 蛛丝马迹渐显十九大后新动向

+

A

-
2018-01-13 18:18:01

中共十九大后不久即进入2018年,在中国新旧领导集体换班的档期,其治国理政的路径似乎没有5年前十八大后明确。不过一些迹象还是显示出两个阶段的不同。

2018年1月3日,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优化营商环境。稍早前,网络上爆出商人毛振华在黑龙江雪地里声讨亚布力管委会的视频,引发中国对东北营商环境的大讨论。国务院此次常务会议可能正是针对此事所反映出来的问题而开。

继“简政放权”后,李克强或将继续推进国务院改革(图源:新华社)

需要指出的是,本届中国政府开年第一次常务会议已经连续五年聚焦“简政放权”、“职能转变”方面的议题,简政放权的工作也确实取得了十分突出进展。如今开年第一次常务会议议题的变化,可能反映了未来政府工作主题和方向的调整。

观察人士表示,在新的一场全面深化改革的历史阶段,国务院系统的改革是否已经完成使命?答案应该是否定的。甚至有可能,国务院领域的改革不仅尚未完成,还将进行更深层次更大幅度的改革。

国务院深层改革有待展开

中共十九大报告指出,“统筹考虑各类机构设置,科学配置党政部门及内设机构权力、明确职责”。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马亮分析称,中国历次政府改革往往主要对政府直属部门进行合并重组,但是很少触及内设机构。如在过去两届大部门制改革中,各级政府合并的大部门仅对其综合管理的内设机构进行合并,如办公室、财务、信息、人事等,而很少针对职能机构加强重组。这也使一些政府机构在合并以后仍然是“两张皮”,无法真正打通职能交叉、重叠乃至矛盾之处。

另外,十九大报告所称的“赋予省级及以下政府更多自主权”,“在省市县对职能相近的党政机关探索合并设立或合署办公”,以及“推进政事分开、事企分开、管办分离”的说法,虽然用词简单平和,但是如果真正得以实现,无异于对政务系统的一次“革命”。

中共十八大后治国理政伊始便打出了“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口号,并且确实以“真刀真枪”的改革见长。这与军改先动“脖子以上”然后自上而下推进改革的思路似乎是异曲同工。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国务院体系在1982年、1988年和1998年经历了三次大规模的机构改革,其间还有过小规模的调整。整体而言,政务部委系统不断适应新时代形势环境的变化,渐趋精简和高效。而且经过中共十八大后一轮简政放权的改革,减少三分之一行政审批事项后,其行事亦明显趋于规范。

尽管如此,中央部委的改革不会有终点,应当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其实,对于当政国务院系统内部设置,外界也颇有不满之处。

国务院部委争议多

其中一个争议点在于,国务院下属的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即“卫计委”。2018年“大部制”改革中,原卫生部与人口计生委的部分职责整合,成立卫计委。此后,中国先后进行“单独二孩”与“全面二孩”政策改革,未来还有望在人口生育方面作出进一步改革。那么,卫计委在计划生育方面的工作方向和内容,以及以往工作所暴露出来的问题,或许都有必要进行较大幅度的改变。

另一个争议点在于,在国务院组织部门中排名位居前列的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简称“国家民委”。该委员会前任一把手杨晶后来出任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显示该部委在中国政务体系里的权重。不过,其继任者王正伟仅任职3年即被调离,到政协系统任职,进入“二线”。在这些人事变动背后,中国国家民委在决策层的考量中是否发生了某种微妙变化?

有评论者称,“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国务院部委人事之变谜题的答案,或许能够从坊间找到一些蛛丝马迹。通过观察中国民间舆论可见,国家民委是目前争议性最大的部委。争议的焦点在于,该部门几乎完全站在部分或某个民族立场之上,制造和强化了民族差异、不平等、不公正,进而激化民族之间的分裂与冲突,对中国国家统一构成严重隐患。

还有一些争议在于,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对体育活动过多的行政式干预,中国统计局对统计数据缺乏有效监督,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媒体的严格管控,中国宗教事务局对宗教泛化和极端化行为的放纵,等等。

国务院部委在中国执政党治国理政体系中处在承上启下的位置,是特定领域的建议者、监督者、管理者,也是中央决策的执行者。中国政治运行状态、治理效果、民间观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务院部委的工作状况。通过怎样的改革,确保国务院部委更符合新时代的定位要求,是中共十九大后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