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校庆电影涉文革 《无问西东》刺痛了谁

+

A

-
2018-01-14 04:17:14

狄更斯在《双城记》中的第一句:这是最好的时代,这也是最坏的时代。这句话流传度很广,也具有代表性。其实每个时代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都可以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亦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汇总下来也可以来形容《无问西东》这部影片。

近期,由于影片《芳华》《无问西东》,加之大陆教科书修改事件,文革这个敏感话题似乎热了起来(图源:VCG)

2011年,中国清华大学一百年校庆,清华大学为此举办了长达一年的庆祝活动。当年6月,清华大学决定推出官方校庆电影《无问西东》,片名取自清华校歌中的“立德立言,无问西东”。

电影在2012年年初开拍,年底杀青,之后却像迷一样销声匿迹了六年。这部影片姗姗来迟了六年,使它更加带有神秘色彩。与冯小刚的电影《芳华》一样,这两部影片中都涉及到政治敏感。

至于敏感题材,还要说回电影本身,电影用四条线索时空交错串联起清华大学百年真实校史。四条线索分别讲述了1920年代清华的早期奠基人寻找真谛的过程;1930年代西南时期的投笔从戎的故事;1960年代文革时期一场感人爱情;以及当下的都市人道德抉择。

影片中,章子怡饰演的王敏佳是一个有背景的角色,在文化大革命的历史背景下,因为自己的一点点小小虚荣心,慌说自己小时候和毛主席合影,而被关进小黑屋,被批斗,还差一点被打死。将她送上批斗台的,还有一个就是她的师母。她的师母供她的老师上完大学,本以为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却每天遭受着对方的冷暴力。师母近乎偏执的爱在煎熬与挣扎中遇到了撞枪口的王敏佳,三言两语将一个花季少女推上批斗台。

群众的眼睛不是雪亮的,群众是盲目的。在群体的暴力中,王敏佳无力争辩。当意识到自己可能参与了“杀人”的过程,每个人都强作镇定,企图与事情划清界限,忘了上一秒在挥舞拳头的自己。

王敏佳的牺牲换来了李想的大好前程。在她被批斗群殴的同事,另一边则是其同学的光荣分享会,鲜明的对比无法不令人唏嘘。

当某个国家走一段弯路时,对于个体而言就是毁了一生。裹挟在时代洪流当中的个体,就如一片漂零的树叶,不知道如何阻挡汹涌而来的大潮。王敏佳和李想,都是时代的牺牲者。

多年以后的今天,“批斗”这种现在看来很是愚蠢的行为,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每天都在上演。只是键盘取代了那个年代的板凳和拳头。群体给了人安全感,也让人失去理智。

也许是中国的商业电影在文艺题材上终于摸准了中国广电监管部门的脉门,找对了政策的门槛,在这越来越接近中国建国70周年的时候,体味到了一丝悲悯的气息,逐渐擦过一些过往的禁忌,吹拂了大众时而好奇时而猎奇的那文革十年的面纱。

从拍摄时间上来说,《无问西东》在前,《芳华》在后;从上映档期上来说,倒是前后脚。从题材上来说,无独有偶,都涉及中国文革的十年浩劫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的掠影,斑驳泪点隐约可见。

在《芳华》中,线索人物萧穗子父亲的平反后获得的补偿及女主角何小萍等不到的可以平反的生父,以两个未曾出现的人物来投射了文革浩劫中的家庭变故。

而在《无问西东》中,一笔1962年的日期记录和蘑菇云的升起,提示了文革十年的前奏和尾声,明确而不明目张胆,此时无声却胜有声。

在目前的中国,多数中国的导演,对于“政治敏感”采取的态度,无疑都是消极避让的,避而远之,尽可能不要因为“政治敏感”,耽误了自己电影的审查和上映。但相对于冯小刚和《无问西东》的导演李芳芳来说,他们非常敏锐的捕捉到了中国电影市场中对于“政治敏感”类型电影极高的需求,而且是高度被压抑的需求。

文革十年,对于所有亲历者和中国社会而言,无疑都是灾难性的。但是对于后世的艺术创作者而言,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素材库。毕竟最伟大的艺术,从来都是诞生与繁衍自最深刻的苦难之中的。

但归根结底,打“政治敏感”擦边球,或许和打“色情”、“暴力”擦边球一样,很容易收获一众长期被政策压力下受众的高潮,但是并不能改变的是一部作品真实的艺术深度和水平。

撰写:席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