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北村:一个被问题缠身的“非典型”村落

+

A

-
2018-01-20 20:55:02

冰花男孩”事件使得中国长期存在的“留守儿童”困境再一次暴露在公众面前,值此之际,多维新闻采访了从安徽省宿州市灵璧县下面的尹北村走出来的“寒门贵子”小张,刚过而立之年的他在2017年11月的时候回了趟老家,“绝望”成了他此行的最大感受。

“留守儿童”困境考验中国民众良心(图源:VCG)

“冰花男孩”事件在网络上传播开来以后,联想到自己家乡面临的种种困境,他深感不安与困惑。“据我所知,我们村从九十年代就开始外出务工了,全村的年轻人几乎全员出动。我们村的小学在去年也黄了。平时死气沉沉,只有过年时候路上会堵车……”

事实上,整个尹北村的问题是一环扣着一环的,“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农村的离婚率居高不下,农村污染问题(尹北村因为河流被造纸厂污染被称为癌症村),甚至是农村老人的自杀情况都很严重。”这些问题交织在一起,年轻点的劳动力都在外面打工,难以找到解决的出口。

小张说,“我二叔家三个孩子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现在三个人都离婚了,一共留了四个孩子让我二婶看着,这些孩子从小就面临父母离异又不在身边的情况,跟着奶奶长大,实在是让人忧心。”

小张口中的四个孩子无疑是当今中国农村广泛存在的“留守儿童”问题的缩影,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农村地区留守儿童数量高达6,100万,约占农村16岁以下儿童总数的40%,他们面临着教育资源匮乏,缺乏父母的身心关爱,以及人身安全等诸多问题。 

但另一方面,中国官方于2016年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农村留守儿童的数量是902万,这一巨大的数据差异引发公众质疑,中国政府能否积极有效地解决这一问题成为外界关心的话题。

因为缺乏父母的照顾与保护,留守儿童更容易遭遇“对学习不敢兴趣,与社会不良青年交往”的困境,尤其是女孩子更容易遭受到性侵犯的威胁,这些曾经发生或者正在发生的故事无一不在揭示着解决留守儿童困境的刻不容缓。

但在小张看来,关注这些问题不能带来GDP的转变的最主要的症结所在,“就像省里关注省会,县里也只关注县城。我们县房地产也起来了,五六千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6美元)一平米。出去挣点钱的人回来都花在县城了,只有那些不咋行的,继续在村里耗着。”

“而且因为原材料和人工成本上涨,农村小洋楼盖起来也得二十多万了,再加上子女教育费用,挣得血汗钱又全被别人挣走了,这就是一个现代版放羊娃的故事。”

采访的最后,小张用一句话总结了农民在现阶段遭遇的两难,“在外面受歧视,回家又活不起。”或许正像他所说,“一边是农民工在外劳苦奔波,一边是留守人员缺乏关爱;一边是流动人口的辛勤劳作繁荣之像,一边是孤寂凄凉的遗忘之地。”

撰写:陈清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