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清议机构”形象 改革派汪洋会重塑政协吗

+

A

-
2018-01-27 09:08:59

中国两会召开在即。1月24日,为期3天的中国政协常委会议闭幕,现任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亮相下一届中国政协委员名单,汪是七常委中唯一列入此一名单者,这表明稍晚时候的中国“两会”上,汪洋将接替俞正声出任中国政协主席。素有“改革派”名声的汪洋能否发出“政协声音”,一改中国政协“清议机构”形象,从而给中共的“协商民主”带来生机活力呢?

“改革派”汪洋如若出任中国政协主席,或将给这一机构带来活力和改变(图源:新华社)

果若中国两会上汪洋获任政协主席,那他将是中共建政69年以来继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邓颖超、李先念、李瑞环、贾庆林、俞正声之后第9位政协主席。

政协主席是“闲职”?

早在2017年10月24日的十九大一中全会后,中共新一届政治局常委亮相金色大厅和中外记者见面之际,汪洋第4个出场,外界即依照惯例研判汪洋将在2018年中国“两会”上接棒俞正声出任政协主席。

但其后汪洋数度被媒体曝出常委分工未定,甚至有说法是汪未来有望出任中国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传汪洋有出任常务副总理可能,其实并没有任何经得起推敲的依据可言。但媒体和外界之所以热衷于这一“常委分工异动论”,其实是有着一种无法言传的“时代心理”作为支持的。

分析人士指,汪洋在中共高官中思想较为解放,因而素有改革派名声。有鉴于十八大之前的九龙治水和“政令不出中南海”,习近平在其第一个五年执政周期将更多精力放在整党反腐和重新整合权力上面,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改革则陷入某种停滞状态。在此情形之下,中国社会上呼唤重启改革的呼声声浪渐涨。而未来常委分工关涉改革团队组成,也即关涉改革前景。

且外界一般认为,相较于处于中共政治二线的中国人大、中国政协,中国国务院则更一直位于中国改革前沿和政治权力的第一线。也是相较于国务院等实权部门,中国政协通常被视为“清议机构”。政协主席也一向被视为是“只有退休了的前中共领袖”才会担任的“闲职”。

北京政治观察人士称,在中共“以党领政”的政治体制下,中共党机构无疑更处于政治权力的核心。然而,外界显然是有意无意低估了中国人大和中国政协的实际政治分量。且不说历史上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中共重量级政治人物都曾担纲政协主席,就是在今天,在中共的“集体领导”体制下,政治局常委会中排名第4位的政协主席,在中共的重大决策中所占权重,亦不言而喻。并且,任何一个权力机构,到了不同政治人物的手里也会焕发出不同的光彩。

李瑞环“逆流而上”

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邓小平将时年55岁的天津市委书记李瑞环抽调入京,出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李先是被安排分管宣传工作。期间,李瑞环顶住来自党内保守派要求“反对自由化”的压力,强调文艺创作“必须有一个宽松和谐的环境”,李也因而被视为是继胡耀邦、赵紫阳之后,中共又一个思想开明的领导人。

但也恰因此,李瑞环开罪了中共保守派势力。3年之后的1993年3月中国“两会”上,李瑞环以59岁之年龄,被安排出任中国政协主席;并于1998年3月连任。这在当时被视为李瑞环遭到中共保守派政治排挤,因而获此“闲职”。

然而李瑞环主掌中国政协工作后,他积极鼓励政协委员参政议政,并提出了“尽职不越位、帮忙不添乱、切实不表面”的政协工作新思路。经过十年的努力,李瑞环把中国政协变成了一个“言官”的大本营,并能够不时地发出一些与“主流思想”不同的声音。甚至有西方观察家将李瑞环主掌下的中国政协视同西方政党政治中的“反对派”。

李瑞环卸任之际,英国BBC中文网在报道中称,一些政协委员私下里表示,李瑞环在任的10年中,带来不少变化,政协委员们越来越敢说话,说话也比从前有分量。中国政协虽然仍没有实际的权力,甚至不能像中国人大那样,在宪法上享有监督政府的权力,但是李瑞环作出了不少实际行动,逐步提高了政协的地位和形象。李瑞环的离去,让不少人感到惋惜。

汪洋会否再度打破僵局?

中国政治学学者称,在中国的政治中,政协是一个很特殊的机构,不需要如同西方议会那样有广泛的代表性。政协汇集了中国社会的少数具有较大影响力的精英人士、退休官员和知名人士,是中共进行“统战”的工具,随着世界潮流以及中共治理一个现代化大国的实际需要,中国政协在中共“协商民主”的大棋局中日益展现出潜在重要性。政协的作用就是要“团结”这些精英和知名人士,使他们“认同”中共主张的同时,利用他们的专业知识和技能,为执政党“出谋划策”。

这一过程中,汪洋一贯少有条条框框的“改革派”形象,开放包容的政治风格,大胆敢言、少有顾忌的行事作风,可能会给中国政协这一此前比较“沉闷”的机构带来活力和改变。
早在2013年汪洋就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那个“两会”上,汪洋称“如果说30年前改革解决的是意识形态问题,那么现在就是利益问题,改革实际上就是拿刀割自己的肉,需要全体下决心,必须要坚定信心”。

也是在那一中国“两会”期间,在参加安徽省代表团讨论中,汪洋直言“如果要建立(农产品)二次补偿机制,农村集体所有权的土地制度要先理顺”。这是首位中共高官在公开场合谈论农村集体土地能不能“私有化”(分配给农民个人)这一敏感话题。而据媒体消息,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汪洋就曾向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万里提出土地私有化的政策建议,万里在赞赏汪“少有条条框框”之余,表态说“为时尚早”。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