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跪的中国警察 容易失控的民间暴力

+

A

-

近年来,中国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多次成为中国全国的关注点。2014年8月3日,鲁甸发生里氏6.5级地震,526人死亡,1,713人受伤,另有109人失踪。2018年1月9日,鲁甸一名8岁男孩上学时满头冰花的照片在网络热传;1月25日,鲁甸开展棚户区改造相关工作时,警民之间发生严重冲突,民众殴打警察,出现了当地派出所所长向民众下跪的场景。

观察人士表示,鲁甸只是中国一个普普通通的县,当下所发生的事情则反映了中国基层的一些真实状态。作为执法者的警察的下跪,在世界范围内和中国历史上都是罕见的现象,也在中国媒体和网络舆论中掀起了狂潮。

官方执法受规制

云南鲁甸这次发生的警民冲突事件,目前还有许多重要的信息不为外界所知。不论如何,警察下跪都是不应该出现的,但是出现在目前中国基层也不是偶然。

在以往中国城市改造和拆迁现场,经常会出现群体性事件,也经常出现警察、武警或者涉黑人员殴打民众的画面。不过,类似现象在近年已经比较少见。2017年末,中国武警部队被划归中国军委统一领导。2018年初,中国又兴起一场“扫黑除恶”行动。在处理此类问题时,官方使用强力国家机器或间接使用暴力手段的行为模式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

执法者是社会秩序和公民安全的守护者(图源:VCG)

有分析指,基层警察下跪,出自执法者对普通民众的理解、尊重和保护,可见中国执政一方能够自我约束而不至于滥用暴力,以及中国近年明显提高的法治水平。不过在另一方面,警察下跪可能说明这种克制忍让有时会发展到另一个“极端”,对民众的利益诉求和暴力手段过多迁就。这样的做法在现实层面未必有助于问题的解决,并可能导致更严重的后果。

基层社会环境比较复杂,矛盾逻辑难以疏解,民间自治容易生乱,官方治理和执法也十分棘手。不论对于何方来说,暴力都是应当尽量避免的选择。而执法者权责在身,既要规范自身执法行为,同时也要敢于和有效制止民间暴力抗法行为。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是最终解决问题达到合理结果的必要前提。

民间对官方的诉求、对执法者的暴力抗拒,有的是为维护自身合法合理的权利和利益,但也有的是为争取自身的特权,以及明显有损社会集体公益和秩序的“过分”利益。另外,还有许多官民或警民冲突,都是源自相互不理解、沟通不畅、协调不力、谣言,或是问题激化后的不当反应。

难以理清的基层矛盾

对于此次云南鲁甸警民冲突事件,外界所知信息仍然十分有限。鲁甸县委宣传部通报称,鲁甸县文屏镇崇文社区三位干部到崇文社区1组至4组开展棚户区改造民意调查工作,与崇文社区3组群众程某某发生抓扯。其间,程某某婆婆王某某(现年79岁)在家中去世,家属以王某某死亡与程某某在社区争吵有关为由,围堵社区办公楼,引起群众聚集围观。

王某某为何与社区干部发生抓扯,王某某的去世究竟是否与程某某在社区的争吵有关,程某某家属以此为由围堵社区办公楼是否应当,鲁甸县工作组为何与民众沟通不畅并有两名工作人员被围困,市级领导率相关部门带离被困人员时为何遭到民众投扔石块袭击,什么样的民众为何袭击警察……诸多问题对于事件观察和分析十分重要,有待解答。

在2017年9月2日,河北省唐山市发生一场回族民众打破收费站的群体性事件。当地政府通报指事件系因回族民众被收费站工作人员殴打导致。后来多省回族民众跨省聚集,投掷石块殴打防暴警察,向其齐声高喊“跪下”。次日,又有回族民众聚集冲击唐山开平政府。

在这一事件中,回族民众在收费站为何被打,回族民众为何能够跨省聚集,为何敢于让执法警察跪下,为何敢于冲击当地政府,事件最后又是怎样的结果,这些问题至今也没有明确的答案。

而在近期,河南南阳和开封、山东济南和菏泽以及湖南长沙等地也相继发生一线公安民警辅警正常执法执勤过程中遭遇暴力抗法和辱骂殴打事件。

中国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在不久前调研时指出,基层派出所是公安机关预防打击犯罪、维护社会治安、服务人民群众、保一方平安的多功能战斗实体,是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第一道防线,是密切联系群众的窗口和纽带。“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赵克志还要求着力解决基层负担过重的问题。可见,基层警察的执法工作也十分为难。

观察人士表示,置身事外的评论方大多会站在一般为弱势群体的底层民众的立场上,一些观点甚至会认为民间对官方、对执法者的抗诉乃至暴力,都是正义合理的,是公民意识的觉醒。这是对中国基层社会缺乏真实了解的表现。对每一个个案,都应该进行实际的全面准确的了解。

当然,中国官方对信息的严格管控,以及过多的敏感设置,一方面有助于遏制谣言传播,另一方面则对外界的信息获取构成了阻碍,进而容易形成不利于事件发展的舆论。

在中国社会基层,不论是普通民众,还是执法者,都有很多不得已之处。个人的努力与奋斗,往往也只能争取到极为有限的报酬。维持和保护自己的生存、发展与尊严,很多人不得不铤而走险。其中不免有一些不守规矩,妄图一步登天,倾向暴力极端的人。不论如何,预防和制止暴力,维系稳定社会环境和秩序,都是执法者的职责。

执法者任意殴打民众不能允许,民众无故殴打执法者同样不能允许。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