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出山背后 北京加码攻势外交

+

A

-
2018-01-30 05:02:00
普遍认为,王岐山将以新的身份站在中国外交的舞台上(图源:Reuters)

已经卸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甚至不再是中共中央委员会成员的中纪委前书记王岐山,在湖南当选中国全国人大代表,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王岐山全数卸任中共党内职务后,依然当选中国两会的人大代表,舆论普遍聚焦于王岐山的政治生涯——可能将在3月召开的中国两会上当选中国国家副主席。 

但更应该注意的是,王岐山政治生涯变化背后,所蕴藏的政治深意。王岐山的职位变化,所展露的不仅仅是他的“重返政坛”信息,这背后蕴含中国政治侧重的微妙变化——在中国国内政局稳定的基础上,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可能将在外交领域投入更多的精力。

“进攻型选手”王岐山

在中共当下诸多政治人物中,王岐山绝对是“进攻型选手”,履历丰富,具有多领域的施政才能。

现年69岁的他,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开始领导中共反腐机构——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简称中纪委)。过去5年多时间,中共高级别的贪腐官员不断落马,包括政治局常委级别的周永康,政治局级别的孙政才,以及军队最高层级的将领——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还有其他数以百计的正部级以上的官员,和数量更巨的正部级以下的官员。

中共官场甚至有了“宁遇阎王,莫遇老王”流行语。这里的“老王”指的便是王岐山。

在2012年担任“反腐一把手”之前,王岐山曾出任过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广东副省长、海南省委书记、北京市市长、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善于解决棘手问题,以开放务实被外人所知的王岐山,有“救火队长”之称。不论在哪个职位上,他都是公认的“强悍人物”。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王岐山受命出任广东省副省长,赴广东处理大型国有投资公司的破产事务,负责与他国投资者进行艰难的协商,最终化解外国投资者撤资危机。他在迫使对方接受巨额亏损的同时,争取到他们的配合,并监督国有资产整合,“为广东省恢复强劲增长创造条件”。

2000年年底,王岐山受到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重用,出任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主任;两年后,他被调往海南,出任中共海南省委书记。在海南期间,他又担负起处理海南房地产泡沫破裂后遗留下来的“难题”,并为海南确立了“生态立省”的工作方针。

2003年非典(SARS)爆发时,他领导抗击这场更加凶险的危机。当时致命的病毒已开始在北京传播,而北京市政府隐瞒疫情的行为引起人们惊恐。王岐山临危受命,由海南省委书记调任北京市长,负责处理危机并控制疫情,再次展示了他雷厉风行的风格。在他到任市长的第65天后,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解除对北京的旅游警告,将北京从SARS病毒疫区名单中除名。

在担任中国副总理时,他帮助引导中国应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常常会见西方商界领袖和政客。各种舆论均认为,凭借王岐山在西方商界和政界积累的人脉,以及他在经贸领域的专长,他未来完全可以在外交领域助力习近平。 

习近平的十九大报告中,对外交领域的表述中称,“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中国积极发展全球伙伴关系,扩大同各国的利益交汇点,推进大国协调和合作”。北京需要一个既有能力,又有魄力,而且善同西方打交道而又能被广泛接受的人选。王岐山被视为不二人选。

根据分工,中国国家副主席同时兼任中央外事领导小组副组长。

“老王”出山的目的和意义

从王岐山的履历可以看出,无论是在什么职位上,王岐山均是开疆拓土,解决棘手问题的进攻型人物。中共高层或者说习近平将他安排到国家副主席这样一个位置,显然不可能是让他来养老的,更多的是让他来冲锋陷阵的。 当然,最终会需要在中国两会后得到确认。

回望过去5年中国外交的变化,习近平都表露出更加积极参与,甚至主导构建世界政治、经济新秩序的意愿。无论是周边外交上“亲诚惠容”的四字箴言,还是大国外交中的“新型大国关系”概念,抑或是世界层面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都是习近平外交战略不同层面的展示。

2017年年初,达沃斯论坛,习近平以中国国家主席身份首次与会,将达沃斯变成中国的主场,成为达沃斯论坛的主角。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CNN)刊文指,习近平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是极具象征意义的:在西方大国,特别是美国正从世界舞台退出时,中国正将自己塑造为全球领导者。

2007年3月26日,斯诺克中国公开赛资格赛,开放务实著称的王岐山参加赛前开球仪式(图源:VCG)

英国英国广播公司(BBC)新闻主播说:世界上最大的共产主义国家的主席(指习近平,作者注),在世界上最资本主义的地方——瑞士,讲了“全球化、该完全开放国家、不应该封闭”的讲话。同时,世界上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总统(指美国总统,作者注),在自己的国家却在讲“如果打起封闭式的贸易仗,中国的损伤必定比美国大”。这一回合,中国显然赢了。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国部主管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说,“习近平出席达沃斯,表明中国希望释放这样一种信号,即中国准备建设性地参与全球治理,并担任与其经济实力相匹配的领导角色。”

外界广泛认为,中国已经不甘心单纯地做一个规则遵守者,而是要发出中国自己的声音,做规则的制定者。参与世界规则的制定,让中国元素更多地出现在国际舞台,可能已经成为中共高层的集体追求。这符合崛起中国的国家利益。

同样是在2017年,中共十九大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随后,中共在北京举办一场规模空前的全球政党大会——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这场被定性为中共十九大之后“首场主场多边外交活动”,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同建设美好世界——政党的责任”为主题。可以看作是中共十九大后,北京在外交领域的首次集中发力。

习近平出席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此前三届中,出席级别最高的中共领导人是当时的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和王岐山。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种种迹象和信号显示,在可预见的将来,中国可能将开始主打攻势外交——不再满足于外交上的“兵来将挡”防守态势,而是采取“以攻代守”主动出击的外交策略。王岐山“出山”的目的和意义恰恰就在于此。

广泛认为,在外交领域,王岐山长袖善舞,具有国际视野和国际事务经验;灵活而又善于坚持原则,能软能硬,放得开收得拢;其直率硬朗的个人风格,在以往与西方人的谈判中很吃得开。

撰写:孙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