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中国黑社会很隐蔽 有些甚至染指政权

+

A

-
2015年2月9日,湖北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对刘汉执行死刑(图源:VCG)

北京时间2018年1月24日,中共中央、中国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指出要将扫黑除恶与基层反腐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有媒体称中国黑恶势力已经从街头的打打杀杀变得十分隐蔽,有的甚至染指政权。

香港《东方日报》2018年1月29日刊登评论文章称,中国黑恶势力活动近年来逐渐趋于隐蔽,组织形态、攫取利益的方式也在发生改变。众所周知,经过几十年蔓延,中国黑恶势力已从原本的街头打打杀杀,蜕变成集团化商业经营、国际化联络网络、多元化市场主体,变得更加隐蔽、更加庞大,有些甚至染指政权。

报道指出,四川前首富刘汉的黑恶势力不仅打通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周永康的天地线,而且将势力伸到澳洲、澳门,实行集团化的上市经营,其动员的经济能量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90美元),刘汉还成为四川的地下组织部长,对当地重要岗位的安排具有一锤定音的作用。

类似刘汉的黑恶势力在中国比比皆是,他们已不是过往那些操刀持枪的恶势力形象,而是与官员们、商人们推杯换盏的董事长、总经理,一些甚至已成为地方官员,形成以黑谋财、以恶护商、以商谋政、以政庇黑的利益链条。在一些地方,白天红社会,晚上黑社会,不仅严重破坏市场经济秩序,也重创法治的公平正义,更使官场生态黑恶化。

中国央视网2018年1月26日披露了,中国首位“世界青年创业者大奖”得主袁宝璟被周永康之子周滨与刘汉灭门的经过。1994年到1997年,刘汉在期货市场上炒作大豆、钢材,成了富翁。在此期间,刘汉与袁宝璟结下了冤仇。袁的下属,辽宁辽阳市公安局刑警队原队长汪兴为了“教训”刘汉,雇凶枪杀刘汉却未能成功,随后,袁氏兄弟被抓。2006年袁宝璟被判处死刑,同时被判处死刑的,还有袁宝琦、袁宝森,这三个人被立即执行死刑,另一个堂弟袁宝福被判死缓。按理说,买凶杀人,被杀的还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家伙,怎么会把兄弟三人都处死呢?因为刘汉与周滨交往密切,而周滨的父亲周永康当时已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公安部长,所以刘汉才可以公权私用,官报私仇。

资料显示,周永康掌管中共中央政法委时期,其简单粗暴的“维稳”模式使社会矛盾日趋尖锐,中国群体性事件急剧增加。中国法制和人权状况在其主导下出现大踏步的后退现象。中国知名维权律师浦志强更于2013年2月6日实名举报周永康,称其“祸国殃民、荼毒天下”,他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模式需要被清算,称中国许多惨剧都跟周永康有关。

BBC指出,中共中央前总书记赵紫阳下属、中国国务院前秘书俞梅荪评论,周永康主政司法期间,是中国法治最黑暗“10年”,法治严重倒退。另一方面,周永康的政法委系统权力不断扩张,甚至独立山头,成为一个缺乏外部有效制约的超级强权机构,周永康亦被外界称为“政法沙皇”。

《经济学人》指在胡锦涛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时期,中共权力分别掌握在9名政治局常委之手,而掌握国安、政法委系统的周永康,当时影响力几乎与胡不相上下。

中国维稳经费在周永康执掌政法委期间逐年升高,甚至超过国防开支。2011年3月5日,中国财政部公布的财政预算显示,当年的公共安全开支预算首次超过了军费预算。

综编:惠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