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可辛《三分钟》感动中国:春运是谁的灾难

+

A

-
2018-02-05 20:16:05
留守儿童的问题不应该仅在电影中才能被关注(图源:VCG)

这是一趟从中国哈尔滨开往南宁的列车。

“我跑的这趟车是全国最长的一趟,一班跑六天。连着好几年都是过年值班,都错过了跟儿子一块过年。今天列车停凯里的时候,我妹说要带小丁来站台看我。”

“虽然,只有三分钟。”

由香港电影导演陈可辛执导拍摄的这部苹果春节广告刷屏了社交媒体,说的是一个火车乘务员和他的儿子丁丁的故事,他们新年团聚的时间,只有火车停靠的三分钟。

三分钟里,丁丁磕磕绊绊地背起乘法表,因为妈妈曾经告诉他背不下来就不能上镇上的小学,就更见不到妈妈了。三分钟的倒计时很快就结束了,乘法表背完了,车又该启程了。

短片令人感动,也让人欣慰,也反应了小人物在特殊境遇下的悲欢离合,使人深思的是,片中的母亲作为一名乘务员无疑是合格的,但是她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而孩子也因为她的工作性质,变成了一类特殊人群——留守儿童。

2010年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共有6,102.55万农村留守儿童,这意味着,中国每5名儿童中,就有1名农村留守儿童。而在中国民政部2016年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的留守儿童数量只有902万。

多维新闻曾在《留守博士的第一视角:中国基层教育之痛》文章里阐述了留守儿童面临的严峻的教育问题,短片中的丁丁再一次呼应了这个话题。留守儿童的心理有非常渴望人关注的特征,他们大多自卑,内心敏感脆弱,内向孤僻,不善交际,心思也相对单纯,容易受到同龄人的影响,稍有不慎,甚至会被同龄人中的混混带跑偏,但影片中的丁丁还小,渴望见到母亲,母亲在这里把一个简单的背乘法口诀的行为深化为一种两人都参与的使命感活动。

我们更应该关心的是留守儿童的自信心的培养,细节习惯的养成,还有与人进行沟通能力的完善,这也是留守儿童身上最迫切需要改变的地方。

回到影片中的时间节点——春运。它被誉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的人类大迁徙。在40天左右的时间里,将有30亿左右人次的人口流动,占世界人口的1/3以上。曾有专家提出,或许可以通过提高春运车票价格来减少人口流动,这和提高医院“挂号”费用类似,被普遍认为在用票价调控了乘车人数的同时,带来新一轮的交通、就医不公平。如果火车票定价飙升,那每个为了更好生活打拼而和父母、孩子相隔千里的打工者,又要为亲人团聚付出高昂的代价。

春运现象并不仅仅是中国春节传统文化的驱动,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经济、社会变迁以及文化观念、人口结构等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在GDP高速发展的中国,城市发展需要大量劳动力。农民工进了城,子女父母留在乡下,春运背后的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问题亟待解决。

当前城乡隔离的社会制度之下家庭离散化的生存状况,以及受传统文化影响,农民工春运返乡的需求迫切,“为了回家,千里走单骑”、“摩托车返乡大军”这样的新闻几乎每年都有。

人口迁徙背后是城市资源的分配不均,流动人口在城市扎根的成本非常高,解决户口、孩子上学问题成为一家人分别的关键。照顾家人,尤其是照顾老人和孩子,成为了我们必须要正视的问题。如何安顿留守在农村的老人和孩子,不应该仅仅只在春运时被一部电影提及,我们能做的,还有更多。

撰写:时擦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