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流汹涌:京城嘻哈转战地下

+

A

-
2018-02-06 03:42:41

东五环,浓重的夜,遭废弃的一片荒地,一排低矮的平房,两三块暗淡的牌匾…

空地上停着若干辆破糟糟的车,斜前方的店门口聚集着几个抽烟的年轻人,视线向上,散发着幽暗的红色灯光牌上写着:LA俱乐部。

LA俱乐部里进行着的地下嘻哈演出(图源:多维记者/摄)

此刻是周五晚上八点,我穿过大半个城市,打算在这个偏僻的小酒吧里看一场地下嘻哈演出。

贴在门口的海报上显示,这场演出汇集了京城众多的知名或者不知名的地下嘻哈厂牌,SLAN.G、BAB BLOOD、DOMIE、菩提、五花肉、Inno Pablo、还魂散…

我走进去,大约30平方的一层空间,吧台前面是简陋的演出台,墙边摆着黑色皮质长沙发,但这一切看起来似乎更像是三线小城市的KTV包间,而伴随着音乐的是一个稍显尴尬的事实,此时,现场的歌手比观众多。

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场极具意义的Live演出。在1月19日中国广电总局举行的高层会议上,嘻哈文化因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一度成为众矢之的。

据传,宣传司司长提出,电视节目邀请嘉宾的标准是“四个坚决不用”,其中一条标准是“对党离心离德、品德不高”的艺人坚决不用。另外,纹身艺人、嘻哈文化、丧(颓废)文化不用。

广电总局的一纸禁令波及甚广,因《中国有嘻哈》大火的歌手Gai遭遇了被湖南卫视《我是歌手》退赛的厄运,而多档已经录好的电视节目也对涉及嘻哈的部分进行了一刀切的处理。

一时间,关于中国嘻哈音乐路在何方的讨论不绝于耳。于是,这场演出也成为了观察禁令后的京城地下嘻哈环境的重要窗口。

大概在8点30的时候,演出正式开始了。场子里逐渐热闹起来,观众三三两两的进场,有打扮入时带着傲慢神情的年轻姑娘,但更多的是穿着嘻哈一脸无所谓的小男生,啤酒、香烟、姑娘、脏口、音乐Party,我必须得承认,如果我是20多岁的小男孩,眼前的一切将对我具有绝对的吸引力。

这是一个极好的宣泄存储在身体内的过剩的精力的场所。

现场有人在售卖CD(图源:多维记者/摄)

而一些歌词也颇得大家的认同,比如谈最近的嘻哈禁令,是“在中国你得信中国共产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他们永远杀不死”。谈一些人对嘻哈音乐的批评,是“这也不让说,那也不让说”。

除了表达对大环境的不满,年轻一辈对世俗生活传统的吐槽也是一大主题,“别这么活着,太累”,“我不会忘记自由的味道”,“他们叫我败类”,“相信自己的本事,不相信奇迹”,“去你妈的社交”。

不知为何,一开始感到格格不入的我,竟渐渐听得入神。我得说,这些直抵内心不安与愤懑的歌词具有惊人的抚慰力量。

在今天,高速运转的中国崇尚的是弱肉强食,是成功者有理,是社会达尔文主义。

但事实上,不可能所有人都是残酷竞争的胜利者,是这场较量的既得利益方,在这个社会中,有多少所谓的人生赢家,就有多少人在看不见的角落里独自舔舐伤口,面临着失败、感觉到彷徨。

在更大的层面而言,每个人都是人生的受难者。

因此,当嘻哈歌曲把这些伤口撕扯下来,拿在手里把玩,让大家直面人生中的种种荒诞,反倒让人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嘻哈文化同“和谐”看起来截然相反背道而驰,但实质上殊途同归。

佛家说,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你我也都清楚,成人世界没有容易二字。有人借酒消愁,有人吞云吐雾,有人听相声逗一乐,有人选择听嘻哈活着。

你可以不听,但你不能剥夺别人听的权利。

此时已经是将近夜里11点钟,演出一直在继续,许久不熬夜的我考虑再三,还是没有等到演出结束。走出酒吧,冷冽的空气扑面而来,喧嚣的音乐声逐渐远去。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撰写:陈清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