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宗教纳入安全 中共或掀整顿潮

+

A

-

2018年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进行了全面部署。文件提出要建设平安乡村,加大对农村非法宗教活动和境外渗透活动打击力度,依法制止利用宗教干预农村公共事务。令外界感到意外的是,中共对于宗教管理的这一论述,并非从农村精神文化层面出发,而是将其原本的宗教管理模式进一步升级到了基层治理、组织建设、以及维稳层面。

2018年2月6日,汪洋走访中国道教协会(图源:新华社)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三农"问题研究专家向多维记者表示,一号文件对该问题的表述主要是将加强对农村宗教与宗族势力的监管作为手段,以最终达到打击农村黑恶势力、维护社会稳定的目的。

中国改革开放后,经济进入快速增长期,在物质条件不断提升的同时,人们也越来越多地开始了对精神生活的追求。活跃在地下的宗教活动在人口结构以老年与儿童为主的中国农村发展壮大,对中共的基层组织形成挑战,其中不乏一些会破坏社会稳定的极端势力甚至邪教。这些宗教势力与农村根深蒂固的宗族势力以及近年来有所抬头的黑恶势力相勾连,对农村的基层治理及社会安定造成了巨大冲击。

自古以来,中国农村都有着很强的传统宗族观念,宗族势力往往是维系农村社会形态的依托。一直到中共建政之前,中国的农村都有相当程度的自治空间,每个农村由当地的几个大姓家族垄断村内日常事务。即便到了中共建政后,将党组织建立至村一级,宗族势力依然通过各种方式对村内事务产生影响。同一村内各个大家族通过干预农村选举以争夺对村内事务的管理权,这一过程中,出现了大量黑恶势力,对农村治安形成巨大威胁。

另一方面,基于农村的社会形态以及宗教传播的特点,民间信仰、宗教一旦在农村发展,往往就会形成一整个大家族甚至一整个村庄信仰同一宗教的情况。而宗教具有极强的组织性,既对农村治安形成隐患,更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基层政府与党组织对农村的治理能力。一些具有普世性的宗教教派,更会受到境外势力在意识形态上的渗透,这是中共所不能容忍的。

近年来,农村黑恶痞霸势力以及地方宗族、宗派、宗教等势力干扰破坏农村换届选举的事件时有发生。早在2014年底,河北省就出台了"十条禁令",严禁各种扰乱、破坏换届选举的行为。

从此次中共将对农村宗教治理纳入其中央一号文件,并提升到维稳层面,可以看出,中共已意识到宗族、宗教势力的快速扩张,已经威胁到了其基层组织建设。对农村宗教的整治,将重建中共在农村基层的组织存在,以及中共本身的权威,这将是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共组织在农村基本瘫痪以后的重归。

撰写:嘉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