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军”将领朱生岭掌武警 中共担忧周薄事件重演

+

A

-
2018-02-07 22:30:41
周永康长期担任中共政法委书记兼武警部队第一政委,被中共党内视为“野心家”(图源:中国中央电视台截图)

北京时间2018年2月5日上午,中国武装力量武警部队第三届委员会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会议选举朱生岭为武警党委书记,王宁为党委副书记。

公开资料显示,朱生岭,江苏东台人,从1994年任南京军区海防第六旅政委开始,曾在南京军区、福建军区、上海警备区担任军界要职,并于2016年12月任中国武警部队政委。

王宁,山东荣成人,生于江苏南京,也曾在驻扎在江苏徐州的12集团军、驻扎在福建厦门的31集团军、上海警备区担任军界要职,并于2014年任中国武警部队司令员。

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自1985年担任福建省厦门市常委、副市长以来,先后在福建、浙江、上海担任要职22年。从任职履历上看,该二人一度直属习近平的领导下,因此也被西方媒体称作“习近平值得信任的人”。

2017年12月27日,中共决定对武警部队领导体制实施改革,重点收归领导指挥权力。对此,中共军方退役人士曾表示,改革武警部队目的是防止诸如周永康、薄熙来等人滥用权力。
    
自2018年1月1日起,中国武警部队收归中共军委建制,不再受国务院领导,并施行“中央军委-武警部队-部队领导指挥”体制。

分析人士认为,过去中国武警部队的双重领导存在三个重大弊端。首先,弱化了“党指挥枪”的原则,弱化了中共军委的领导管理。

其次,为“第二武装”埋下隐患。以周永康为例,其长期担任中共政法委书记兼武警部队第一政委,自恃手握第二武装,搞团伙拉山头,野心和权力欲膨胀。

再次,防止地方政府滥用武警部队,削弱武警部队的“战斗力”。武警部队若长期受地方政府指挥领导,会形成利益共同体,为滥用警力埋下祸因。例如,在重庆王立军“避难”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事件中,当时主政重庆的薄熙来动用武警部队,包围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在国际上造成恶劣影响。
 
2017年12月28日,中国国防部表示,武警部队体制改革后,并不属于解放军序列。武警改革强化军事功能,重塑军种属性。

综编:柳青瑶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