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失控法治受创 香港为何泥足深陷

+

A

-

2014年参与占领香港中环运动的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三人,于近日经香港终审法院裁定上诉成功,已被立即释放。该判罚引起了不同的政情和舆论反应。有的支持者认为彰显了香港司法独立,是自由的胜利;有的反对者则认为纵容了香港民粹,伤害了香港法治,以及中国对香港的主权。

分析人士表示,香港在殖民时代,其行政、立法与司法的权力被统一在英国殖民政权专制之下。不过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后,香港立法与行政体系逐渐向中国中央政府靠拢,但司法体系大体上继承了原有的政治理念与司法制度,而且经历了从压制到支持民间反抗的转变。这种分化,是香港今日乱局的一个根源。

“占领中环”运动,是香港“自由”与“法治”的一次碰撞(图源:Reuters)

据中国媒体披露,目前香港终审法院25名法官全部持有外国国籍,其中许多人拥有多个国籍。其中,21人持有英国国籍,6人持有澳大利亚国籍,持有香港籍的7人同时也有其他国籍。如香港终审法院首席大法官马道立,同时持有香港和英属维尔京国籍。

香港法院借此荣膺世界上最国际化的本地法院——外国法官比例最高、本国法官比例最低。从另一个视角来看,香港的司法审判被掌握在一群外国人手中。

有经历过香港司法过程的内地企业家表示,当时在香港法庭上,检察官是英国人,8个法官也都是外国人,华人法官只有一个,而且全程都在旁听。开审前多次出现华人法官被换成外国法官的情况。

近几年香港发生的一些有违法治精神的事件,进一步加深了外界对香港司法不公、法治倒退的印象,而且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香港司法权缺乏有效制约的危害。香港法院有权否决香港政府或立法会的决定,逐渐成为一种难免会被滥用的“绝对的权力”。

被冠以“爱与和平”名义的“占领中环”运动,其实就是一次违法行为。这一违法行为持续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其间暴力袭警的曾建超仅被判入狱35天,7名奉命维持秩序的警察被判刑入狱两年且不可缓刑,而今参与和领导违法占中的黄之锋等三人也被轻判。可见香港法治指标近年来大幅下降,并非没有原因。

有学者分析,人权、自由与司法独立,都可以成为美好政治理念,但是也需要与其他的政治理念相互协调,并且通过复杂有效的制度架构才能实现。香港社会目前面临的一个问题是,由于先前殖民体系遗迹和西方持续不断的干涉诱导,也像发生过所谓“阿拉伯之春”的中东北非国家一样进入一种发展误区。民粹与暴力以“人权”和“自由”之名,冲击政务体系、侵蚀法治根基,造成难以收拾的局面。

其实不止是香港,中国台湾地区也在发生着类似的事情。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占领了台湾立法院,其领导者黄国昌、林飞帆等22人全部被判无罪。

不过与之不同的是,中国澳门地区正在酝酿修改法例,规定只有中国籍的法官才可审理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澳门的做法,或许正是吸取了香港和台湾的教训,也反映了中国中央层面的注意和行动。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