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豢养”黑社会原罪 中共扫黑是一场自我革命

+

A

-

在中共十九大后,中国政府立刻部署了一场对于黑社会及其体制内“保护伞”的打击行动。

但是在一些中国民众眼中,中国黑社会之所以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活跃甚至猖獗,与地方政府的包庇与袒护关系甚大。大陆政治观察人士对此表示,不论是打击“保护伞”,还是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从其发展过程来看,此次中共扫黑风暴,从某种意义上可以看做中国政府的一次“自我清洁”。

被地方政府“豢养”的黑社会

在今年一月初由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中,提到“把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和反腐败、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既有力打击震慑黑恶势力犯罪……又有效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发现的‘保护伞’问题线索优先处置”,“尤其要抓住涉黑涉恶和腐败长期、深度交织的案件”……

该通知下达之后,中国山东,河北等省份,出现了下发指标任务进行“扫黑”的事件发生,尽管受到颇多争议,但是从另一个侧面表明基层涉黑涉恶已是中国社会的一道顽疾,到了颇为危重的地步,可见中共对此问题态度之坚决。

目前中国社会黑恶势力盘根错节的现状,同中国官方在过去很长时间的纵容脱不开干系,甚至可以说,不少黑恶势力就是某些地方政府在“养着”。

早在2012年,广东省深圳市宣布取消城管外包业务,主要原因就是当时在该市频繁出现的城管违法事件。据报道,城管协管外包是深圳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内容之一,在2007年时,该市就将宝安区西乡街道部分城管的职能交给物业公司,此后这一模式开始在全市范围推广。直到2011年9月,城管龚波与摊贩发生冲突被刺身亡,在龚波所在的城管外包公司为其申报“革命烈士”称号时,爆出所谓的“烈士”龚波原是黑社会犯罪性质团伙的骨干。

中共部署大规模扫黑行动(图源:VCG)

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服务本无不可,但这把双刃剑若是用不好,就会成为官员为黑恶势力搭建“保护伞”的有效伪装,成为扰动基层秩序的主要乱源 。

例如近年来中共着力打击的乡痞村霸,实际上其形成也少不了上级政府的纵容。因基层法治建设的滞后,乡村中宗族、家族、暴力等社会势力仍形成实际控制力,此类人员所以能够长时间把持村干部职位,很大程度上可以视为另一种形式的政府向农村恶势力购买公共服务的典型。

还有一种保护伞形式,则体现为政法系统官员直接成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头目,以重庆市前公安局副局长文强最为知名。

曾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文强据报道手下有“四大金刚”,分别为该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原副总队长黄代强、治安总队原总队长陈涛,公交分局原副局长赵利明,垫江县原副县长、原公安局长徐强。而在他们下面,则是众多的黑恶势力团伙,如陈明亮团伙、龚刚模团伙、岳宁团伙、王小军团伙等,形成一个“官黑勾结”、根络密植的犯罪集团。

重庆文强案只是一个典型,类似者比比皆是。仅就黑村官统计,2014年陆媒《南方周末》曾根据公开资料梳理,在146份农村涉黑的判决书中,超过半数的村官上任后为了控制乡村变成黑社会性质的头目。样本如此,可窥全豹。

另一种“自我清洁”

当然,并不能说所有中国的黑恶势力组织都在政府中有直接或间接的“保护伞”,大量散布在运输、建筑、挖沙、餐饮、娱乐、商品批发等行业的涉黑小团伙,其接触层级并不高,多是少量人员结成的不具雏形的暴力组织。

这一类型黑恶势力的长期存在,有其复杂原因,得到基层权力的庇护只是其中之一,产业不规范、难以取证、执法怠惰等因素,共同促成了这一局面。他们是中共此番扫黑除恶的重要目标,但真正的治理难点和根源并不在此。

四川商人刘汉的关系网上达周永康(图源:VCG)

曾与周永康攀上关系的四川商人刘汉,旗下的汉龙集团将暴力与权力嫁接,成为一个跨行业的托拉斯,囊括了能源电力、化工产业、房地产开发等诸多行业,势力范围覆盖绵阳、什邡及广汉三座城市。组织严密,人脉通天,且有合法伪装,是真正的“黑社会”组织。

而这种同权力相互寄生的黑恶势力,正是中共基层治理、扫黑除恶的最难点所在,大到像周永康这样的中共高官驱使刘汉获取利益,小到某些地方政府有计划有目的培养的拆迁公司、外包公司等,因其勾连已近乎于共生,再强调打黑扫黑往往也整顿不到他们头上。

例如今年1月25日起陕西开展扫黑除恶集中收网,短短十多天事件,便在全省打掉黑恶团伙202个,抓捕涉案人员1,426名,破获案件532起。而同样是陕西,有县委副书记刘武周当保护伞的朱群羊黑恶势力,则经过两年半时间才最终结案。

不动筋骨,只铲除皮毛,显然难以真正解决问题。而要给筋骨动手术,就一定会是一场艰难持久的“自我革命”。

从黑恶势力的发展要素来看,其壮大必然要求权力的荫庇,通过腐蚀官员实现利益共享,成为“命运共同体”。如今要把寄生在权力体内的黑恶势力剔除出去,可见其难,但这是治本之策。

中共不但应维持扫黑除恶的力度,还需检视乃至反思此类局面存在的根源,过去长时间以来基层政府与政法系统涉黑养黑的现实,是中国黑恶势力整体情形的最主要骨架,这一部分处理不好,则扫黑恐怕将沦为一项浮在问题核心表面上的政绩工程。

既为民间谋太平,亦是为自身谋洁净。中共的扫黑风暴,真如习近平所说,应当“触及灵魂”“久久为功”。

撰写:呼延朔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