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中国军方人事调整 少壮派为何崛起?

+

A

-
军改与反腐引发的大规模人事换血依然继续(图源:@央视新闻)

习近平自2012年十八大至今执掌军权5年,一方面整肃廓清郭伯雄、徐才厚及其“余毒”,将近70名副军级以上将领被查,甚至畏罪自杀;另一方面,包括“东南军”、实战派将领等打破常规的晋升路径,受到重用,其中即可包括一批少壮派将领的快速崛起。
 
从年龄结构层面看,40后已完全退役,现任中央军委构成已完全掌握在50后手中,尤其是张又侠(中央军委副主席)、李作成(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拥有罕见的中越战争实战经验。最值得注意的60后少壮派。
 
截至目前,中央军委15个职能组成部门中,担任军政主官的60后已达到6人。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政委张书国(1960年)崛起于一线作战部队,多次跨军区调动,2016年2月由陆军政治部工作部主任实现升迁。而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部长黎火辉(1963年)属于“东南军”重要一员,早年任31集团军军长,并直升现任职务。中央军委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刘国治(1960年)则出身于高功率微波专家。此外,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钟绍军(1968年)现为副大战区将领,已替代1964年出生的陆军参谋长刘振立和1967年出生的南部战区司令员常丁求,跻身目前最年轻战区级将领。中央军委战略规划办公室主任王慧青、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主任胡昌明亦为60后将领。
 
五大战区目前仅有北部战区李桥铭(1961年出生),早年任41集团军军长(隶属广州军区),后北上升任北部战区陆军司令员。而在副大战区层面,则60后占据更大比例。比如东部战区8名副大战区级将领中,战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杨晖出生于1963年1月,纪检组长朱利则出生于1960年,共有两名“60后”。
 
1967年出生的常丁求为目前最年轻的副大战区将领。他在2015年“9•3”阅兵时,“即将达到空军歼击机飞行员的最高飞行年限”的常丁求少将驾驶歼-10A歼击机飞过天安门接受检阅,是56位将军领队中最年轻的将军,在当时便被看好。
 
如果说60后在战区层面仍然属于后备梯队的话,那么在军级单位中则几乎是完全由“60后”主导的局面。今年4月18日,习近平在北京八一大楼接见新调整组建84个军级单位主官。84个新军级单位分布于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和省军区系统,囊括了各军兵种军级院校和演训试验基地、13个陆军集团军、28个省级军区等。以最具参照意义的13个集团军为例,在26名军政主官中,除72集团军政委王文全、73集团军政委杨诚、76集团军军长范承才政委张红兵、77集团军政委李泽华、78集团军政委郭晓冬、79集团军军长徐起零缺乏年龄信息外,其余19人均为“60后”。
 
此外,早在2016年八一前夕,时任38集团军副军长苏荣(现为83集团军副军长)晋升少将,令这位1970年12月出生的副军级将领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少将。如今,苏荣已非孤例,更多“70后”开始崭露头角。除苏荣外,北部战区陆军副参谋长王华飞(1970年)、72集团军副军长黄旭聪(1970年)、76集团军政治工作部主任刘日明(1970年)、74集团军副军长张利民(1971年)、空军昆明基地司令员刘镝(1972年)等已逐渐跻身又一预备梯队。(原文刊载于《多维CN》第030期,更多内容敬请查阅)

撰写:穆尧 王雅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