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特斯拉乘SpaceX升空 中国的太空移民梦还有多远

+

A

-
美国重型运载火箭将特斯拉跑车送上太空(图源:VCG)

2018年2月6日,带着一辆红色特斯拉电动跑车,世界现役最强大重型运载火箭“猎鹰重型(Falcon Heavy)”从美国佛罗里达州升空,并实现了一级火箭的顺利回收。火箭高70米,超过20层楼高,宽12.2米,标称近地轨道运力高达63.8吨。由3枚“猎鹰9”火箭捆绑而成,拥有27个发动机。

驾驶这辆红色特斯拉跑车的是身着宇航服的仿真人,他开车时喜欢单曲循环大卫·鲍伊(David Bowie)的成名曲《太空奇遇》(Space Oddity)。毫无疑问这是人类的科技进步和突破。

平凡人的梦想再一次被英雄点燃,这一次,英雄是SpaceX公司的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马斯克不仅是一位超级极客,大概也是一位营销天才。他用一辆跑车、一首歌、一本《银河系搭车客指南》和一句“Don’t Panic”,将一次重型运载火箭的发射植入了普通人对太空漫游的想象。

在生产重型运载火箭之前,马斯克的梦想是在火星上种树。他的移民火星野心的第一步,是一个叫做“火星绿洲”(Mars Oasis)的计划,即从地球发射一个搭载着“生态饲养箱”(terrarium garden)的着陆器到火星表面。所谓的“生态饲养箱”其实就是一个玻璃密封的温室,其中的植物在火星表面的生长情况会被记录下来并传送回地球。

后来马斯克发现,他当时的全部身家只够向NASA购买两次发射服务,将地球生命送上火星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但同时,这也让他发现了商业火箭发射的潜在市场,转而专注研发可回收并重复利用的重型运载火箭。

Falcon Heavy的发射使马斯克雄心勃勃的太空移民计划又近了一些,太空移民再一次开始被人们津津乐道。

2004年1月14日,美国宣布了新太空计划,声称要重返月球,在2020年以前进行一次“更大规模”的人类登月行动。欧洲空间局制订了登陆月球、建立月球基地的设想,并提出了分阶段的月球探测计划。日本、印度、乌克兰、德国、俄罗斯也相继提出了各自的月球探测计划。中国也加紧了对月球的探索,明确提出在2020年前后,分三个阶段实现对月球的无人探测。

从“嫦娥奔月”的传说到明代万户乘坐火箭开始人类首次飞向太空的悲壮尝试,中国人面对太空从不缺乏梦想和勇气。从1970年中国首枚空间运载火箭——东方红一号的升空到2003年神舟五号载人飞船再到2007年嫦娥一号奔月,直到两年前的天宫二号在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中国对航天的探索已经延续多个世代。

但是,太空移民这个计划到底有多艰难呢?

2018年1月2日,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网站发表了德国物理学家Christiane Heinicke的一篇文章,题为《我在“火星”上的一年》。文章讲述了她与其他五名同伴在位于夏威夷莫纳罗亚火山半山腰的一座网格穹顶建筑中度过的一年,这是由NASA出资、夏威夷大学实施的一项模拟火星移民实验。这次实验主要想探究的,就是火星移民可能对人类的心理、行为和情绪产生的影响。实验的结果是,最终整个团队都陷入了情绪低潮。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说,人类登陆火星技术上非常复杂、耗费相当大,太空辐射等因素,让飞行过程中人类生存保障变得异常困难。以现有技术实现火星载人往返,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和挑战。嫦娥五号总设计师、总指挥顾问叶培建认为除了移民外星球,人类还可以建立太空城。但目前看来,小规模试验性是可以的,要想大规模实现也很困难。

至今,还没有任何一个星际航行的项目,有能力在一个人的有生之年把他送到最近的恒星;以我们目前的科技发展水平,也还不能成功地实施对人(宇航员)的“冬眠”处理,或像科幻小说《仙女座星云》中所描述的那样,宇航员在服了药后可以连续睡眠几个月,根据航行的需要进行调整。

太空移民的政治与未来并不是那么简单和美好,在大部分人高歌马斯克的太空移民梦的时刻,我们对太空移民的兴奋,可能还来得太早。

撰写:时擦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