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失控与全网封杀 中国政府警惕互联网娱乐化

+

A

-
2018-02-12 11:15:40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作为监管方,与被监管的网路自媒体互相谨慎试探彼此红线的时代已经结束,政府已经有了明确的理念,开始管治网络自媒体和娱乐八卦报道。

北京时间2月12日凌晨,大陆网络有爆料称,大陆网络知名主播MC天佑已被有关部门要求全网禁播。另据大陆媒体报道,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联合多部门,在2月11日连夜召集各网络直播平台在北京开会,要求各平台对多位主播禁播,其中包括MC天佑在内。据悉还有斗鱼主播五五开。据悉MC天佑等被禁播的主播,将不能在各平台直播,包括短视频。

尽管海外对此事件关注甚少,但是这可被视作中国政府浸警惕中国互联网走向失控的“娱乐化”,正在试图加强对互联网“娱乐”类新闻的管理。

娱乐与资本合谋

2018年2月初,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六部门近日发出通知,要求各大网络平台关闭“专事炒作明星绯闻隐私”的帐户,其中包括被指是由中国“第一狗仔”卓伟团队营运的“娱姬小妖”等帐号。网信办跟中国公安部、文化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2月2日发出的联合通知还指出,这六个部委还需要按各自的职能,分领域进一步加强对新浪微博、腾讯、百度等网络平台的“从严监管”。

被成为大陆第一“狗仔”的卓伟,在这次政府封杀娱乐媒体事件中被推到风头浪尖(图源:VCG)

中国的娱乐记者经常被称为“狗仔”记者,他们大多在微博、腾迅等社交平台上开设帐户,以追逐、挖掘和曝光明星的隐私和丑闻,吸引点击率和流量,赚取广告费。网信办在通知中,特别点名“卓伟粉丝后援会”,“娱姬小妖” 和“全明星通讯社”等帐号,指已经要求相关平台要永久关闭这些帐号。网信办发出的通知的同一天,微博管理员发表公告,指已经移除包括“娱姬小妖”等八个帐号,以求营造“健康向上的主流舆论环境”。

其中,“娱姬小妖”被认为是由中国记者韩炳江团队主持。韩炳江笔名卓伟,被称为中国“第一狗仔”。他笔下披露的娱乐新闻,包括2014年香港艺人王菲和谢霆锋复合的消息。

中国新闻网站搜狐曾引述卓伟指,他还会透过他的公司——风行工作室向中国各大视频网站出售视频,赚取版权费,也会向这些网站收取广告值入的佣金。

新浪2017年6月关掉卓伟的微博平台。但同年12月31日,卓伟的团队利用“娱姬小妖”微博帐号发布视频,指女星李小璐疑似夜宿说唱歌手PGone家里。中国官方媒体罕有就PGone的事情发声,批评他的行为。共青团甚至通过社交媒体发声称,PGone歌曲“圣诞夜”的歌词教唆青少年吸毒和侮辱女性,“已触犯国家的相关法律”。

中国官方的通知还指,网络上的炒作,渲染明星绯闻等的消息“严重扰乱网络秩序”,也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反感”。通知指,打击这种炒作行为,可以形成“依法从严监管的震慑”。

信号早已有 有人视而不见

而在半年之前,2017年6月份,大陆微信公众号毒舌电影、关爱八卦成长协会、南都娱乐週刊、芭莎娱乐等25个微信自媒体公众号,在毫无预警的状况下被官方管理部门封号。

但是如同世界上多数国家一样,大陆媒体尤其是自媒体,对于名人八卦的报导正在走向“失控”的状态,以报导明星的“隐私”、“绯闻”为主。尽管因此吸引了大量读者,但也一直备受批评。因此在此次“封杀”中,多数被封停的娱乐公众号似乎没有引起强烈的舆论反弹。显然,这一方面是网友在承受了相当长时间的三俗(庸俗、低俗、媚俗的简称)内容灌输后,心智已经觉醒,网上不乏为北京市网信办这波封停拍手叫好者,甚至有人开始举报未遭这波封停但尺度更大的微信公众号。

与支持“封杀”的声音相比,针对中国官方此次出手,也有许多表示不满的声音。认为这种毫无预警的“封杀”,有违言论自由。即使这些娱乐公众号偏重“揭露明星隐私”,无助于社会公序良俗的维护,但读者自然有其选择,市场也会优胜劣汰,政府“有形的手”不应如此敢于封杀。

但是要看到,2016年2月举行的中共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明确表态“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管好用好互联网,是新形势下掌控新闻舆论阵地的关键。”“要把党管媒体的原则贯彻到新媒体领域”。

即使是此次波及的娱乐公众号,也能在那次讲话中找到脉络——“有人认为,娱乐类、社会类新闻等不必过于强调导向,尺度可以宽一些。这种认识是不对的,至少是不全面的。如果这类新闻中充斥着纸醉金迷、花天酒地、勾心斗角、炫耀财富、移情别恋、杀人越货等方面的内容,充斥着有关大款、老板、名人、明星等人物的八卦新闻,就不能对人民群众起正面引导作用。

信号已经早有,只是很多人视而不见。

撰写:佑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