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起底孙政才情妇 曝中国式权贵资本寻租链

+

A

-
2018-02-12 06:26:30

北京时间2月11日,在重庆“两会”上,重庆市检察院年度工作报告再度点名孙政才,称“清除孙政才恶劣影响”。从去年7月孙政才落马,至今半年有余,在官方对孙案尚未有最后说法的情况下,不断有媒体曝光孙政才的重庆往事。

陆媒《财新周刊》继率先曝光神秘80后女商人黄苏支的重庆兴衰之后,2018年第6期又刊出文章,全面起底业已落马的前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的商人情妇——刘凤洲。孙政才缘何特别钟爱商人情妇?商人情妇在情妇与商人两重角色之间是如何转换的?进一步说,孙政才和商人情妇背后的政商寻租链条在当下中国有何指标意义?

2017年12月11日,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孙政才采取强制措施,指孙“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权和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伙同特定关系人收受巨额财物”,“严重违反生活纪律,腐化堕落,搞权色交易”。而早在2017年7月孙政才落马前后,刘凤洲和黄苏支作为孙政才案“特定关系人”就已经被官方控制并“协助调查”。

孙政才主政重庆时现多名“商人情妇”(图源:VCG)

相比于揭底黄苏支的有所节制,《财新周刊》此次直言刘凤洲为孙政才“情妇”。孙刘关系之亲密,《财新周刊》引据刘凤洲身边人透露,刘凤洲很迷信,喜欢算命。她曾经拿着孙政才的生辰八字找道士算命,算命的人告诉她,该生辰八字的主人是封疆大吏的命,还可能更进一步。刘凤洲信以为真,为孙政才请了一套龙袍送给他。

官商寻租设租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缪尔达尔是最早研究因政商关系混乱,导致官商之间设租寻租的学者之一。缪尔达尔1968年的著作《亚洲的戏剧》,将东南亚某些因政商关系处理不当而深陷社会溃散状态的东南亚国家称为“执行力极弱”的“软政权”。

所谓“寻租”,就是指商人主动向官员和权力靠拢,从依傍权力中获得垄断性质的商业利益的行为。在商人寻租过程中尝到甜头的权力部门以及官员会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故意“设租”,“权力揽买卖”,权生钱钱生权,固化寻租设租的利益链条,从而导致“权贵资本主义”。

缪尔达尔指出,一段时间中深陷社会溃散的东南亚国家,大都经历过军事独裁。在这期间,权贵资本盛行,特殊既得利益集团得不到有效遏制,社会不平等加剧,公权不彰,从而形成了社会溃散的局面。而社会溃散进一步加剧了寻租和腐败,一旦形成了这种局面,政府的合法性就濒于丧失,连军政府也成为“软政权”。

上述“寻租”理论在1990年代末就已经被引入中国。直到现在,作为寻租活动制度基础的政府权力尚未得到有效的规制。中国各级政府握有支配土地、资金等重要经济资源流向的巨大权力;现代市场经济不可或缺的法治基础尚未建立,中国各级政府官员有着很大的自由裁量权,他们通过直接审批投资项目、设置市场准入的行政许可、管制价格等手段对企业的微观经济活动实施频繁干预。

“如此巨大的‘寻租’利益,也会培育起一个人多势众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会力图在中国制度变迁的过程中,利用权力不但进行‘寻租’,而且进行‘设租’活动,以便造成新的寻租可能性。如果中国政府不能采取坚定而正确的措施制止事态的发展,弄得不好,由寻租到设租,会构成腐败泛滥的恶性循环。那么当这种权贵资本在一个国家居于统治地位时,大量社会财富被少数人鲸吞,广大民众则陷于普遍的贫困之中。这种情况在某些原来的社会主义国家已经发生了,没人保证它不在中国重演。”

孙政才情妇背后的资本权贵裙带

《财新周刊》爆料称,刘凤洲与孙政才同龄,甚至还比孙政才早出生两个月。孙刘相识发生在孙政才担任北京市顺义区区长的2000年前后,用当时正在经营一家蔬菜饮料企业的刘凤洲的话,“通过关系认识了孙区长,当时孙正为顺义的发展感到忧虑”。

此后,在长达17年中,商人刘凤洲不断上演对权力的依傍。2004年,似乎因为经营不善,刘凤洲将蔬菜饮品公司所有股份转让出去,随后转至艺术圈,在北京顺义区兴建了寺上美术馆。此后,随着孙政才的仕途转换,从农业部部长到吉林省长再到重庆市委书记,刘凤洲都一路相随,公司从北京、吉林开到重庆。

在重庆,2013年7月,磊强通信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8美元),刘凤洲出任公司总经理和执行董事。磊强通信联手重庆联通打造“融信通”项目,共同开发一款利用云计算、即时通信技术,为中小微企业提供集宽带、语音、短(彩)信、即时通信及扩展应用于一体的全业务融合通信服务。后该项目破产,成为重庆联通的烂尾工程。

对通信技术一窍不通的刘凤洲,之所以能够拿到这一优质项目,用重庆联通副总裁的话说,“沐华平来找的重庆联通,这个产品技术含量一般,没有多大竞争力,如果不是政府强势推介,联通是不会推这个项目的”。沐华平时任重庆市经信委主任,在得知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和刘凤洲的特殊关系后,“权力掮客”沐华平向重庆联通“强势推介”“融信通”,后来沐被拔擢为重庆副市长。

仍然是在孙政才的权力光环下,2015年7月,对基建项目一窍不通的刘凤洲中标46亿元人民币的重庆市红岩村桥隧PPP项目。随着刘凤洲被官方控制“协助调查”和孙政才落马,该市政基建项目又一度烂尾。

利用手中权力影响项目审批,亦发生在孙政才另一“特定关系人”女商人黄苏支身上。黄为亿赞普(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及亿赞普旗下重庆钱宝实际控制人。仍然是在“权力掮客”沐华平的运作下,重庆国企国资先后以投资和认购新股形式,向黄苏支控制的重庆钱宝多次注资,使得重庆钱宝资本金从1亿元骤增至10亿元。甚至有消息称,重庆方面帮扶黄苏支挪用了“一带一路”基金。

分析人士指,在孙政才及其情妇背后的资本权贵寻租链条中,刘凤洲和黄苏支需要孙政才手中的权力自不待言,位高权重的孙政才为什么对商人情妇情有独钟呢?其实,在男女关系之外,孙政才更有两层对商人情妇的深度依赖。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