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检系统密集换“帅” 为防“山头主义”

+

A

-
为防止法检系统内部搞“山头”、任人唯亲、滥用权力的现象出现,近期,中国大部分地区省级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进行了大规模跨省异地交流和法检系统内部间交流(图源:VCG)

据陆媒北京时间2018年2月11日报道,近期中国大部分地区省级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进行了密集调整。截至日前,中国28个省份39名官员履新省级法检系统最高领导职位。

在履新的28个省份法检部门中,包括19个省份的高级人民法院、15个省份的省级检察院。调整最大的是浙江省和甘肃省,省级法检部门最高领导职位全部易主。

专业背景突出

此次履新的39位法院院长和检察院检察长(以下简称两长)中,多数毕业于北京大学等名牌高校法学院或西南政法学院等老牌政法学府。例如,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王树江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宫鸣毕业于武汉大学法学院;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陈凤超毕业于吉林大学法学院。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刘晓云、河南省检察院检察长顾雪飞、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李占国、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李智等多人均毕业于老牌法学名校西南政法学院。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贾宇、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田立文等人均毕业于西北政法学院。

在履新的“两长”中,还不乏一些学者型专家。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履新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的贾宇,他在2017年前曾是西北政法大学校长,是中国国内知名的刑法学专家,出版过数十部学术专著,曾当选为中国“全国十大杰出中青年法学家”,并入选“影响中国法治进程的百位法学家”。学而优则仕,2017年,贾宇出任陕西省检察院副检察长,2018年任浙江省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

履新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的吴偕林和陕西省检察院党组书记的杨春雷也是学者型官员,前者是华东政法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的兼职教授。后者是刑法学博士、副教授,曾有多年从教经历。

履历丰富

履新的“两长”中,均有着丰富的履历。履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夏道虎,非常重视对冤假错案的纠正,此前他为最高人民法院审监庭庭长,因主审“聂树斌再审案”而为外界熟知。2016年,聂树斌案由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刚到最高人民法院两年的夏道虎成为聂树斌案合议庭法官之一。聂树斌案宣判之后,夏道虎接受了媒体采访,向外界公开解释复查时间长的原因、聂树斌案先前的不合常理之处以及聂树斌案与王书金案的关系。

出任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的杨宗仁,此前曾在多地任法院院长。2014年,杨宗仁担任广州省知识产权法院首任院长,成为全国仅有的3家知识产权法院的最高领导之一。任职期间,杨宗仁推进司法责任制改革,实施多元化技术事实查明机制。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胡道才,此次履新前担任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胡道才大学毕业后到江苏省灌南县人民法院工作,从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审判员、副庭长、庭长一步步地成长起来。

此次出任省级法检系统最高官的年龄多集中在53~56岁之间,绝大多数属于“60后”。他们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刚恢复高考之时进入大学,受过系统的专业理论教育,并经历了后来的实际工作磨练。此次调整,“60后”已成为中国各省法检系统最高官的中坚力量。

跨省异地交流和法检系统内部间交流

此次履新的39名法检“两长”中,33人进行了跨省异地交流和法检系统内部之间交流,占8成以上比例。

履新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董开军,此前10年在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任职;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刘晓云,此前在河南高级人民法院工作;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王树江,此前在黑龙江高级人民法院工作;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顾雪飞,此前在浙江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任检察长。

此次南下出任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陈凤超,过去在吉林省人民检察院任职;出任福建省检察院检察长霍敏,此前一直在广东省高级法院任职;履新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李琪林,此前一直在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甘肃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朱玉,此前多年在法院系统工作。此外还有,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海波、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陈凤超、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李智,此前在一直检察系统工作。

山西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杨景海、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陈明国、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丁顺生等,则有着在公安、司法、纪委等部门的工作经历。

分析认为,这次法检系统人事调整,突出专业背景、注重工作经历的特征,体现出中共十九大提出的“建设高素质专业化干部队伍”的要求,在一定程度上可避免“外行管内行”现象出现。大规模跨省异地交流和法检系统内部间交流,则有利于法检高官摆脱地方干扰,防治贪污腐败,杜绝冤假错案的发生。同时,法检领导异地就职,也可有效地防止“搞山头”、任人唯亲、滥用权力的现象出现。

撰写:柳青瑶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