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炜罪责深重 折射中共文宣系统的改革

+

A

-
2018-02-14 03:34:01
鲁炜(右)在北京出席2012世界经济展望论坛(图源:VCG)

中国农历春节前,主管舆论的中共宣传部原副部长鲁炜遭到官方最为严厉的批评引爆舆论。身为中共宣传系统的高级官员,鲁炜所存在的政治问题、腐败问题、作风粗暴问题,以及对国家战略的执行问题,这折射出的正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所“培养”的旧官僚体系官员的经典画像。

外界大都认为,习近平十九大之后正在加速清洗这类在“金钱圈养”下成长起来的官员,鲁炜这样的官员一旦跟经济利益捆绑在一起,其权力的损害性就会被无限放大。

中国官方在北京时间2月13日的通报中,用了一连串的形容词痛批鲁炜的罪行,极不寻常。中央纪委在这份公告中称,“鲁炜频繁出入私人会所,大搞特权;野心膨胀,公器私用,不择手段为个人造势,品行恶劣;违反工作纪律,以权谋色;违反组织纪律,组织谈话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

而公告所指,“鲁炜对中央关于网信工作的战略部署搞选择性执行”直接反映了其在宣传系统的工作态度。但公告并未透露鲁炜的具体问题。

熟悉鲁炜的人称,“他是个能吏,精力旺盛,但行事鲁莽,胆大包天,能够为了自己营造的小圈子而不择手段。”

在很多人看来,鲁炜作为宣传体系的文职高官,居然在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上台执政之后的反腐中背负起最多,最狠的罪名。这其中的确令人匪夷所思。

文宣系统历来是中共最为重视的领域之一,被中共认为是夺取政权、治国理政的法宝,更是当下“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题中之意。

客观地说,中共自十八大习近平上任以来,外界都在关注文宣系统何时改革,如何改革。但十九大前的文宣系统变的更趋保守。在中共公布的鲁炜罪名中,“匿名诬告他人,拉帮结派、搞‘小圈子’”,“对中央关于网信工作的战略部署搞选择性执行”,从某种程度上反应的是文宣系统内部的乱局。

2016年6月,中共中纪委巡视组罕见措辞批评宣传系统,“‘四个意识’有待加强,有的领导政治警觉性不高,落实中央决策部署有差距;新闻宣传针对性、实效性不强;推动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不到位;选人用人工作不够规范,廉政建设制度机制不健全,重点领域存在廉政风险,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时有发生;存在一定程度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这些问题表明,文宣系统依然被霸道的斗争思维束缚,其理论认识一直无法指导意识形态发展,更跟不上中国政治、经济与社会形势的发展,导致改革开放在经济领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理论和意识形态领域却大幅滞后,甚至被诟病为“八股”。

有不少消息透露,十九大后,从中宣部前部长刘奇葆未到年龄退居二线,直到此次查处鲁炜的政治用词如此严厉,都是习近平根据其改革部署决心彻底改革文宣系统的开始。后续是否还有文宣体系高官落马,如何革新内部宣传与外部宣传等,都是中国知识分子所关注的。

事实上,早在2013年的中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外界称为8•19讲话)中,习近平就提到宣传工作要“主动出击”、“增强阵地意识”;在此后的多次公开讲话中,习近平都提到“我们正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这其中就包括基于“对各种思想文化大激荡的清醒认识和深刻把握”。

在中共十九大的高层人事安排中,学者出身的“理论派”王沪宁接替刘云山成为分管党务和意识形态等工作的最高官员,这被认为习近平对文宣系统能否跟上新时代的极度忧虑,他或许希望在王沪宁的主导下能够带来更加细腻和系统的改革,能够在中共执政新理论,经济发展模式理论以及对外沟通的媒体传播中能够有突破性的进展。

撰写:苏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