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重返政坛职务成谜 或谋反腐制度化

+

A

-
2018-03-11 09:38:15

北京时间3月11日,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投票表决,通过了宪法修正案,习核心、习思想入宪,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删除。此次中国两会“党和国家机构改革”议程过半,接下来的重头戏将是中共反腐制度建设的监察体制改革以及中国国务院政府机构改革。

在大会表决宪法修正案投票现场,王岐山紧随中共七常委之后第八个出场投票。对于中共上一五年的反腐功臣——中纪委前书记王岐山,目前外界一直聚焦其可能重新获得的中共党内或政府内新的职务任命,因而不放过关于王一切公开活动的蛛丝马迹。

料重返政坛的王岐山未来职务成谜(图源:AFP)

王岐山在十九大上卸任所有党内职务之后,中国两会前一反常态在中国中部的湖南省当选人大代表,同等情况下的退休常委刘云山没有如王一般当选人大代表。

外界并注意到王岐山此次中国两会的出场。3月5日中国全国人大开幕式上,王在中共七常委之后、政治局委员之前步入会场,且作为大会主席团成员,在第二排坐在现任中纪委书记赵乐际身旁。

根据上述细节,外界推测王岐山未来在中共党内和政府内的政治地位,将位于中共七常委之后、政治局委员之前,甚至声言王将是“第八常委”。

而对于王岐山的新职务,外界大多认为王将在新政府内当选和被任命为中国国家副主席。理由是这一任命的党内阻力较小,且王拥有担任这一职务的全部优势。

阻力方面,目前外界相信,正是因为中共内部有着不成文的“七上八下”规矩,中共十九大上,王岐山没能留任常委。而中国国家副主席一职,很多年中其多半是荣誉性的虚职。因而王岐山就任此一职务的党内阻力较小。

另外,在中共胡锦涛时代,被广泛认可为懂经济的王岐山出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并主掌中国对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因而积累了丰富的大国外交经验。习近平上台以来异常重视对美外交,王岐山出任国家副主席一职,恰好可以发挥其优长,协助习主抓大国外交。中国国家副主席是中共外事小组的副组长。

北京政治分析人士指,外界聚焦王岐山出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可能性,但恰恰在中共和习目前的最大需要以及王岐山的最大优势这一点上没有吃准。在经历了上一五年波澜壮阔的中共反腐之后,目前对中共和习来说最为棘手的事情是将中共反腐制度化,从而彻底巩固反腐成果。而素有“救火队长”之称的王岐山,作为中共政坛近二十年来罕有的铁腕作风人物及其在上一五年中共反腐中的卓越表现,正是配合习主抓反腐制度化的最佳人选。

依照这一逻辑,王岐山最有可能或者说最应该被赋予的职务,是本次中国两会上获准新成立的中国国家监察委员会的首脑。

在王岐山中纪委书记任期上,王曾多次坦言,反腐败要“标本兼治,以治标为治本争取时间”。而王心目中的反腐制度化,就是习近平口中的“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观察人士称,目前的中共反腐,是在中纪委和中共中央巡视组主导下,而无论是中纪委的日常反腐还是中巡组的多轮机动反腐,都还无法脱去“运动式反腐”印记。比如呼吁多年的官员公开个人财产,至今仍然杳无音信。因此,中共亟待从“运动式反腐”向“制度化反腐”转变。

而制度化反腐,核心是将官员手中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欧洲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曾说过:“任何拥有权力的人,都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早在中共前常委尉健行执掌中纪委的2000年11月,对于中共反腐,中纪委得出一个结论,要“从源头上反腐败”,其首要重点是“改革行政审批制度,规范行政审批权力”。 

为此,中纪委要求中国各级政府部门清理行政审批项目,“可以取消的行政审批项目都要取消;可以用市场机制替代行政审批的,要通过市场机制来处理。确需保留的行政审批项目,要建立健全对权力的监督制约机制;要规范程序,减少审批环节,公开审批程序和结果,接受民众监督”。 

2001年,中共前常委朱镕基治下的中国国务院设立了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办公室,在此后的三年间分三批取消和调整了1,795项行政审批项目,据说占原有审批项目的48.9%。可是,一些在审批中取得寻租利益的人千方百计进行抵制和设法回避。而且“从源头上反腐败”的风头一过,2004年初宣布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已经取得重要阶段性成果”,此后,许多行政审批和变相的行政审批死灰复燃,中共官员腐败也愈演愈烈。 

王岐山如果就任监察委首脑,急谋中共制度化反腐,其制度化的努力方向,亦应从限制和制度化中共官员手中权力做起,从而彻底打破官员利用手中权力的大量设租寻租行为,抑制已经兴起多年的“权贵资本主义”官场乱象。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