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聚焦:中国机构改革 “小国务院”被削权

+

A

-
今日话题

在数个网传版本流出后,中国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正式公布。根据方案,国务院出现大面积机构改组,其中国家发改委也面临多项改革,“小国务院”称号或将退出历史舞台。

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313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第四次全体会议,《国务院关于提请审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议案》在会上提交。

根据该方案,国务院改革后,正部级机构减少8,副部级机构减少7,除国务院办公厅外,国务院设置组成部门26个。

1
发改委7大职能有变

在国务院机构大面积改组的同时,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命运也受到关注。在此次改革中方案,发改委出现多个调整,7项职能被划入其他部门当中:

 
组织编制主体功能区规划职责整合划入自然资源部;

应对气候变化和减排职责整合划入组建生态环境部;

农业投资项目职责整合划入建农业农村部;

重大项目稽查职责划入审计署;

价格监督检查与发垄断执法职责整合划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药品和医疗价格服务管理职责整合划入国家医疗保障局;


组织实施国家战略物资收储、轮换和管理,管理国家粮食、棉花和食糖储备等职责纳入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

虽然上述7大职能有所变动,但新组建的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由发改委管理,因此纳入该局的国家战略物资收储、轮换和管理,管理国家粮食职责仍然归属发改委。

另外,虽然多个职能被划入其他部门,但发改委改组后也有部分权责增加。例如,民政部、商务部、国家能源局等部门的组织实施战略和应急储备物资收储、轮换和日常管理职责整合划归由发改委管理的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

据悉上述对应职责涉及发改委农经司、投资司、价格司、价监局、气候司、储备局、稽查办。在相应权责调整后,一些司局及下属处室机构或并入新成立的部委或者国务院下属机构。

徐绍史曾任发改委主任5年(图源:新华社)

针对此次改组的影响,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曾对媒体表示,在简政放权、减少审批事项的背景下,发改委工作重心将向区域协调发展规划、协调改革等方面转移。

另有分析人士认为,发改委经此改革剔除了繁琐冗杂的具体改革事务,又保留了“综合研究拟订”、“兼顾总量平衡”等特点,未来将“轻装上阵”并更加高效地“指导经济改革”

就在发改委的上述职能变动公布当天,曾于2017年前在“小国务院”主任位子任职长达5年的徐绍史有了新职务。至于现任主任何立峰,则尚未有离任消息传出。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无论发改委未来人事安排有何走向,此番机构改革后,上述改革风向都将成为新任发改委主任的工作重点。

2
“小国务院”历史终结?

作为中国重要的宏观调控部门,发改委虽然是国务院下属机构,但在此次2018年改组之前,其职责范围常年较广,在国家部委中举足轻重,甚至被认为一度扮演“经济内阁”角色,所以常被坊间称为“小国务院”

中国两会陆续公布重大消息(图源:新华社)

发改委前身是1952年成立的“中央人民政府国家计划委员会”1954年改为国务院组成部门“国家计划委员会”,简称国家计委。

时至2003年机构改组期间,原国家经贸委的部分职能划入国家计委,原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并入国家计委,改组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简称国家发改委。

其后历次国务院机构改革中,发改委权责都曾有所调整。2008年将发改委工业行业管理、国家烟草专卖局的管理权责划入到新成立的工信部。

20133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被撤销,其拟订人口发展战略、规划及人口政策的职责划入国家发改委。

虽然在发改委中国近十多年的改革进程中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但其造成的连锁反应也曾多次引起外界反向解读,其在国务院系统中造成不平衡的说法也曾一度不胫而走。

中共十八大后曾有说法认为,国家发改委在国务院系统中话语权会导致其他部门相对弱势,其地位也会导致难以预测的问题。

作为国务院麾下部属,发改委名义上听从总理指挥,但其宏观决策的特殊性又会令其接受中央决策层直接提点,与国务院居于相似阶层。

因此上述说法质疑,强势的发改委可能与国务院产生某种摩擦和争端,而二者的关系问题也被认为是中国现行机构潜在问题之一。

不过,随着中国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中国政治和社会层面对政府改组再次出现要求,所以北京此番借2018年两会政府改组契机削减了“小国务院”多个职能。

撰写:王书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