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系突遭整肃 不懂政治的中国互联网大佬

+

A

-
2018-04-11 00:44:35

这两日,中美两国的一些互联网大佬日子并不好过。美国方面,社交网站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艾略特•扎克伯格(Mark Elliot Zuckerberg)因为用户资料泄密事件接受国会质询。而在中国,正在快速崛起的自媒体平台“今日头条”以及其子产品,正在接受中国政府的严厉“整肃”。

北京时间4月10日,今日头条旗下产品“内涵段子”被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要求永久关停。官方通报称,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在督察“今日头条”网站整改工作中,发现该公司推送的“内涵段子”App软件和相关公众号有导向不正、低俗等问题,引发网民强烈反感。总局责令“今日头条”永久关停“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并要求该公司举一反三,全面清理类似视听节目产品。

今日头条系遭整肃,核心不是“新闻自由”,而是“算法”(图源:VCG)

而在此前,中国政府曾下发指令,要求将今日头条等四款新闻资讯类App进行下架处理。消息显示,这份要求的内容为“为依法规范传播秩序,各互联网应用商店暂停今日头条、凤凰新闻、网易新闻和天天快报四款移动应用程序的下载服务”。

“今日头条”暂停下载服务时间为三周;“凤凰新闻”为两周;“网易新闻”为一周:“天天快报”为三天。“今日头条”是一款手机上的新闻客户端,自称用户活跃数达2.4亿。其标题夸张的“假新闻”、色情低俗内容等近年广受批评,去年遭到北京网信办整顿,但今年3月又被央视爆出在二、三线城市发布假药广告,冒充北京知名药厂“同仁堂”,连累正牌降血糖药品被地方部门查处。

大规模的自管控背后,是中共迎面“撞上”科技引发的社会治理危机。这个一直坚持“党管媒体”的中国执政党,建政68年来首次直面对垒“私人”媒体带来的挑战。这也意味着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作为监管方,与被监管的网路自媒体互相谨慎试探彼此红缐的时代已经结束,政府已经有了明确的理念,开始管治自媒体(包括今日头条这种自媒体分发平台)。

这个话题的核心不是“言论自由”,而是“互联网治理”,更聚焦一些,就是“算法能否替代编辑审核”。 

不熟悉中国互联网生态的人可能对于“今日头条”不熟悉。今天中国最为知名的互联网公司显然是传统的三巨头“BAT”,即百度,阿里巴巴,腾讯。而今日头条是一款基于数据挖掘的推荐引擎产品,是一款自媒体内容分发平台,由张一鸣于2012年3月创建。包括“内涵段子”,“抖音”,“火山小视频”都是该公司旗下产品。虽然成立时间较短,但是依靠技术上的强大优势,“今日头条系”迅速占据了大量的用户,在中国互联网帝国版图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一些媒体报道和评论中,认为对于今日头条系的管控整肃,是中国官方再一次缩紧媒体控制的表现。这是对于这次中国政府举措的完全错误理解。

因为与传统媒体不同,今日头条甚至算不上是媒体,它只是一个内容分发平台。媒体,个人,都可以在今日头条的平台上开通自己的“头条号”撰写内容,然后根据算法去推测读者的兴趣爱好,推送到中国数亿使用“今日头条”APP的读者手机中。与其说今日头条是一个媒体,不如说更像一个“论坛”,它不负责产生内容,只负责分发内容,不负责审核文章的价值观以及质量(尽管该公司有所谓的审核员,但是与媒体扮演“把关人”角色的编辑仍然有较大区别),只是根据关键词,读者阅读习惯等,推送给读者。

可以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今日头条系的崛起,源于算法,失败,也源于这种所谓的“算法”。从现代媒体诞生之日开始,媒体在传播学的社会定位中,一直有所谓“领航人”或者“看门狗”、“把关人”的说法。就是媒体要传递符合基本社会价值观的价值取向。

这种情况在共产党执政的中国,尤甚。毛泽东曾告诫曾任《人民日报》社总编辑的:写文章尤其是社论,一定要从政治上总揽全局,紧密结合政治形势。这叫做政治家办报,“政治家办报”的背后含义,就是要求媒体要有自我判断能力和鲜明的价值观。

而今日头条,因为过于依赖“算法”,忽视编辑审核作用,才是这次“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缘由。(要说明的是,媒体中编辑审核,并非只有“是否符合政治正确”,还有“是否符合社会基本价值观”以及“文章质量”)

11日凌晨,今日头条CEO张一鸣就旗下产品“内涵段子”被永久关停一事公开发布致歉信。他称: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没有贯彻好舆论导向,接受处罚,所有责任在我。我们片面注重增长和规模,却没有及时强化质量和责任,忽视了引导用户获取正能量信息的责任。也印证此意,当然作为公开信,总是“欲说还休”。

中国政府不断加强对于自媒体的控制,这不是第一次。北京时间6月8日晚间19时左右,藉由微信进行传播的公众号毒舌电影、关爱八卦成长协会、南都娱乐周刊、芭莎娱乐等25个微信自媒体公众号,在毫无预警的状况下被官方管理部门封号。

在中共高层意志上,对外释放了明确的信号。2016年2月举行的中共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中共最高层明确表态“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管好用好互联网,是新形势下掌控新闻舆论阵地的关键。”“要把党管媒体的原则贯彻到新媒体领域”

个中意味,跃然纸上。

马云能够到处播撒鸡汤,是因为他背后的浙商集团是今天中国政治在经济领域的投射,马化腾在两会上提出“大湾区”建议后迅速成为国家政策,也是他影响力的具体体现。“BAT”在中国互联网江湖的地位,不只是体现在这三家企业的体量,更在于其掌控人的政治眼光,而这一点,张一鸣和他的“今日头条”还不懂。

撰写:佑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