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场“反对派”文化 党内民主决定前途命运

+

A

-
2018-04-16 23:19:39

在外界眼中,中共官员面对闪光灯和媒体往往都是木讷和不善言辞的,囿于党的组织纪律,官员公开场合竭尽全力展现同一步调发出同一声音,这种“高度一致”往往演化为僵化保守。其实,正如中共领袖毛泽东所言“党外有党,党内有派”,中共内部不乏就重大政策进行广泛争论的例子,这一过程中不乏大胆敢言官员涌现,亦塑造着中共内部的“反对派”文化。

北京时间4月13日,中国前总理朱镕基秘书、中国证监会前副主席、中金公司前董事长李剑阁,出席博鳌论坛会议期间接受媒体采访,就中国证监会未能有效地建立股市退市制度以及股票审批制向注册制的改革延后提出直率批评。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2015年中国爆发罕见股灾期间,李剑阁对中国政府的股市政策发出严厉批评。李当时认为,股灾前中国政府官员的“国家牛”“改革牛”造势和股市背书,是股灾形成的重要原因;且股灾发生后中国政府指挥带领“国家队”券商亲自下场救市,也有违国际惯例并造成恶劣影响。

无独有偶,4月3日,中国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奇帆,在亚布力论坛理事的一个峰会上发表主题演讲,罕见炮轰中国政府的现行金融政策。曾任重庆市长的黄,曾被广泛赞誉为“懂经济高官”和“金融市长”。

黄奇帆退居二线后频频就中国经济金融政策发声(图源:VCG)

黄奇帆在该次演讲中曝出中国的债务和金融风险“家底”,称目前中国宏观债务的GDP占比达到250%,其中包括地方政府债务在内的政府债务占比50%,中国民众个人债务占比47%,而企业债务占比竟达到惊人的160%。

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黄奇帆指出,“中国的资本市场目前还处在不成熟状态,尽管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已经跑了27年,但目前还处在不健康、不健全、不理想的状态”,“国民经济的融资结构在体制机制上缺少股权融资”,“债权融资占90%还多一点,股权融资10%不到”

黄奇帆将批判矛头指向中国证监会,称中国股市缺少两项制度,一个是注册制,一个是退市制度,而更为根本的是缺少退市制度。“市场化的退市不存在,市场化的上市也无法推进。只进不出、只吃不拉,人活不了,退市制度不建立好,企业上市也无法正常制度化”

如果说李剑阁和黄奇帆的批评还较为和缓的话,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西庆,对中国政府推进改革不力的批评则更加大胆。高曾任中国前总理朱镕基智囊、中国主权基金中投公司前总经理。

2016年4月,在纽约外交关系协会举行的十三五规划影响讨论会上讲话中,高西庆炮火全开,称官方“实际上已经放弃了三中全会确定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原则”,而无法推动真正改革的根本原因,是“政府已被最大的利益集团——低效的国有企业绑架”

“你看看所有党的文件,是啊,所有人都表示有意愿去做改革,但不知什么原因,就是做不到。为什么?我的解释是,这个政府,从经济学角度讲,被不同的利益集团所绑架。最大的利益集团是国有企业,这是我的看法,我们的政府不喜欢这种说法,但确实是这样”,“过去三年一直说要出台一个国企改革的计划,还未见出台,只看到了一些没有公开的草案,但大部分计划都太差,甚至是跟我们认为应该走方向反着的”。

对于国企改革遭遇利益集团阻挠,高西庆更是直言表达困惑,“在紫禁城(中南海),北院是国务院,南院是中共中央。北院的国务院一直说要去产能,但一直做不到”。

分析人士指,相较于身处中共政坛第一线官员,那些退居“二线”和退休的官员似乎更为大胆敢言,这一官员群体没有政治包袱,拥有更大的言论空间;加之对中共党的事业的忠诚以及对个人影响力的持续追逐,使得官员们勇于加入政策辩论。

相较于西方政党,列宁式政党更加强调党员要服从组织纪律。延安时期的毛泽东更是将民主集中制原则归纳为“四个服从”,即“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这些都塑造了中共的“服从”文化,这一文化如虎添翼曾助中共打下江山,但一味强调“服从”,也一度酿成文革大祸。文革后中共痛定思痛,更加强调党内民主以及在中共高层实现集体领导。

而在中共十八大的前一个十年,中共高层的集体领导一度滑向“九龙治水”局面,人们普遍认为这使得中国改革遭遇停滞。因而,作为一种矫正,习近平上台以后,透过反腐以及中共党建,开启了新一轮的中央集权和重塑权威的运动。然而,在这一权力重塑进程中,对中共来说一些既定的迫在眉睫的改革议程并未取得重大的突破性进展,这在中国社会引发广泛的焦灼心理。

北京观察人士指,中国改革开放局面能否继续扩大,中共的事业能否经久不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拥有9,000万党员的中共能否做好“党内民主”这一篇大文章,这包含了看似矛盾的两个方面,一是更大范围的民主制定政策的能力,一是政策执行力。这已经成为习时代中共遭遇的重大挑战。

而人才济济的中共向来不乏独立思考者,即使经历了文革那样的浩劫,中共党内的独立思考文化也没有断绝火种。这在邓小平和朱镕基身上反映得最为明显。

邓小平文革末期复出并代替病重的周恩来主政,面对毛泽东要求其全面肯定文革的压力,邓回应“由我主持写这个决议不合适,我是桃花源中人,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桀骜不驯的邓宁愿再次被打倒。

朱镕基文革前后曾戴了20年“右派”帽子,在竞选上海市长的演讲中,朱称“我自己的特点、我的信条就是独立思考,我心里是怎么想的,我认为就应该怎么讲”。2011年9月9日,朱镕基为其《朱镕基讲话实录》英文版录制视频,朱称“我希望这本书对大家了解中国,促进合作能有所帮助。我不敢说这本书立论如何正确,更不期望每个读者都会同意我的观点,我只想说,我在本书中的讲话都是真话,这是我一生坚持的原则”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