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安部回应鸿茅药酒事件 背后的保护神引关注

+

A

-

中国广州医生谭秦东,因去年12月发表一篇题为“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帖子,遭内蒙古凉城县警方跨省抓捕。近日,案件经媒体披露后受到广泛关注,不仅使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陷入舆论风波,还引发人们对当地政商关系的诸多猜疑。

北京时间4月15日,内蒙古凉城县警方发布通报称,对谭秦东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系因其行为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目前案件已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但这一执法行为在社会上招来不少质疑。

近年来,鸿茅药酒的广告被中国多个省市通报违法,但企业仍然继续投放,其销量也一路上升(图源:VCG)

据鸿茅药酒厂家称,谭秦东文章对鸿茅药酒的疗效“恶意抹黑”,使其产品销量下滑,损失额达到140余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6美元)。但据媒体报道,该篇文章在网络上的点击量为2,075次,被分享120次,与鸿茅药酒厂家声称的巨额损失之间严重不对等。

此外,舆论认为,有关鸿茅药酒安全性的争议属于公共卫生议题,应当允许专家和消费者表达不同观点。即使谭秦东的言论对鸿茅药酒的信誉和商业利益造成损失,也应对其质疑的科学性和造成损失之间的关联进行细致调查,而不该直接由警方跨省追捕和进行刑事拘留。

谭秦东的律师胡定锋也提出,因厂家声称的退货行为真实性以及此类行为与谭秦东所写文章之间的因果关系有待考证,需要办案单位拿出更有说服力的证据。

4月15日,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发表声明称,愿意为谭秦东提供法律援助,同时呼吁公权力机关避免随意将民事纠纷上升为刑事案件。

相关争议持续在网络上发酵,直至4月17日,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发布公告,认为谭秦东损害鸿茅药酒商品声誉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令凉城县人民检察院将该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并变更强制措施。

随后,中国公安部也发布声明,立即启动相关执法监督程序,责成内蒙古公安机关依法开展核查工作,确保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严格依法办理。

最新消息称,谭秦东已办理取保候审手续,从凉城县看守所走出,但相关调查仍在继续。

舆论除了关注当地执法部门是否依法办案外,也对鸿茅药酒到底是保健品还是药品提出质疑,并由此引出该产品曾在宣传中严重违规的事实,激起更多层面的讨论。

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信息显示,鸿茅药酒属于酒剂类非处方药(OTC)。虽然被称为酒,但不应与食品和保健品混淆,它有一定的治疗适应症,对用量用法也有严格要求,应按照非处方药相关规定进行管理。

可是有网友指出,鸿茅药酒一方面拿到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的药品批文,申请到国家中药保护品种;另一方面从明星代言到电视广告植入,不断营造其保健品形象,在药品和保健品市场左右逢源。这显然违反中国广告法有关规定。

根据《人民日报》旗下《健康时报》的不完全统计,近10年来,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品药品监管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行政机关给出的处罚原因,不乏“含有不科学的表示功效的断言”、“发布未经批准内容”、“夸大疗效”、“严重欺骗和误导用药者”等明确而严肃的表述。

报道还指出,尽管一再被通报违法,鸿茅药酒受到的惩处却很轻。一般的处罚方式是没收广告费用并处以相同金额的罚款,多则一两千元,少则几百元。评论认为,这样轻微的处罚比起该公司十几亿元的营销投入,实在缺乏惩戒力度。

更令人费解的是,虽然鸿茅药酒的违法广告在各地频遭查处,但内蒙古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作为直接监管部门和广告批文核准部门,却涉嫌为其一路“开绿灯”。在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数据库中,2011年至今,鸿茅药酒一共获得1,034个广告批文,这些审批是如何通过的?难道监管部门对违法广告之事一无所知?

今年3月,内蒙古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官网上宣称,自2014年以来从未接到有关鸿茅药酒违法广告情况的通告、通报,更无采取暂停销售措施的函件,违法广告监测数据也未涉及鸿茅药酒。甚至明确表示:“鸿茅药酒广告符合《广告法》、《药品广告审查办法》、《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的有关规定。”

这一明显与媒体报道相悖的说法遭到舆论批评,有网友质疑当地监管部门是否与鸿茅药酒企业存在不正当的利益牵连,进而为其违法行为提供政策保护。

鸿茅药酒背后的鸿茅药业是凉城县龙头企业之一。该县县长尉代青在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还特别夸赞鸿茅国药的迅速崛起,称其为本土企业的榜样。报告中披露,2016年鸿茅二期技改完成投资1.3亿元,药酒销售遍布全国300多个大中型城市,销售收入、上缴税收同比分别增长51%和50.8%。

作为纳税大户,鸿茅药酒也获得了当地政府的多层次支持。据政府公开信息,鸿茅国药产业园区、鸿茅文化展示馆被列为县级重点示范建设项目,得到政府部门的积极推动;对于该公司准备在沪交所A股主板上市的计划,凉城县政府也表示将“全力支持”,并承诺积极协助鸿茅国药办理相关手续,解决遇到的问题。

评论指出,鸿茅药酒作为内蒙古的一家大型企业,为当地的GDP做出巨大贡献,在发展方面得到优待和保护无可厚非;但是保护也应该遵守法规,注重消费者的利益。在各地对鸿茅药酒实行“封杀”的背景下,如果当地政府依旧在监管和广告审核上大开“绿灯”,这不仅是狭隘的地方保护主义,而且是以牺牲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来换取经济增长,严重违背了政府机关的职责要求。

4月16日晚,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下发通知,责成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落实属地监管责任,严格药品广告审批,加大监督检查,督促企业落实主体责任。要求鸿茅药酒企业对近5年来各地监管部门处罚其虚假广告的原因及问题对社会做出解释。如发现违反药品相关法律法规的问题,将依法严肃处理,直至吊销药品批准文号。

但一些媒体随后发现,就在舆论漩涡中,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鲍洪升于4月13日获选内蒙古2017年度经济人物。这一消息引发了更多人对鸿茅药酒背后政商关系的负面联想。有网友表示担忧,即使上级执法和监管部门已经下达明确指令,当地政府能否依法落实也成问题,更勿说对可能存在的监管不力、滥用公权行为进行公开解释和反思了。

撰写:尹川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