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食堂”永久关停 如何管理自媒体考验中共

+

A

-

从“博客教父”方兴东创立博客中国(blogChina)网站开始,中国自媒体就伴随着各种争议,历经博客、微博到微信等平台一路走来。期间不乏政治监管风波,也伴随着破坏公序良俗的非议。近期微信公号“二更食堂”事件无疑又一次将中国的自媒体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二更食堂”事件之前,官方已经对内涵段子等进行整顿(图源:VCG)

北京时间5月6日凌晨,中国河南一名21岁的空姐在搭乘一辆滴滴顺风车途中不幸遇害。这名空姐被发现时,下身裸露,身中20多刀。 粉丝数预估至少在百万以上的“二更食堂”5月11日20时3分发布名为《托你们的福,那个杀害空姐的司机,正躺在家数钱》的文章,对备受关注的“滴滴司机杀害空姐”一案进行了大量不当描述,引发大量用户强烈反感, 被大陆网民批评是“拿悲剧做营销”。

当晚,“二更食堂”发文致歉。5月13日,二更食堂运行公司(杭州二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丁丰在朋友圈公布主动永久关停二更食堂公号,并再次致歉。

但是舆论并未随着“二更食堂”的关停而平息,从博客、微博到微信,中国自媒体已经走过了16年,期间几经波折,中国自媒体何去何从随着“二更食堂”事件成为公众关注的一个话题。

疏于监管的精英狂欢时代

中国自媒体时代开始于2002年8月博客中国网站的建立。不同于当时严重同质化的门户网站,博客中国的平台性为中国的知识精英群体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表达渠道,当时有限的网络普及率和长文本的输出方式形成一种双重筛选,让具有表达欲和深度视野的精英阶层成为博客草创阶段的主要参与人群。

在这样的群体中,政治显然是最能拨动思考神经的话题。博客时代典型的现象之一,就是每到六四事件纪念日,博客上总不乏相关文章。而一些意见领袖们,则常在红线之上就中国的政治制度或公共议题展开论战。最为著名的当属韩寒的“韩三篇”。这三篇于2011年12月23日、24日、26日发表的博文,分别名为《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试图体系式建构对中国的宏大思考。三篇文章甫经发布便引发轰动与广泛争论,被视为博客时代最后的狂欢。

而在以博客为代表的自媒体搅动巨量民意流动的同时,中国政府的监管也随之而来。

任性管控的官民博弈时代

2009年7月8日,中国一家类Twitter网站——提供微博服务的饭否网站,因为大肆报道新疆乌鲁木齐7·5事件越过了中国官方底线被关闭,成为中国大陆第一家因触碰政治禁忌而倒下的自媒体平台。

新浪微博在这个时候(2009年8月)出现并最终战胜了腾讯等竞争对手成为大陆微博平台的主要提供者。

但是在2012年的重庆政坛王立军事件以及其后的薄熙来下台,周永康落马等,因为微博总有各种传闻抢先于官方报道,于是一场官方屏蔽关键词,网民用代号特指的舆论监控与反监控现象成为那个时候中国大陆互联网“一景”。

比如代指薄熙来的“西南王”、“都督”、“薄督”,代指周永康的“康师傅”、“泡面”、“你懂的”、“大老虎”。这一带有网络时代特有戏谑色彩的词汇在中共的反腐大潮中走向鼎盛,也为微博时代的政治热烙上了独特印记。

这一时代,中国政府开始对互联网言论有了基本的管控意识,但是基本以政治监控为主,且属于没有法律标准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种思维一直延续到2011年开始的微博时代。

撰写:张亦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