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解读四:马克思的剥削是个伪命题吗

+

A

-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中共5月初对此作了高规格的纪念。有人提出,上个世纪末的共产主义的失败似乎已经为马克思主义判了死刑。在21世纪的今天,马克思主义还有其理论价值吗?然而与此同时,在面对西方以及世界如今遇到的种种问题时,也有人指出马克思主义似乎仍然拥有着十足的解释力。似乎,这个诞生与100多年前的理论,已经模糊不清。对此多维新闻专访了中国体制内的一位马克思主义学者,他将从原教旨的马克思主义、邓小平的马克思主义观、中国模式、剥削与剩余价值四个层面去解读此理论。本文为系列解读第四篇。

中国社会同样存在着颇为严重的贫富差距。图为北京CBD国贸附近一街之隔的一片棚户区。傍晚,水果摊商贩的孩子在拉货用的三轮车上玩耍(图源:多维记者/摄)

马克思主义,这个100多年前诞生的理论,已经在这种“异化”“本土化”和各种实践中模糊了本来样貌。中共此次高规格纪念马克思主义,其目的不仅仅是借马克思主义重申其执政合法性,更重要的是面临一日紧迫的理论危机,需要重新审视马克思主义,以及马克思主义给人类带来的那种美好向往和力量。

江泽民引发的争论

不过当真正回归马克思主义时,就会发现,马克思主义讲述的故事似乎并非如今这个时代,它的诞生不同于基督教之于古代欧洲,也不同于文艺复兴之于中世纪,马克思主义以及共产主义政治理想可以说是在资本主义胚胎内“孕育”的早产儿。

事实上这种想法,从其诞生之初就已争论不休。作为冷战之后世界上最大的以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思想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在本世纪之初,也对此问题有过热烈的讨论。在接受多维记者采访时,这位自称为体制内的匿名的马克思主义学者表示,中共对这一问题的看法一度向世界范围内的社会民主党或者社会党的看法靠拢。

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也曾对此问题有过解读,认为共产主义就是个理想目标,几十代人甚至上百代人都难以实现。社会民主党或者社会党不否认共产党宣言和马克思恩格斯提出的目标,但他们将此看作价值追求。从这个角度去看,两者的观点有某种契合。

对于在江泽民时期,中共在逐渐社会民主党化的观点,此前也曾有学者谈到过类似的想法。不过更为人熟知的是,江泽民曾因提出“三个代表”,允许所谓的资本家入党,被认为改变了中共的根本性质,触犯了中共党内保守老同志,他们以“一群共产党员”的名义,以《江泽民“七一讲话”是极其重大的政治错误事件》为题,上书中央,以罕见的口吻质疑“共产党的总书记到底代表谁?”并指责“七一讲话”所阐发的“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违反了党章的基本原则和规定”,“允许私营企业家入党是带头破坏党的规定”。

为什么不允许私人企业家入党?因为“剥削”。关于私营企业家能否入党是一个原则性问题,党内早有明确的规定。1989年8月28日《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建设的通知》指出,“我们的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私营企业主同工人之间实际上存在剥削和被剥削的关系,不能吸收私营企业主入党……在企业的收入分配方面,领取作为经营者应得的收入,而把企业税后利润的绝大部分用于生产发展基金,增加社会财富,发展公共事业;要平等对待工人,尊重工人的合法权益。做不到这些的,不能再当党员”。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