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孟山都突然“消失” 揭秘崔永元曾怒批的转基因推手

+

A

-
崔永元曾赴美国进行转基因试验拍摄(图源:VCG)

继美国化学公司陶氏杜邦合并、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后,拜耳(Bayer)完成收购孟山都(Monsanto)的交易,意味着全球农化巨头、美国农业生物技术公司孟山都即将退出历史舞台。

在大陆的“新浪微博”里,输入“崔永元 转基因”已成为敏感词,无法搜索到想要的结果。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种子供应商孟山都的核心业务就是争议较大的转基因作物种子。今天,崔永元已经成为中国“反对转基因”界的标志性人物。

崔永元反转基因战争

2013年,崔永元“自费”赴美“调查”转基因食品的安全问题,他在纪录片中称:“在美国的超市,转基因食品是有明显标记的,并且和非转基因的食物是分开排放的。并且大部分的美国消费者对转基因的危害是有认识的,且表示,如果能够不买转基因食品的话,他们会尽量避开这类食品,因为对人体的危害性目前还没有深刻的研究。”

崔永元的转基因纪录片在中国引起轩然大波,而且他的结论和大陆知名学者力挺转基因的观点大相径庭。2013年9月,崔永元与知名科普作家方舟子就转基因食品市场化问题在互联网上展开辩论。

2017年3月,崔永元宣布创立专门售卖非转基因食品的公司。由于其商品定价过高,且商品检测报告显示与中国国家最低上市标准相差无几,甚至被质疑以普通产品冒充绿色食品,在网络上引发了对其采取误导性手段反对转基因的动机的质疑。

所谓转基因争论,是食用转基因作物及其副产品、在食品生产中利用基因工程技术等方面的争议。

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转基因食品这个词可以引发噩梦:有毒的种子、受到污染的农田,还有肯德基饲养的八条腿小鸡的假图片。

支持转基因作物的人认为,全球人口预计在2050年超过90亿,同时伴随的是耕地的大量减少。即使是今天,世界上仍有约八分之一的人长期受饥饿和营养不良的困扰。如果放任不管,那么饥荒和营养不良的问题会越来越严重——这90亿人可都是要吃饭才能活命的。

要吃饭的人变多,能用的耕地减少,那么增加单位产出就是自然的努力方向,而这种努力,需要的是新的科学和技术,而这些技术恰恰就包括(但是不限于)转基因作物。

而反对转基因作物的人则认为,尽管没有科学证据支持,但是转基因仍然有可能对人类的健康产生危害,以至于在大陆有关于转基因的各类负面传言。

其中最耸人听闻的是“转基因食品”是美国政府通过孟山都公司,对中国掀起的一场“基因战争”。

世界最大的农业生物技术公司孟山都公司,因为是基因改造(GE)种子的领先生产商,占据了多种农作物种子70%至100%的市场份额,因此被很多反对转基因人士认为是“转基因阴谋”的幕后黑手,甚至是美国试图通过转基因来击败中国的阴谋。

但是另一个现实趋势,中国政府却雄心勃勃地想要成为转基因食品的主要参与者。2017年中国化工集团正式收购加瑞士农业公司先正达(Syngenta),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起海外并购案。该公司也正在加大研发投入,支持一个新兴的本土产业,希望能培养出中国的孟山都或者杜邦。

此外,在2013年的一次演讲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告诉现场听众:“我们不能让大型外国公司主导我们的转基因作物市场。”

“抗议”背后的迅猛发展

孟山都的核心业务是争议较大的转基因作物种子。转基因种子在美国使用较普遍,但在打入欧洲市场时遭遇欧洲环保组织强烈抵制,“孟山都”这个名字也一度成为反转基因者的攻击对象。

由约翰•弗朗西斯•奎尼(John Francis Queeny)于1901年成立的这家公司早期制造的商品就引发广泛争议。譬如杀虫剂DDT、落叶剂橙剂、以及注射进牛只体内的转基因牛科生长激素。

1923年,孟山都凭主要产品糖精进入中国的市场,随后香兰素、香豆素和阿斯匹林等产品也纷纷进入。五十年代初,孟山都公司在香港设立销售机构,建立了在远东首个市场和销售办公室。

在农业化学品方面,孟山都从1960年代起开始生产橙剂。橙剂含有剧毒成分“戴奥辛”,美国军方在越南战争中大量使用造成生态环境破坏,参战人员和无辜平民的后遗症,使得孟山都长时间饱受公众责难。

八十年代以来,又先后在上海、广州和北京设立了代表处,还不断致力于在中国成立合资企业。目前,孟山都与包括中国国家科技部、卫生部和农业部在内的许多国家机构都建立了联系。

1980年代因农民重新采用并发展植物变种而与孟山都发生冲突。孟山都种子专利模式也被认为是一种生物剽窃以及对生物多样性的威胁。

近几年来,孟山都多次因上述事件遭到抗议。2013年,美国一位年轻母亲Tami Canal在脸书上发起“反孟山都大游行”,作为表达对《加州第37号提案》失败的不满,该法案要求食品必须强制转基因标示但未成功。

2013年5月25日,全球数百万民众走上街头,抗议孟山都生物剽窃、食安危害、环境污染。半年后再度举办第二次大规模游行,自此,每年五月第三个周六便成为固定游行日。

民众对转基因作物的抗议声并未阻止孟山都的发展势头。它们多年来通过并购和积极研发,以及各种政商关系牟利,成为全球最大转基因种子的制造商。

以美国本土为例,90%以上的转基因黄豆与80%以上的转基因玉米种子来源掌握在孟山都手上。2013年有机消费者协会资料指出,孟山都拥有1,676项种子、作物和其他专利权,掌握了全球七成以上的农作物种源。

转基因食品对人类是否有害,一直是各国争论的话题(图源:VCG)

收购孟山都的隐忧

这项价值630亿美元的收购案已经持续了近两年。农业生产团体对这项收购案表示担忧,担心会导致选择减少而价格上涨。甚至有分析称,这一收购对农民来说无异于梦魇。

今年3 月21 日,欧盟通过了这起收购案。不久前,该交易又获得美国反垄断机构批准,构建全球最大种子和农化供应商的交易终于得以清除最后一个主要监管障碍。

当时,美国政府称,两家公司与美国司法部达成和解,解决了政府关注的问题,即最初交易架构会伤害消费者和农民。根据和解协议,拜耳需要出售资产给巴斯夫,剥离的资产包价值约90亿美元,是美国并购执法案件中最大的一笔。

一旦交易完成,拜耳将主导世界农业行业,全世界的农民都担心价格上涨和选择减少的可能性。

中国商务部表示,附加限制性条件批准拜耳收购孟山都,要求在全球范围内剥离拜耳的蔬菜种子业务、非选择性除草剂业务以及玉米、大豆、棉花、油菜性状业务等。

此外,拜耳还承诺基于公平、合理、无歧视条款,允许中国所有农业软件应用程序开发者将其数字农业软件应用程序连接到拜耳、孟山都及集中后实体在中国应用的数字农业平台。

不过根据美国农业网站报道,Verdant 合伙人 Garrett Stoerger 认为,与两年前农民对拜耳、孟山都公司合并将如何影响其业务的预期相比,监管机构要求的撤资和相应的资产重组有望减小这种影响,“拜耳公司几乎将所有种子和特性业务出售给巴斯夫,并将所有孟山都公司的产品组合投入使用,我们还是有所选择的”。

但尽管如此,一些农民和农场组织仍非常担心。“在控制美国和全球农产品市场的少数几家公司中,拜耳收购孟山都公司是最令人不安的一轮合并”,全球农产品联盟总裁罗杰约翰逊说,“现在,有三家大公司控制供应种子、化学品等农业产品的市场。这种极端的整合增加了农民的成本,并限制了他们在市场上选择产品。”

此次合并使拜耳成为全球最大的种子及农化品公司,也为拜耳带来了巨大的美国市场,但孟山都同样并非一无所获。除了丰厚的研究资金供给,也许和先正达一样,孟山都更看重的是拜耳身后的欧洲市场,而这曾是他费尽心机也没有进入的。

经过两年多的激烈博弈,全球农化行业几大跨国巨头间的并购整合即将落下帷幕。中国化工集团已于2017年率先完成对先正达的收购,陶氏和杜邦也已成功合体。

随着历时一年半的拜耳对孟山都收购案的尘埃落定,全球农化行业格局产生颠覆性变革,农业发展也迎来新生态和新时代。而这些农化巨头的形成终会冲击现有市场定价机制,收购了先正达的中国化工将会如何应对这一变革值得关注。

撰写:苏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