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罕见视察北洋海军遗址 帝国衰败与民族复兴的符号

+

A

-
2018-06-13 00:50:29

甲午海战是中国从“老大帝国”走向衰败的开端。对于当下以“民族复兴”作为政治愿景的习近平和中共而言,视察刘公岛的政治意义不言而喻。

当世界的目光被在新加坡的“特金会”吸引之时,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前往一个有特殊历史含义的地方——威海刘公岛。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刘公岛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历史符号,这里是清末北洋海军重要军事基地,1895年2月17日日本军在甲午战争后期登上了刘公岛,接收了岛上的所有军事设施、大量的军备物资,并俘获了北洋舰队残余港内的十艘军舰。经营近20年的北洋舰队就此终结,也是中国“老大帝国”的终结。

在中国领导人视察历史上,历代领导人甚少前往刘公岛这种较为偏远的岛屿进行视察,此次习近平前往,政治符号浓厚。

“唤起吾国四千年之大梦,实自甲午一役始也”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北京时间6月12日下午,刚刚参加完上合峰会的习近平离开青岛,乘火车抵达威海后,随即赶往码头,乘船前往胶东(威海)党性教育基地刘公岛教学区。北洋海军炮台遗址、甲午战争博物馆陈列馆。

平静的海面和习近平沉重的表情,中国官媒正在用这种照片向中国民众宣布中国领导人“民族复兴”的雄心(图源:新华社)

对于习近平这次刘公岛之行,除了几张照片和寥寥数字,中国官方没有再透露更多的信息,也没有披露习近平更多的讲话,只有一句“我一直想来这里,来感受一下,受受教育。要警钟长鸣,铭记历史教训,13亿多中国人要发奋图强”。不过这种沉默并不意味着“不重要”。实际上在中国近代史上,刘公岛是避不开的一个地方。

清朝时期,渤海为中国首都北京的外海。而威海卫与辽东半岛尖端的旅顺,共扼渤海咽喉,形同京津门户,刘公岛战略地位因而极其重要,被选为北洋海军及其舰队的驻泊之所,与以舰艇修理为主的旅顺,共同为北洋海军的重要基地。

而北洋海军和刘公岛带给中国人的,就是遗留了百年的甲午战争之痛。这场发生在1894年的战争,最终清军在甲午战争中的失败(北洋水师的覆灭)标志着大清帝国的国际地位一落千丈,只得向日本求和,签下《马关条约》。从当时国力上来说,日本经过明治维新,方兴未艾,从封建国家一跃成为资本主义新兴强国,明治政府极度渴望霸权与领土。而清朝政府,日暮西山,已是老大帝国,纵然北洋水师当时号称亚洲第一,但是将领和兵员素质的低下已经为最终战局埋下了伏笔。

对于那场战争,于日本而言,条约中规定的赔款、开口通商、免税等政策使日本经济迅速发展,不仅控制了制海权,还彻底摆脱千百年来“中强日弱”、“华强夷弱”的心理弱势,信心大增,正式跨入了世界强国之列。对于中国来说,意义则更为深远,从此,本来在近代化赛道上处于同一条起跑线的中日两国海军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弱者更弱,强者更强。此次失败更是标志着大清帝国的国际地位一落千丈。清朝改革派对自身弱点有了更深认识,促使后来政治制度的改革,即1898年的戊戌变法。当时,20岁出头的梁启超在《戊戌政变记》中感叹,“唤起吾国四千年之大梦,实自甲午一役始也”。而中国当代上将刘亚洲则给出了更准确的答案,“甲午之败并非海军之败,也非陆军之败,而是国家之败”。

中共的几位领袖,毛泽东出生在甲午战争前一年。邓小平出生在甲午战争10年后也就是日俄战争的当年。他们的青年时代,正是甲午风云掀起的巨涛对中国近代史冲击最猛烈的时代。启蒙、自强与救亡,是那个时代的主旋律。他们的思想上一定有深深的甲午烙印。他们肯定从来不曾忘记甲午。毛泽东甚至曾经亲自题词“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习近平本人也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谈到“甲午”,如2014年见国民党前主席连战时表示“今年是甲午年。120年前的甲午,中华民族国力孱弱,导致台湾被外族侵占。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极为惨痛的一页,给两岸同胞留下了剜心之痛。”

2014年甲午海战一百周年时,《人民日报》刊发长篇评论《铭记历史 走向复兴——纪念甲午战争120周年》,表达了官方的某种观点。称,“甲午之败,虽败于日本,实质上根在制度,根在清廷,根在清军自身。‘国势蹙也,财源匮也,民心涣也,威柄失也,而四者皆国之命脉所系,失之何以自立?’中国输掉的不仅是一场战争,也输掉了国运。西方列强战后在中国恣意划分势力范围,掀起瓜分中国的狂潮。中国沦为虚弱的大国、待宰的肥羊,陷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深渊。沉沦甲午,亡国感、危机感、毁灭感深深刺痛着中国人”。

可以说,甲午海战是中国从“老大帝国”走向衰败的开端。对于当下以“民族复兴”作为政治愿景的习近平和中共而言,视察刘公岛的政治意义不言而喻。

习近平的“海洋强国”雄心

值得注意的是,在视察刘公岛之前,习近平在青岛视察海洋科学与技术试点国家实验室时说了一句“建设海洋强国,我一直有这样一个信念”。

纵观历史,任何大国的崛起必然伴随其海洋化的进程。中共十八大首提建设“海洋强国”概念,正式宣告了中国这个自古以来的大陆国家开始正式踏上“走出去”的海洋时代。

在中国宏观战略上,北京方面在东海,南海甚至台海领域的举措不断加速,军事硬件上,中国海军的发展更是自不必说——2012年9月25日,中国首艘航母“辽宁舰”正式交付海军;2013年10月,多家媒体首次报道了中国海军第一支核潜艇部队,公布的图片、画面首次披露了中国核潜艇内部训练画面。外媒认为,中国在2020年前将装备5艘094型战略核潜艇;2013年10月27日,052C型的济南号导弹驱逐舰在东海舰队某军港的照片被曝光;12月26日,同型号新型驱逐舰郑州舰入列东海舰队;2014年3月15日,中国第11艘056护卫舰威海号入列北海舰队;3月21日,中国自行研制设计生产的新一代防空导弹驱逐舰昆明舰正式加入海军战斗序列……

但是所有的战争,决定胜负的关键是人。当年甲午一战清朝的失败并非在于火炮、舰船之不先进,而是在于政府的文恬武嬉、慈禧的挪用军费、士兵的训练懈怠素质低下。清兵在军舰上晒衣服的故事直至今天仍被人们拿出来引为警训。而在今天,中国从决策层到民间,从军方将领到普通士兵,都已经开始抱有一种洗甲午耻辱的情绪。

可以说,这种变化是历史发展的大环境、中国实力增强的硬条件和习近平个人的“强势”互相作用的结果。如何去看待习近平的“海洋战略”雄心?又如何理解这种“雄心”与他民族复兴政治理念之间的关系,有待后续观察。

撰写:佑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