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多地发生工人运动 网络言论封杀被批“前所未有”

+

A

-
2018-06-13 12:28:08

大陆网络媒体“虎嗅网”可能遭遇了它最快的一次稿件被封杀事件。北京时间6月13日,中国独立撰稿人“伯通”一篇题为《我又一天没挣钱了》的文章,在虎嗅网的微信公众号上刊登不久即遭网络删除。在Google的网络快照上,这篇文章在仅有9名读者评论后便被封杀。

有分析人士表示,今天中国政府对于互联网言论管控之严格“前所未有”。

这种“封杀”并不意外,因为《我又一天没挣钱了》在谈及的是大陆的工人罢工维权运动,这篇文章表达了对于今天正在中国各地发生的蓝领工人劳资纠纷抗争,表达了对于这种畸形劳资关系的担忧。

文章称,“759——这是今年前五个月,在中国大陆发生的工人集体行动(包括有据可查的群体性抗议、罢工等)的事件总数,这个数据比去年同期增长了95%。”该文作者进一步的表示,“自4月下旬以来,塔吊操作工、货车司机和外卖快递员们,在全国多处以此起彼伏的方式进行抗争,抗争的理由很简单——这些行业挣钱越来越少、越来越难了。首先行动起来的是塔吊操作工:五一期间,广东、福建、江苏等中国多个省份的部分塔吊司机,开始陆续展开罢工,他们诉求是增加工资、确保八小时工作制和争取职业尊严。在山东、四川、安徽、浙江等十几个省份,均发生了货车司机的集体抗议行动。

在中国,塔吊工人是最辛苦的工作之一,他们在今年早些时候发动过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图源:VCG)

尽管出于网络监管的担忧,作者的用词比较平和,称“劳资纠纷其实是一类非常普遍的社会现象,既不是什么社会毒瘤,也不一定意味着动荡不安。但中国的特殊性在于,这类问题的解决途径几乎完全交给媒体了。交给媒体就是比谁闹得凶,闹得动静大,闹得下不来台,甚至闹出严重后果。只有这样,媒体才会投入更多资源报道,问题才可能得到解决机会。”

但是中国严格的网络监管显然没有因为这种平和的用词就网开一面,这篇稿子在得到广泛传播之前就已经被删帖。

在今年五一劳动节前夕,中国多个地区发生塔吊司机举行罢工和上街抗议联合行动。这次在五一国际劳动节前夕发动的联合罢工行动涉及范围广大,包括河北石家庄、江西南昌、福建厦门、湖北仙桃、山西运城、河南驻马店、贵州清镇、湖南衡阳、江苏淮安、甘肃天水、四川达州和自贡等地。 主要诉求是塔吊司机是高危工种,要求涨工资和获得平日加班费及节日加班费。

2011年中共十八大前,中国大陆曾经陆续发生一系列民众维权事件,从乌坎到什邡,当时在大陆引起极大震动,也在刚刚出现的新浪微博上迅速传播。但是在中共十八大之后,互联网上“言论收紧”的情况日益加重,不仅传统媒体因为市场和政府管控,变得不再“敢言”,互联网之上,经过多次对于自媒体的打压,一方面网民已经不敢再过度传播政治类的话题,另一方面新浪,知乎等社交平台,也加强了自我审查,一旦有出现谈论政治的话题,就会立刻进行删帖。

2017年3月份,中国网管机构勒令叫停腾讯、新浪、搜狐、网易、凤凰等入口网站的自采栏目,腾讯网的管理“属地”从相对宽松的广东变更为审核更为严格的北京;6月22日广电总局官网发佈通知,要求新浪微博、ACFUN、凤凰网等网站关停视听节目服务。

当年5月底,国家网信办公布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将公共社交媒体帐号也纳入管辖范围,並规定只有新闻单位(含其控股的单位)或新闻宣传部门主管的单位才能申请获得互联网新闻资讯采编发佈服务许可。规定要求即使是自媒体,也需要有一个具体的负责人,且只能是中国国籍,以落实监管职责。

当年6月1日实施《网络安全法》中,也规定了“大陆任何个人和组织不得利用网路从事侵害他人名誉、隐私、知识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等活动”;发现违规的,政府有权处置。

对于以上规定,大陆新媒体从业者普遍认为官方正在“收紧袋口”。事实上,对于哪些新闻可以发他们还很迷惑。有营运者在其公众号上发佈了当地公路坍方道路不通的消息,就被当地有关部门“查水表”。对其他民生资讯,该公众号也表示处处受限,不再能“想发就发”。

在中共决策层看来,这是他们“互联网主权论”,“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强调“互联网正能量”的践行。

中共高层对外释放了明确的信号,2016年2月举行的中共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中共最高层明确表态“舆论历来是影响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做好党的新闻舆论工作,事关党和国家前途命运。

只是,这种动辄封杀的舆论管理,真的有利于“党和国家前途命运”吗?

撰写:佑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