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首例公务员欠薪 黄奇帆地方债爆料遭质疑

+

A

-
2018-06-13 10:19:49

北京时间6月12日,中国大陆媒体财新网消息称,湖南耒阳市陷入拖欠在职公职人员工资的漩涡。在这一中国首例地方公务员欠薪事件背后,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危机举世关注。而此前,中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奇帆演讲详尽爆料中国债务情况,称地方政府债务总体可控。黄奇帆的爆料准确吗?中国地方债的真实情形如何?

公务员欠薪视角下的中国地方债

财新网文章称,GDP曾稳居湖南省内五强的耒阳市,按惯例公务员工资应于5月15日发放到位,但直到6月1日仍未发放。随后官方说明承认耒阳市国库库存资金严重不足,市委、市政府根据库存资金情况,首先保障离退休人员离退休费的按时发放,在职干部职工的工资发放资金尚有较大缺口。

值得注意的是,就是此次欠发工资前一个月,耒阳市两只城投债之一的15耒阳城投债,迎来了其首个还本日。按其募集说明书,2018年4月10日耒阳城投需偿还首期20%的本金1.4亿元,同时还需支付上年的利息5,460万元。七个半月后,2018年11月26日,15耒阳国资专项债也将迎来其首个还本日。

造成耒阳市国库库存资金不足以及公务员欠薪的原因,除了耒阳市近年来财政收入持续恶化之外,这是否与耒阳市地方债有关,是否意味着地方债务危机爆发,尚未有进一步的官方回应与说明。

而5月19日,中国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出席“2018中国企业信用发展论坛”并演讲称,中国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8美元),“但是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政府信用比企业信用还差”,“现在要让他还债,他说我工资都发不出来,财政困难得很,怎么办?所以现在欠的这些债不说还本,还息许多地方都还不起”

贺铿上述言论当时引发外界热议。

在中共内部,前重庆市长黄奇帆被视为朱镕基后又一经济实务型高官(图源:VCG)

黄奇帆的债务爆料

被视为朱镕基后中共内部又一经济“行家里手”的前重庆市长黄奇帆,日前在亚布力论坛理事张家港行暨第四届“港城合伙人”峰会上发表主旨演讲称,中共十九大和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后,当前中国经济“三大关键性的重点任务,包括扶贫、环保在内,首位的、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去杠杆、防风险”

黄奇帆指,中国的宏观杠杆率是比较高的,2017年的统计数据表明,包括政府债务、居民债务和企业债务在内,三部分债务约占中国GDP的250%,按2017年中国GDP80万亿元计算,这一债务规模接近200万亿元,这在世界上处在较高的位置。

三大债务板块中,包括居民住房贷款在内的居民债务占GDP的47%;企业债务总额130多万亿元,GDP占比160%;而外界广泛关注的政府债务,其总额为37万亿元,GDP占比也是47%。对于政府债务,黄奇帆并称“从总体上说,我们的政府债不是最危险的事”

为佐证其判断,黄奇帆详尽解释称,“现在的美国政府债务是21万亿美元,美国的GDP总量是20万亿美元,政府的债务是GDP的105%。美国政府债务中,有一个情况值得注意,谈美国政府的债务只是谈美国联邦政府的债,美国50个州的债没有统计在21万亿美元里面,比如加州或者像底特律这样的更低一个层级的政府债务并没有包括在内。而我们中国政府债,是包含地方政府的,通通算在一起没超过GDP的50%”。

虽然得出结论地方债务“不是最大的问题”,但黄奇帆也给出“但书”和警告称,“对今后的增量包括地方政府潜在的债务要能够防控、管制得好一些”。这与贺铿40万亿地方债“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甚至许多地方连息都还不起”言论遥相呼应。

国企债务算不算“政府债务”?

前述黄奇帆中国债务爆料中,GDP占比47%的企业债务,其总额为130多万亿元。但众所周知,中国企业债务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民营企业债务,一部分则是国有企业债务。

2017年8月,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公共资产研究中心主任文宗瑜接受记者采访时引述中国财政部数据称,中国国企债务规模达到94万亿元。

这表明,总额为130多万亿元的企业债务中,中国国有企业债务就达90多万亿元。因为中国政府对国有企业有隐性的财政兜底,如果将中国国有企业债务也视为政府隐性负债的话,94万亿元国企负债加上黄奇帆口径中的37万亿元政府债务,那么中国政府债务将达130万亿元,GDP占比162%,这一政府债务GDP占比已经超过美国。

这也就是中国政府异常重视国有企业去产能去杠杆的重要原因。

当然,中国国有企业虽然背负巨额债务,但这一轮去产能使得工业产品价格回升,在盈利能力提高的经济环境下,中国国企偿债能力大为提升。包括国企债务在内的中国政府债务尚不至于酿成美国底特律式的政府债务危机。

撰写:维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